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彪的為人和特點
 
2000-11-26
 
【人民報訊】林彪一案,也許是中共黨內文革大案之中唯一沒有得到平反的案子。其它許多同樣是被毛澤東親自定性的大案包括劉鄧陶,彭羅陸楊等等都已做為冤、假、錯案而得到平反。而林案卻連複審覆查的機會都得不到。其中奧妙雖不為外人道,但是並不難看出一二端倪。

第一、此案材料漏洞百出,無法自圓其說處甚多,如在覆查中將所有原始材料及人證物證統統拿出來爆光,無疑會給共產黨的威信及形象造成不可彌補的巨大傷害。第二、此案涉及許多大人物,除毛、周之外,還有後來當政的若干人。要將他們不為人知的另一副嘴臉公之於眾,豈不太讓他們難堪。第三、此案的主要當事人林彪、葉群和林立果都已死去,不必再耽心他們泄漏天機。出於這三個原因,此案自然是要長期封存,永不使其再見天日為上上策了。可是,世人並沒有忘記林彪。因為這個人實在是太獨特,太不同凡響了!

林彪這個人是軍事奇才。他從南昌起義始,參與了中國共產黨武裝斗爭直至勝利的全過程而且一直發揮至關重要的作用。在國共雙方20多年的軍事對峙中,創造了極為輝煌的戰績。他曾經以一當百,用一連之兵擊敗敵人一個師。他曾經任開路先鋒,長征路上勇冠三軍所向披糜。他曾經輕騎赴東北把幾萬零散混亂的游擊隊帶成為一支無堅不摧的百萬精兵。在決定命運的三次大決戰中,他掛帥指揮了兩次。為共產黨的勝利和人民共和國立下最大的戰功。尤其為人稱道的是他率部打的平型關之戰,是抗日戰爭中國軍隊的第一次大勝利。打破了日軍不可戰勝的神話,極大振奮了全國軍民的抗戰士氣。此戰有如無聲處之驚雷,為中國人爭了氣,也使林彪的名字永垂中華史冊。他從理論,到實戰,善戰略,精戰術,能打仗,會帶兵。而且一慣的以小打大,以弱勝強。其戰績之輝煌之獨特,比起世界歷史上最著名的軍事家也毫不遜色。做為一個傑出和全面的軍事家,林彪不僅屬於中國,也屬於全世界。

林彪這個人也是政治奇才。這麼說有人會有異議。可是仔細看看他建國之後的人生軌跡就不能不得出這個結論。多思的林彪顯然是深知毛澤東其人。他很明白"伴君如伴虎"和"走兔死,走狗烹。飛鳥盡,良弓藏"的道理。用他自己的話講:虎背"不要騎上去"。在相當長的時間裡,他深居簡出,不交際,不參加活動。為了遠離京畿是非之地,他甚至想到邊遠省份貴州去任職。後來說他是野心家是沒有道理的。林彪走上政治舞臺的中心,應是1959年廬山會議。林彪起初並沒有到會,照舊是稱病在家閑居。會中風雲突起,毛決心把敢於犯顏相諫的彭德懷搞掉。電令林彪等人立刻上山。毛分別和林彪,黃克誠等談話做工作,要他們站在自己的一邊。總參謀長黃克誠大將沒買毛的帳,不但明確支持了彭的意見,還當面冒犯皇威,說"你決定的也是錯誤的"。結果被毛硬扣上所謂彭黃周反黨集團的大帽子加以打倒。毛林談話的詳情不得而知。只知道林事後表示:"主席說元帥中有暮氣,要克服暮氣。我就有暮氣。"顯然,林的上山與會以及後來批彭,都帶有相當的被動性。說是就範於毛的批評壓力亦不為過。

林在批彭會上的講話:"不要不服氣"。調門並不比包括劉少奇,周恩來,鄧小平在內的許多人更高。這種表現十分符合他口頭標榜的處毛之道:"緊跟,照辦。理解的要執行,暫時不理解的也要執行。"同一會議上發生的另一件事倒是更能體現林彪的本色:毛翻出歷史老帳指責彭曾指使林彪寫信要奪毛的權。林這時挺身而出說明真相:"信是我寫的,彭總不知道。"並沒有作投井下石之事。在當時那種情況下,趨炎附勢墻倒重人推以取悅於毛的人不在少數。林彪的人格顯然要高於中央委員會中的絕大多數人。後來說他是兩面派是違背事實的。公開與毛唱反調,換了別人早讓毛送進"反黨集團"了。有意思的是,毛對林卻不以為忤,不僅未加處置,還讓林接替彭主持軍委工作。也許是因為林的戰功?或是因為林在幾個關鍵時刻站在了毛的一邊?無論何故,林在毛的心目中占有極特殊的地位是不爭的事實。廬山會議是中國共產黨走向專制,走下坡路的轉折點。此乃另一話題。

自從林彪騎上了虎背,又是如何自處的呢?他這時的座右銘是"克己復禮"。化做行動的"克己"就是小心謹慎,察言觀色。這是在老虎背上求得自保的第一要素。"復禮"化為行動就是投毛所好:"緊跟照辦""大樹特樹"。在經歷了"高、饒","彭、黃、周"等事件之後,這實在是非常高明的政治生存術。可是,時勢可以造英雄,也可以毀英雄。事實證明,對毛極端膨脹的個人專制傾向以姑息縱容之策應對,雖能有一時的自保甚至風光。卻終免不了葬身虎口的下場。這是林彪的悲劇,是毛澤東、共產黨的悲劇。也是中國和中國人的悲劇。(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