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和立:《南早》要中國版非政治化
 
——回應《南華早報》十一月七日對我辭職的報導
 
2000-11-8
 
【人民報訊】明報9日報導,林和立辭職後,《南華早報》(下稱《南早》)主席郭孔演日前表明,事件純屬編輯部管理層決定,目的為改善該報內容,唯林和立前晚發表強硬聲明,指摘《南早》要將他鏟除及將中國新聞非政治化,他並出席港臺節目《傳媒春秋》(英文臺)詳述有關指摘:

一、《南華早報》高層管理人員斷言我的離開只是「組織架構轉變」,並不真確。

二、《南早》以「重整管理層」的名義企圖將我排斥及迫我離開,並非第一次。大約五年前當《南早》與《星期日南華早報》合併時,有二十名編采人員被投閑置散而要被辭退,我是其中之一。後來總編輯JonathanFenby反對,我的工作才得以保存。

要將我鏟除

三、《南早》管理層稱中國版的「組織架構轉變」需要委任王向偉為新任中國版編輯,而這轉變管理層完全沒有嘗試讓我參與,罔顧我身為中國版要員已有十年、我是唯一對中國版運作有全面了解的人。這種不正常的「組織架構轉變」的發生令人認為其目的是:一、將我鏟除;二、令新聞更低調及「非政治化」(解釋如下)。

四、在大約過去一年,總編輯紀德理給我清晰的印象,他正嘗試令中國新聞報導低調及非政治化。紀德理先生曾在多次與我的談話中,極力主張我減少撰寫一些重要的題目,例如共產黨內的人事變更及政治運動中的陰謀詭計。

令中國新聞變低調

我列舉其中一例。自今年年中開始,大部分香港的中國版記者及駐北京的外國記者,都已開始報導在二○○二年召開的中共第十六屆全國代表大會的領導層變更。這明顯是一個合理的題目,但紀德理先生卻反覆向我說,現時撰寫有關題目是言之過早。我對他的回應是,在中國制度裡,人事調動會很早便開始部署及決定,這是常識。這亦是即使董建華的任期在二○○二年年中才完結,但香港媒體在本年初已始討論董將會連任的原因。

在本年九月某一日,紀德理先生曾在給我的一張字條中寫道:「看完你的專欄後,我得到的印象是,江澤民等人的時間,都是花在為他們『馬仔』的職位而爭吵,以及保護他們的『老友』,而不關心中國到底在發生什麼事。」我的回應是這個評論是對我專欄的錯誤理解。

在差不多同一時間,紀德理先生在我撰寫的一篇有關今年夏天北戴河黨領導會議中人事協議的文章中,加插了一句句子。他加入該句子前沒有諮詢我的意見,而該句子指我的報導中的事實是「不能證實的」,目的是要將我的報導淡化。我稍後回覆他稱,若我不能證實有關事件,我不會撰寫該報導。

紀德理先生表面上要將中國新聞變得低調及非政治化的理由是令新聞「多元化」。我們有理由懷疑在所謂「組織架構轉變」後,《南早》中國新聞報導敏感及具爭議性的政治題目將會減少。

審查專欄歧視威嚇

五、紀德理先生曾多次嘗試箝制我星期三的專欄。該專欄在《南早》讀者調查中獲得高度評價。這事件曾多次發生,例如,當在我撰寫有關前南斯拉夫總統米洛舍維奇貪污及北京對他下臺幕賾Φ奈惱潞螅嫠呶藝廡┳ɡ賦遄擦艘恍┤恕5蔽蟻蛩檠廡┤聳撬保淳芫嘎丁<偷呂硐壬壞揮邢蛭冶硎局С鄭乙桓鏊M壹跎僦圃炻櫸車撓∠蟆?p>六、在一九九九年九月底,紀德理先生要求我在將我的專欄文章交給評論版負責編輯時,先交給他過目。我直截了當地拒絕了這種預先審查,因為這等於針對我。當時紀德理先生退讓,但當我有關米洛舍維奇的文章刊出後,紀德理先生告訴我無論我有什麼意見,他往後都會預先審查我的專欄文章。我告訴他,若他不打算預先審查所有其他同僚及作者的文章,唯獨是預先審查我的文章,這相當於對我的歧視及威嚇。他不理會我的反對。

不想花時間在辦公室政治

七、從紀德理先生與我的對話的內容及語氣,往往令我懷疑他正將公司的當權者的意見向我轉達。

八、我的一些朋友及同僚向我說我應該留在《南早》及繼續撰寫專欄。我的回應是我將會面對更多騷擾,我不想將我的時間花在報館的辦公室政治上。

(作者為:前《南華早報》中國版編輯,原文為英文,譯文未經原作者校閱,大小標題及籲重點為編者所加)(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