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大党内山头群起挑战江核心
 
陆非先生
 
2000-11-29
 
【人民报讯】据大纪元11月28日电,台湾中央日报29日发表专栏评论文章指出,历史经验表明,中共历次党代表大会之前都会发生一场有关权力的生死较量,而每次较量都会使一个或者一批高层人物被对手赶下台,例如九大之前的刘少奇,十大之前的林彪,十一大之前的「四人帮」,十二大之前的华国锋,十三大之前的胡耀邦,十四大之前的杨尚昆、杨白冰兄弟,十五大期间的乔石。强者为王败者为寇,中共权力演变基本是在反覆验证这个规律。这个规律还证明,最高领导人越是孤立,这种斗争越是残酷,就江泽民目前的孤立状态而言,与毛泽东、邓小平相较,有过之而无不及。

江朱体制出现裂痕

文章说,朱镕基本来与江泽民属于「统一战线」,不仅因为他们同属于「上海帮」,曾经同事多年,政治及工作方面具有一定默契,也还因为他们施政的理念有许多近似之处,比如两人都赞成「两手抓,两手都要硬」(一手抓政治,一手抓经济),都主张「经济工作高于一切」等等,朱镕基得以在两年前出任国务院总理,即是江泽民力荐的结果。所谓「江朱体制」就是建立在这样一个基点上。然而最近以来,北京政治圈内却频传两人裂隙加深、矛盾不断,几近「翻脸」。至于原因,主要来自三个方面:

一、朱镕基国际形象盖过江泽民。在北约轰炸之前,朱镕基一向在外交事务上比较低调,因为那是江泽民的专属领地。但他前不久出访日本却大作个人秀,锋头十足。由于中共领导人形象在外国人眼中一向僵化且古板,朱镕基直率的言辞、亲和的作风,对日本民众有相当大的吸引力。这一点,据说令江泽民感到相当不快。

二、厦门远华走私案第一批案犯日前一审判决,十四人被处极刑,尽管有人质疑「杀的都是小鱼,大鱼全漏网了」,但还是有许多人肯定朱镕基在处理远华案中的决定性作用,推崇他刚正不阿,嫉恶如仇。相较之下,远华走私案却让江泽民陷入瓜田李下之中。远华走私案一不小心竟扯上北京市委书记贾庆林;而挖出贾庆林,就等于打击江泽民。贾和江在多年以前是国务院机械部的同事,江把他从福建调入北京并委以重任,朱镕基抓住远华不放,江泽民岂能快活?

三、在今年夏天的北戴河会议上,据说李鹏曾提出一份十六大高层人事名单:胡锦涛(总书记)、江泽民(军委主席)、李鹏(国家主席)、吴邦国(总理)、朱镕基]政协主席),政治局其他常委全退。这份带有发难性质的名单完全打乱了江泽民构思的交班计画,即江交出总书记和国家主席,保留中央军委主席。在人事问题一直持低调谨慎态度的朱镕基禁不住打破沉默,严正发表三点意见,核心内容是「到年龄都要退下来」。朱镕基的意见毫无私心,正大光明,会上没人敢反驳,但除了李瑞环表示支持朱镕基外,其他人也不愿或不敢附合。虽然朱镕基没点江泽民的名,但据说江的脸色很难看。

李鹏化被动为主动

文章指出,李鹏与江泽民不和由来已久,当初江泽民被邓小平拔擢到中央取代赵紫阳,被人称为「摘桃派」,最感不满的就是李鹏阵营。他们半公开半隐密地表示,江泽民既无政绩又无威望,在「六四」事件中几乎没出什么力,居然在一夜之间窜升至万人之上。后来在党内元老以「大局为重」的训导及软硬兼施之下,江李两人还能保持相安无事。但是随著政治元老的凋零、江泽民渐渐坐大及党的十六大日益逼近,他们维持多年的「一团和气」面纱也渐被撕下。

据悉,今年北戴河会议以后,江泽民与李鹏之间关系急剧恶化。知情者透露,李鹏几次在高层会议上都极力拥护江泽民继续担任领导核心,然而江泽民对此反应甚为冷淡,因为他知道李鹏「醉翁之意不在酒」,只要他不退,李鹏就可以正大光明地要求担任国家主席,或者按照「宪法」规定再连任一届委员长。更有甚者,在江泽民前往纽约参加联合国首脑会议前夕,接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资深记者华莱士访问时对六四事件发表了一些看法,暗示他与李鹏不同。而李鹏阵营则在私下放话,说江泽民与六四脱不了关系,因为江在五月十九日就已调进北京担任储备总书记,六四的镇压,不可能没有这位储备总书记的一份责任。

李鹏手中对付江泽民的还有一张反贪牌,据闻李鹏办公室已搜集了江泽民儿子江绵恒大量的商业活动资料,其中涉及经济问题,打算以此要胁江泽民。现任中国科学院副院长及上海联合科技公司董事长的江绵恒帮助外资公司在好几个城市获得平价批地已不是秘密。上海商界人士说,以前邓小平公子邓质方自己开公司圈地,而现在的江公子则在步邓质方后尘。日前香港传媒报导,上海联合为最大股东的上海信投避过规限,将上海信投百分之二十的股权转让至香港注册的口实控股,业界认为与江绵恒的身分有关。

李瑞环如芒刺在背

文章最后说,最令江泽民芒刺在背、难以对付的人物是政协主席李瑞环。李瑞环任职政协主席后,政治生命就一直处于半冷不热的尴尬局面。北京流传十五大时李瑞环曾致函给江泽民,表达自己想到国务院第一线工作服务,结果被打回票。李瑞环当然咽不下这口气,这些年来他若有似无发表耐人寻味谈话,与江泽民等人唱反调,令外界对他刮目相看。比如江泽民前些日子大谈「三讲」,即讲政治、讲学习、讲正气;李瑞环立刻提出新三讲,即讲质量、讲协调、讲效益,大有与江泽民唱对台戏的味道。

日前李瑞环到香港访问,言谈更是无遮无拦。他既不批左也不批右,更不把「一国两制」挂在嘴边,而是大谈「和合文化」与团结,他说了一个故事,「田氏仓卒骨肉分,青天白日摧紫荆」,是借田氏三兄弟不和,紫荆树枯萎的典故,希望香港人「和合、团结」。较诸江泽民痛斥香港记者「浅薄」、「幼稚」,当然更能赢得港人信任。在另一方面,也反映李瑞环在宣传口径上另起炉灶的用意十分明显。

据报导,稍早时候,北京政治圈还传说李瑞环下了一步险棋,私下向江泽民提出辞呈,字面上是希望告老还乡,实际上则是发泄对江核心的不满。一九三五年出生的李瑞环,在中南海七巨头中的年龄优势仅次于胡锦涛。按照江泽民的交班计画,李瑞环递补李鹏遗缺转任人大委员长,并顺势在党内留任政治局常委。但李瑞环一方面无意续接人大这种橡皮图章,另一方面又眼见第四代领导人接班隐然成形,与其继续重回冷宫还不如全力一搏。一般认为李瑞环这项动作旨在要胁与江泽民玉石俱焚,不让江泽民续任军委主席,藉以卡上国家主席或国务院总理要职。不管李瑞环的以退为进策略是否奏效,这种破釜沉舟的逼宫方式,委实非同小可,因此有人称李瑞环是江泽民人事布局中最感头痛的定时炸弹。(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