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华案:刘华清求情江泽民不理睬
 
2000年11月25日发表
 
【人民报讯】这次远华走私案,受牵连最深的党和国家级前领导人是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军委副主席刘华清。刘华清的女儿刘超英和一儿媳妇均因涉远华走私案被捕。这两个人是刘华清最喜爱的两个人,为了她们被捕的事,刘华清曾亲自打过电话给江泽民讲情,但江泽民没有说一个字,听完之后就放下了电话。

刘华清有两儿两女,大儿子刘卓明在海军装备论证中心任副主任,官至少将。大女儿毕业于解放军海军电子工程学院,后又就读于空军政治学院,现在海军政治部任职大校军官,其大女婿潘岳,没有学历,靠自学从《经济日报》的校对员升为《技术监督报》的副总统。后来又在老岳父的余荫下,得以升任国有资产管理局副局长。最近,随着老岳父的不得意,潘也被调到国家质量监督局任副局长。

刘华清的小女儿一直是令刘华清头疼的家伙。刘华清在八0年曾任分管海军和全军情报工作的副总参谋长。当时,他将这位爱惹事的小女儿刘超英安排在总参情报部,就是希望她在这个管束严格的特殊部门能少惹一些祸,同时也能多一层保护色。当时,刘华清把这个特别疼爱的小女儿,分配到情报部五局,交给五局长的副局长、姬鹏飞的儿子姬胜德看管。刘华清在八二年离任副总参谋长,调任海军司令之际,还将姬胜德升为五局局长,官至大校。五局是负责分管美国、欧洲的部门。但是,刘超英到该局的近二十年中,从来没有认真作过什么情报工作,她所干的最惊人的事,就是九六年在美国华人钟育瀚安排下到了白宫与美国克林顿总统合影,以及拿了一笔钱数额为十万美元的钱,给美国华人钟育瀚,作为克林顿民主党竞选总统的“政治献金”。

出生于台湾的美籍华人钟育瀚九八年在美国向联邦调查局承认,他于九六年六月在香港与刘超英首次会面,当时的刘超英不仅是解放军的上校,同时也是中国航天控股公司负责国际贸易的资深经理。该公司主要从事卫生技术,导弹交易和火箭发射等业务。他并承认,九六年七月十一日,他为刘超英申请到美国签证,并于七月二十一日,带领刘超英共同出席白宫一项餐券价格高达二万五千美金的晚宴。当晚,刘超英不仅见过克林顿,还与克林顿合了影。

不过,九八年五月二十一日,时任中国航天科技国际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刘超英曾发表过公开声明,表示:本人从未直接或间接地向美国的任何政治团体或个人作出任何性质的捐款或政治献金。对上述所有不负责任、恶意中伤的报道,本人表示极大愤慨。鉴于这些报道严重损害本人的职业声誉,通过此声明,本人公开对有关各方采取必要行动的所有权利。不管如何,此事的愚蠢行为与做法,已使姬胜德在江泽民那里失分太多。埋下了今后倒姬的伏笔和借口。

但是,姬胜德在刘华清的一路扶持下,由五局局长升任情报部长副部长,九五年更接替熊光楷升任部长。而刘超英在姬胜德的庇护之下,不但不要做事,整天在外面作生意,还一路升官,升为五局上校副组长。这位女上校,除了赚钱之外,就是在全世界吃喝玩乐,世界上稍微好一些的国家的赌场,像美国拉斯维加斯、大西洋城、马来西亚的云顶、韩国的华克山庄、菲律宾的苏比克湾等,她都是常客。刘超英还有一个特点是敢干,对她来说,没有什么事是她所不敢的。后来,中央调查组对她与姬胜德同时实行了“两规”。拘捕刘超英是在北京国家机场的贵宾室进行,当刘超英离家后正在北京机场候机准备到香港时,突然有十几个军人冲上前来,将她抓住。这时,刘超英高叫“我是刘华清女儿,你们为什么乱抓人?”但是,来人没有理她的狂叫,而是一声不吭地把她从机场带走了。

在一开始,对姬胜德、刘超英的“两规”是由中纪委和军纪委共同负责的。军纪委对这两个特殊人物还是待若上宾,开口“姬部长”,闭口“刘组长”的。后来,中纪委全部接管了对姬胜德和刘超英的审查权。面对仍然骄横跋扈、不可一世的刘超英,忍无可忍的的审查人员愤然给她一巴掌,才终于让她认识到是到了什么地方,她才开始交待问题了。

刘华清的小儿子是个花花公子,退伍之后虽说一直在做生意,但具体的业务都是他的太太打理。刘华清的这位媳妇不仅人长得漂亮,生意做得精明,还很会讨刘华清的欢心。刘华清儿媳妇被捕后,由两个女兵日夜看守,她居然能乘上洗手间之机,逃了出去。她逃到了河南,给刘华清打了电话,问刘是否知道她被捕的事。刘回答知道,她才死了心,自动回到中调组去自首。

刘超英和这个儿媳是刘华清最喜爱的两个人,为了她们被捕的事,刘华清曾亲自打过电话给江泽民讲情,但江泽民没有说一个字,听完之后就放下了电话。

--新闻直通车(http://renminbao.com)

 
分享:
 
人气:32,810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