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甘心做奴才任人宰割
 
2000年11月8日發表
 
【人民報8日訊】朝鮮戰爭的回憶與評說之五:中共應沉痛反思不要在邪路上繼續下滑(節選)

 有的朋友以《我們什麼時候才能學會反思---再說朝鮮戰爭》爲題說道:「在今天。我們的國家在很多方面還很差很差,可是我們偏愛談這個世紀是我們中國人的世紀。我們的人均產值低到僅能維持13億人的溫飽,在自然資源日見枯竭的狀況下,不爲明天的肚子想想,卻大談中國將要成爲世界前幾位的經濟大國。外國人說的話,我們愛聽的恨不得幫人家重複一千遍也沒夠;不愛聽的話,我們只顧塞耳朵,半句也不入。『落後就要捱打』幾乎不離口的掛在我們每一個人的嘴邊上。『中國要強大』,成了幾乎每一個人的心結。連中國人在國外遭人家一個白眼,心裏想的都是『中國要強大』,更不要提捱了一巴掌或踢一腳了,心裏不知想了多少回祖國呢。就是這樣,這麼多人愛國,愛得無以復加的深度,也沒有把國家愛好,愛得我們人不如人,技術不如人,制度不如人。沒有人感到我們是在生一種文化病──民族心理虛弱症。它讓我們扭曲的看世界,讓我們幾乎對什麼都過敏,總是藏有被歧視的心理恐懼,被人迫害的臆想。」是的,中國人不從根本上改變這種畸型扭曲的對外心態,所謂的『中華大國』,能有什麼美好的前途嗎?肯定是不可能的。整天想着如何耀武揚威,只能使中國人醜陋再加上醜陋,災難再加災難,痛苦再加痛苦,這是中國人兩千多年來,不斷重複的自造的苦難史,怨不得任何人,包括所有的外國人。中國人之所以造成這種無法擺脫的心理,最根本的原因是中國人沒有人權觀念,自己不把自己當人,喜歡或甘心任人宰割,喜歡或甘心當『奴才』(魯迅言,中國有兩種人,一是當奴才的,另一種是想當奴才的)。

  當『工具』喜歡死人,喜歡偶像,喜歡什麼『大救星』,不願有自己的腦子,思想懶漢,不願說出自己想說的話,喜歡『人云亦云』更把『標新立意』看作可怕。所以,我說的人,是上帝賦予『天賦人權的人』,並不是僅僅與動物相區別的人。中國人的人權問題(根本不是中共的什麼『生存權』的胡說)不根本解決,中國沒有任何前途,中國人永遠得不到真正的幸福。

  如果現今在大部分國家通行的〈國際人權公約〉不能在中國從上到下落到實處,中國人就永遠擺脫不了靈魂空洞,醜陋,與貧窮的愚昧狀態。這種中國人永遠都談不上,是真正站起來的中國人,搞蠻不講理,搞『天不怕地不怕』,那決不是站起來,只能表明更加的醜陋。有些中國人如此。中共的外交活動,也無不是經常地表現這種醜陋。君不見,那些莫名其妙的外交詞令,今天一個『抗議』,明天一個『傷害了中國人民的感情。一會兒一個『與中國人民爲敵』一會兒一個『有政治目的』,甚至,一個法籍中國人高行健先生,獲得中國人久盼的諾獎,也是國際反華勢力與中國人民過不去。毫無一點點的泱泱文明大國之風。明明丟盡了人,還在那裏自我感覺良好。就連國家主席江澤民,在回答美國記者華來士時,露洞百出,矛盾百出,對現代史,中共自己經歷的『反對黨』歷史,表現了起碼的無知,竟又以老賣老,要教訓香港年輕記者,說什麼,他『身經百戰』,說他與華來士如何談笑風生。中國人的空洞,醜陋,與貧窮的可伶心靈,讓他表演得淋漓盡致。中國人如果看不明白這一點,必有更多的人去學他的醜陋表演。中國青年人受其毒害將不會少了。君不見,明明醜態百出。中共喉舌,卻大唱讚歌,說是江澤民對青年人的『語重心長』,苦口婆心,一片胡言亂語。進一步暴露了中共產黨的可惡和醜陋。  

有人借『抗美援朝』五十年,寫文章說,寫朝戰反思文章與中共唱反調的人是『蒼蠅』,鼓吹戰爭的他們是英雄。真是胡說。當年參加朝戰的功臣們,以及三十多萬死去的怨魂,和七十餘萬傷殘者們,包括本人在內,個個都是不知死爲何物的英雄。說起『蒼蠅』,只有那些,不敢說自己的真話,只能跟着中共在邪道上下滑的『奴才』們,才是名副其實的『蒼蠅』。他們的所謂『文章』,除了罵街,亂扣大帽子,毫無一點歷史價值的垃圾。不值得我與他們『對牛談琴』。  

轉自7日[大參考]作者高思維(http://renminbao.com)

 
分享:
 
人氣:10,189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