中國歌壇醜聞不完全記錄
 
2000-12-17
 
【人民報訊】大紀元12月17日電,歌手毛寧「遇刺」事件以及因此揭出的連串醜聞,震驚了社會各界,然而種種跡象表明,這些恐怕還僅僅是冰山一角。華商報今天將近5年來國內歌壇的種種醜聞梳理了一遍,儘管已經公開報導過了,但也足以讓人觸目驚心。

韋唯橫店事件

1996年10月,浙江一份地方性報紙披露一則消息:早些時候韋唯應橫店集團邀請赴東陽橫店演出時,臨時加碼索價,並置等候著的現場觀眾於不顧,和她的美國丈夫一張一張把4萬元現金點清後方才上臺演唱。後來韋唯就此事作了反駁,稱是主辦者更改場館、改變出場費用。事實也證明,韋唯在這件事上不該負全部責任,橫店方面在操作上的確存在問題。據說,許多演員都不敢到橫店演出,因為不規範。但韋唯一張一張點錢的樣子,被錄了下來並公開播放了——她的樣子實在太過分,引起百姓公憤也在情理之中。作為歌手當然有權維護自己的合法利益,但不顧現場數千觀眾的利益,藝德欠缺是肯定的。

事件嚴重程度:輕量級。韋唯的這一事件,當時轟動一時。她不僅「吃相」難看,更錯在顛倒處理了自己和觀眾的權益。

憤怒樂評人大戰事件

1997年初,北青報記者戴方和樂評人王曉峰撰文,對「黑豹」樂隊、「零點」樂隊的作品提出批評,文中言辭激烈,沒有圍繞音樂本質而是用了些有人身攻擊之嫌的詞句,招致對方和「星碟」唱片公司反擊,公司裡更有人聲稱要「打」樂評作者,文攻武衛,熱鬧了好一陣。這場大戰的雙方,從根本上說誰都不占理,一方的文章缺乏以理服人的態度,另一方則認為拳頭可以解決一切。雙方的本意,或許都是為了音樂,但不健康的心態和浮躁的情緒,導致了這場尷尬的「戰斗」。

事件嚴重程度:次輕量級。雙方是意氣之爭,好在最後並沒有揮動老拳。據說王曉峰事後一度情緒低落,準備退出歌壇。歌壇人士的脆弱心態,可見一斑。

羅琦吸毒事件

1998年一個風雨之夜,在南京轉機的女歌手羅琦,毒癮發作,面色灰黃、披頭散發、神志不清的她讓出租車司機帶她上街買毒品,結果被司機帶到了公安局,爾後就進了戒毒所,當時羅琦的吸毒量已高達1天1克海洛因!戒毒後,羅琦發表了一首作品,接著跟德國男友遠走高飛,如今音訊皆無。

事件嚴重程度:重量級。無數歌手和藝人倒在了毒品的魔掌之下,北京歌手李小文和電影《長大成人》女主角朱潔,都因吸毒過量而暴斃。白魔肆虐在中國演藝圈,一些藝人將毒品視作自己創作的「靈感源泉」,結果難以自拔,身敗名裂。這樣的例子以後還會有。

鋼琴假彈事件

1998年,某鋼琴演奏者在上海的一個紀念晚會上,彈鋼琴時放錄音帶,事先和工作人員約定點頭為號,然而一個無意識的點頭動作,導致了琴音和實際彈奏動作的錯位,假彈當場現形。

事件嚴重程度:中量級。韋唯的現場數錢還可以原諒,但假彈假唱之類,就無法得到觀眾原諒,這樣的藝人,也許根本就不配從事文化工作。但值得憂慮的是,有些老資格的歌唱家,也常以假唱方式延續其「藝術青春」。

歌手嫖娼被抓事件

1998年,某位以唱旅遊歌曲出名的廣州歌手,在南京一家賓館嫖宿時,被公安人員當場活捉。可笑的是,據說,賣淫女是由當地一位圈內人士介紹給此位歌手的。

事件嚴重程度:次重量級。許多歌手不願意找一種正常的感情,而熱衷於尋花問柳,到處留情。在他們演唱的作品中,他們是感情到老、無怨無悔的癡情漢,但在現實中卻是見誰「愛」誰而後任誰都甩的薄情郎。

毛阿敏偷漏稅事件

1998年,國家有關部門公布數據:著名歌手毛阿敏在過去幾年間偷漏稅款數十萬,此時的毛阿敏,已遠走海外。在此之前,她已因逃稅而被曝過光。

事件嚴重程度:次重量級。毛阿敏一再逃稅,只能說明她的法律意識淡薄及自我修養缺乏。說毛阿敏缺錢,沒人會相信,說她缺心眼,誰都信。

潘勁東打人事件

2000年2月25日,歌手潘勁東率眾入室毆打婦女,原因是潘勁東的弟弟從窗戶丟下雜物,劃破了某女士停在樓下的轎車,雙方為修理一事發生爭執,對方打了潘勁東的老爸,於是潘勁東也動了武。

事件嚴重程度:輕量級。潘勁東打人,是出於孝心,但無論如何打人不對,所以不管他又發聲明又上網解釋,人們還是認為他錯,歌手是公眾人物,他們的形象很脆弱也很顯眼,一個不當心,就會損壞,而且是在眾目睽睽之下被損壞。

筠子自殺事件

2000年9月10日,23歲的女歌手筠子在家中上吊自殺,據分析是因為感情問題。輿論指向高曉松,認為筠子之死他脫不了干系。但知情人說,筠子自殺時的男友,不是高曉松,而在高曉松之前,筠子也不是沒有男朋友。

事件嚴重程度:中量級。筠子的死,值得惋惜,但舉出這個事件,不是衝著筠子,而是衝著一些無聊的媒體和圈內人。人已死,何必非要探究別人的絕對隱私,用炒作讓死者不能瞑目,讓生者無事生非?

居鵬被殺事件

2000年10月19日,孫悅經紀人居鵬在公司外遭歹徒圍攻,頭部被鈍器擊傷,身上則中了數刀,最後因刀傷致命,同時他的手提包被搶走。目前居鵬死因仍是個謎。

事件嚴重程度:重量級。由於案件未破,不能評論。但惟一可說的是,歌壇暴力發展到如此地步,已是非整治不足以安定。

毛寧遇刺事件

2000年11月22日,毛寧在京遭到襲擊,他身邊工作人員卻出手打傷了前去採訪的女記者。後來,公安局開發佈會,稱兇手已被抓獲,是個色情業者;而毛寧公司早先發佈的事件經過,與事實嚴重不符。而後,又有某男子自殺,據稱是毛寧的「朋友」。

事件嚴重程度:重量級。不管結局如何,毛寧現在已經走到了身敗名裂的邊緣,在這個事件中,可以說所有的參與者都是一身骯髒、醜態百出。兇殺、色情、謊言等等,都齊了。再過數天就將迎來新的一年,希望我們的歌壇,能多一些好事和好人來迎接21世紀。這個希望,希望不是太高。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