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與狼共舞--給全體中國共產黨員的一封公開信
 
2000-11-28
 
【人民報訊】中國公民大聯盟供稿:尊敬的中國共產黨黨員們:你們好!我們和你們一樣,都是中國共產黨黨員。所不一樣的是,現在我們與各黨各派志士仁人們一道,參加並組建了中國本土第一個中國共產黨的反對派:中國公民大聯盟。為什麼我們會這樣做?這一定是你們的疑問,也正是我們寫這封公開信的緣由。這封信將由我們參加了中國公民大聯盟的三百零二名共產黨員共同簽署。我們的黨齡在二十五年以上的占了百分之六十五,最少的也有十二年了。我們現在大部分都擔任著黨和政府的各級領導職務。

同志們,多少年來,我們和你們一樣,一直希望對人民的生活,對國家的發展,對黨的建設發表一些符合實際,卻不符合「上層」意圖的看法,但終於在各種各樣的「反」這「反」那的運動或指令中「欲罷還休」。並不是我們明哲保身,只是因為那時我們都是分散的個人。作為個人,一句「上層」不願意聽的話還沒有說完,自己往往就失去了說話的資格或權利,甚至可能失去生存的權利。於是,我們只能沉默。今天,通過各種方式,我們終於組織起來了,按照憲法賦予公民的自由,按照黨章給予黨員的民主,我們在「中國公民大聯盟」的旗幟下組織起來了。於是,我們再不怕自己的聲音因為個人的消失而被迫中斷,所以我們終於可以開始說話了。

我們不計較個人的榮辱,但是我們一定要長期完整地表達我們對中國人民的熱愛,對國家未來的關心,以致對中國共產黨本身前景的憂慮。同志們,當我們參加中國共產黨之時,甚至之前,乃至今天,我們就是希望能夠積極參與中國的政治活動,從而為我們的人民,我們的民族,我們的國家做一些有益的事情。然而,我們發現我們太天真了,中國的政治活動雖然與十二億中國人的命運緊密相關,但卻永遠只是「上層」領導們的事情,與老百姓和我們下層黨員是無關的。我們只有聽從的義務,「堅決執行」的義務。而沒有絲毫權利。

如果說我們確實還有那麼一點權利的話,那就是對比我們更低下的人民或黨員)去擺出官架子,去剝奪他們應有的權利,去要求他們為我們盡並不該盡的「義務」。「文化大革命」中,我們就曾經向當時的黨和政府的各級領導這種「當官做老爺」的行為進行了衝擊。可惜,我們當時沒有突破「毛澤東神話」,以致功敗垂成。更可惜的是,若干年後,我們又相信了一個「鄧小平神話」,以為他的「改革開放」能夠使這個黨獲得新生,從而使中國人民享受民主自由富裕的生活。結果怎樣呢?結果是比「四人幫」時期更慘烈百倍的「六四」大屠殺,結果是幾千萬工人的「下崗」和幾千萬「盲流」的流離失所,結果是「太子黨」的橫行無忌和全面「接班」,結果是黨和政府的空前腐敗,結果是國有資產的大量「流失」。

同志們,如果我們還有政治責任感和民族道義感的話,我們難道不應該承認,這裏面也有我們的一部分責任嗎?難道不是由於我們全體黨員的一再「相信」和「擁護」,才使今天的中國政府成了世界上最獨裁最腐敗的政府之一,才使中國共產黨被喻為世界上最大的「黑社會」組織嗎?也許有人會說這個結論太武斷,但如果你們願意憑著自己的良心,睜開自己的眼睛,開啟自己的耳朵,暫時脫離黨報和中央文件的思路,認真看看你周圍上層和下層的實際情況,認真聽聽你自己的平民親戚朋友的傾訴,你就會發現這個結論裡面枯竭了多少眼淚,流淌過多少鮮血,鋪墊著多少白骨。

如果還有人不相信,那麼只要想想八九年六月四號天安門廣場的槍炮聲,只要想想我們的趙紫陽總書記至今仍然被?軟禁?的下場,我們也就應該清醒了。同志們,如果說我們的老一輩共產黨人,在他們艱苦創業的年代裡,尚有著在中國實現民主自由富裕的理想,,那麼,半個世紀後的今天,對那些「坐穩了江山」的「上層」來說,這些民主自由富裕的理想在哪裏呢?在坦克的履帶下?在監獄中?在墳場裡?。。。如果說我們的老一輩共產黨人,曾經承諾過帶給中國人民民主自由富裕,那麼,為什麼直到半個世紀後的今天,當中國人民起來要求這個黨實現它對人民的這個最起碼的承諾,還是要受到嚴厲的制裁,甚至監獄和槍炮的鎮壓?

同志們,中國共產黨不是由我們所組成的嗎?那為什麼幾十年來就一直應該是我們聽黨的話,而不應該是黨來聽聽我們的話呢?這本來天經地義的事情,為什麼會變成要殺頭坐牢的悲慘事情了呢?這一切,難道還不值得我們深思嗎?如果我們至今仍然混跡其中,如果我們至今仍然不站出來表示我們的異議與抗議,豈不是在與狼共舞,為虎作倀了?

同志們,我們相信你們之中絕大多數人也和我們一樣,當初是懷著為國為民的美好願望才加入這個黨的。但時至今日,,面對這樣一個中國人民早已經由擁護轉為唾棄的黨,這樣一個出賣了我們五千萬黨員的良知和真誠的黨,我們應該怎樣做呢?難道僅僅因為我們是中國共產黨黨員,我們就應該昧著良心,為這個越來越專制,越來越腐敗,越來越不管人民死活的黨「添磚加瓦」嗎?我們就應該蒙著眼睛,為這個越來越失去理想,越來越失去理性越來越失去民心的黨賣力,甚至賣命嗎?我們就應該為了自己暫時還不錯的地位或既得利益,而放棄自己的初衷嗎?如果僅僅因為我們自己現在「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的小日子還過得去,就可以心安理得,我們不就成了「為自己謀利益」,而不是「為人民謀利益」的黨了嗎?這樣,我們將如何去面對那些每天早早晚晚見面的,已經或即將」過不去「了的群眾呢?又將如何面對自己的良心,面對我們的子孫呢?當中國在不久的將來實現了民主自由,嚴厲追究獨裁政權的罪行,嚴厲懲治腐敗,嚴厲打擊黑社會組織的時候,我們將如何向中國人民,同時也向我們自己的兒子孫子交代呢?別忘了,我們不但是共產黨員,我們更是中國公民,我們同時還是中國人,難道我們不是應該把十二億人民的命運擺在「上層」指令之上來執行嗎?

因為我們首先是中國人,我們當然愛中國。正是因為愛中國,我們才會時時面臨「愛黨還是愛國」的抉擇,我們才要反對把一黨的私利擺在國家的利益之上,才要反對用「上層」的意志來強姦中國人民的意志,才要反對犧牲絕大多數人的幸福來滿足極少數人的私欲,才要反對由極少數人來決定絕大多數人的命運,才要反對將中國人民用血汗創造出來的財富,交由極少數人去私相授受。。。。。你們說,我們是不是應該這樣做!同志們,我們都生活在中國人民中間,也都清楚近五十年來中國共產黨執政的歷史和「政績」,因此具體的事例在此就不予贅述了。

我們希望,即使你們不同意我們的意見和觀點,你們也能夠得到自由發表你們自己意見和觀點的權利,然後我們可以在並不自由的討論和交流中,找到中國最佳的發展道路,和讓中國人民最自由地獲得自己理想的幸福生活的方式。也許我們的意見和觀點始終無法統一,也許在以後的民主政府裡我們將成為戰友或政敵,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這一切的或分或合,或對或錯,都應該是為了中國人民的福祉,為了國家的民主富強,為了中華民族的興旺發達,而不是為了個人或一黨小集團的私利,更不會導致任何個人的人身`政治`經濟的權益受到傷害。

我們的這個並不算過分的願望,相信一定能夠得到你們的支持。當然,如果你們由於種種原因,至今還相信這個黨可以挽救,可以改造,我們也予以充分理解,我們只是希望,你們能夠以國家,民族,人民的利益為自己的出發點,充分運用「黨內民主」的權利,發動盡可能多的同志(最好組織起來),積極向上級以至中央反映你們的意見,反映民間的疾苦,表達你們挽救,改造中國共產黨的強烈意向。在這同時,我們當然希望你們充分注意自己的人身安全。並希望經常與我們聯繫。

謝謝你讀完這封信。

最後必須申明的是:為了防止五十年來從未停止過的政治迫害使我們的工作被迫中斷,同時為了更方便開展我們的工作,經我「中國公民大聯盟」決議,我們暫時不退出中國共產黨,並且和其他的朋友們一道,採取來秘密組織和工作的形式。

正是基於這個理由,在此信公開發表時,我們略去了自己的姓名,敬請同志們諒解。順便再說一聲:凡需要願意與我們「中國公民大聯盟」聯絡的朋友和同志,為了雙方的安全,請通過我海外聯絡處進行聯絡。
E-mail:[email protected]

中國共產黨黨員(簽名三百零二人)
中國公民大聯盟主席王鳴憲(簽發)
一九九八年六月二日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