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战的意义还在于其过程
 
——旁观美国大选有感之二
 
胡平
 
2000-11-21
 
【人民报讯】总统大选,历来是美国政治生活中的一台大戏。今年的大选尤其富有戏剧性。在这里,连一般平时不关心政治的华人都津津乐道,议论纷纷。这正是选战的意义所在。

  选战的意义不仅在于以民主的方法产生出国家的领导人,以和平的方式完成权力转移——这都是选战的结果。选战的意义还在于选战的过程。

  选战以它的戏剧性吸引了公众的关注和投入,以它的竞争性激起了人们的思考和参与。选战造成了政治人物彼此之间平等而开放的对话与交流,造成了政治人物与民众的平等而开放的对话与交流,造成了民众相互之间的平等而开放的对话与交流。

  丘吉尔说得好:“对于政治人物的教育而言,没有什么比选战更重要的了。”唯有通过选战,你才能深刻地把握社会的脉动,真切地了解人民的需要;也唯有通过选战,你才能清晰地测试出你的理念和政见,测试出你的说服能力和领导能力,迅速地传出你的信息,及时地调整自己。

  选战是政治家的课堂,也是人民的课堂。选战是民主社会的盛大节日,是全民参与的政治教育和自我教育。虽然在平时,学校里一直有公民教育和政治知识教育,书刊上媒体上有大量的政治研究和政治讨论,社会上也有大量的政治活动,但总有不少人不关心不介入。可是,选战却能以其戏剧性和竞争性吸引住他们。我们可以断言,在民主社会中,大部分民众的政治知识、政治教育和自我教育,不是在教室里和图书馆里进行和完成的,而是在选战中进行的和完成的。据报道,一位北京的出租车司机说:“中国人还不能象美国人一样搞选举,因为美国人熟悉政治,熟悉他们的领导人,中国人不熟悉,让我们选也不知道该怎么选。”这位司机说的也许是实情,但恰好颠倒了事情的因果关系。中国人不熟悉政治,是因为我们无权参与政治;美国人因为能够参与政治所以才熟悉政治。不错,选战要求人民是公民,但正是选战使得人民成为公民。

  有人批评选战“劳民伤财”。此话不对。选战并不破坏人们正常的生活与工作。人民完全是自发地、主动地参与选举活动。这和共产党搞的强迫人们参加的各种政治运动——如所谓“社教”、“三讲”——根本不同。不错,选战是要花钱的,但选战花的是候选人自己的钱,是支持者志愿捐出的钱。政府也对正式候选人给与一定的资助,其数量受到明确限制,譬如在美国大选之年,政府的资助不到全年总支出的百分之一。这和专制国家中名目繁多的各种庆典所花费的巨大金额实不能相比。转自(大参考)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