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舍之子被文化界奚落
 
顏三話
 
2000年11月9日發表
 
【人民報訊】高行健獲諾貝爾文學獎,老舍之子舒乙批評評審的瑞典文學院給中國人開玩笑。文壇反彈,老一輩作家指老舍自殺作爲兒子的舒乙也有責任。

  著名作家老舍的兒子舒乙在法籍華裔作家高行健獲得諾貝爾獎後是中國大陸文化界中首位公開發表評論的人。

  舒乙說,瑞典諾貝爾文學獎評審委員會給中國人開了一個大玩笑,頒獎給高行健依據的是政治立場,而不是文學,這說明外國人太不了解中國文學了。舒乙在講此話時又老話重提,說一九六六年諾貝爾文學獎已決定頒給他父親老舍,後來獲知他父親死了,才改頒給日本的川端康成。

  舒乙現任中國文聯屬下中國現代文學館館長,不久前現代文學館奉來自中宣部、文聯黨的命令,擅自撕毀合同,終止聘用著名青年作家餘傑,已引起了不少批評。大陸網壇上的文章質問舒乙:幫當局爲虎作倀,是否忘記了你老爸當年是如何慘死的?

  老舍自殺妻子兒女也有責任

  舒乙關於諾貝爾獎的最新講話在大陸文壇引起了更大的反感,有人譏諷他酸葡萄心理,有人爲他與中共當局一唱一和嘆息,也有老一輩作家大談舒乙的歷史,說舒乙講這些話不足爲奇,他本來就是這樣的人。

  在北京文壇經歷過文革的老一輩的作家中,人盡皆知,老舍之死,其妻胡潔青和其子女也有部份責任。因爲在老舍被鬥被批,處境最困難、最險惡、最需要親人諒解扶持以熬過關的時候,他的妻兒也棄他不顧,與他劃清界限。一位老作家還記得看過胡潔青當時揭發老舍的一篇大字報,內容是提老舍與他過去一位紅顏知己趙青閣的舊事。趙是一位女作家,抗戰時期老舍一度與她在重慶同居,在北平的胡潔青聞訊後跑到重慶找到老舍大鬧。後老舍雖與趙青閣中止往來,但胡潔清對此一直耿耿於懷。但大家想不到的是胡竟在老舍身處政治危境的時候,向老舍落井下石,算這一段感情舊賬。

  這位老作家說,當時有些人能活下來,就是全靠親人的支持。老舍在那種情況下衆叛親離,走投無路而被迫自殺是可想而知的。

  使這些老作家反感舒乙母子其實還不是文革中他們與老舍劃清界限的這件往事,而是文革後的。他們說,文革過後舒乙母子寫了許多文章回憶老舍,從未表示過悔恨,胡潔青回憶老舍之死,完全不提她與老舍劃清界限,寫老舍大字報之事,字裏行間還暗示她當時對老舍頗有情義。知情者看了胡的文章很好笑。文革後,老舍又紅起來,舒乙母子充分利用老舍的名人效應混飯喫。舒乙本是學化學的,現憑著「老舍之子」的頭銜己儼然成爲中國文化界一位名流。是文壇中喫老子飯的典型。知道舒家底細的人,有的直罵「無恥!」。

  到處鑽營接任現代文學館長

  舒乙任現代文學館館長,前任爲河南作家李準,即《李雙雙小傳》作
者。李準去年二月三日逝世後,追悼會還未召開,遺體還未送火葬場,胡青與舒乙已迫不及待欲謀現代文學館長之位,到處遊說,還搞小動作,假冒王蒙的名義,說王蒙提議各作家簽名要舒乙繼位。其實王蒙對誰作下任文學館長毫不感興趣。胡 青找一位著名詩人和散文家簽名時,對方很反感,一口回絕,但最後她終於如願以償。

  有關諾貝爾獎一事,舒乙說他父親老舍得諾貝爾獎已不止說了一次。他說,一九六八年諾貝爾文學獎已決定頒給他父親,後來改頒給川端康成一事,證人一是瑞典大使館文化參贊,另一個是已故作家蕭乾的妻子文潔若。但這兩人都不是瑞典文學院士或諾獎評委。

  據現任瑞典文學院士漢學家馬悅然說,六十年代他尚非院士,僅爲斯德哥爾摩大學的教授。六六年法國一羣漢學家曾邀請他提名老舍,但他心儀的是沈從文。六八年頒獎川端康成之前,離老舍之死已有兩年,瑞典文學院不會不知。據他所知,老舍雖被提名,但未進入過評審最後的五名之內,相反沈從文倒入過圍,若非一九八一年逝世,能多活幾年,是完全有可能獲獎。

  據文潔若說,老舍可能獲諾貝爾文學獎的事,是一九八一年挪威女漢學家艾迪告訴她和蕭乾的。但艾迪後來完全否認她說過老舍可以得獎,她說自己只提到過沈從文。艾迪本人也非評委,事過多年她的記憶可能出錯。

  但不論怎樣,因諾貝爾獎評審過程始終保密,外界所傳最多隻能是猜測,舒乙一口咬定他父親已內定得獎亦不過是人云亦云罷了。但有一點可以肯定,若諾貝爾獎真是獎給了他父親,除了感激涕零,他是絕不會說外國人太不了解中國文學之類話的。諾獎不給老舍而給了高行健,倒確實是開了舒乙一個玩笑。((http://renminbao.com)

 
分享:
 
人氣:11,457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