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病可能成為中國國家災難
 
周銳鵬(北京特派員)
 
2000-11-20
 
【人民報訊】據聯合早報20日報導:1985年中國發現第一個愛之病感染者。

到1999年底,中國的「報告愛之病感染者」累計1萬7316例。官方估計「實際愛之病感染者」應該超過50萬人。但有專家認為,今年底全國實際感染者可能已過300萬。

今年6月,中國科學院院士、愛之病研究專家曾毅教授在院士大會學術報告會上疾呼:「假如不迅速採取有效措施,中國將成為世界上愛之病感染人數最多的國家之一,愛之病的流行將成為國家性災難。」

據聯合國的統計,去年全球愛之病的感染者和發病者達550萬,相當於每天1萬5000人受感染。愛之病已是「安全危機」。

中國感染愛之病的人數在亞洲高居第四位

僅次於非洲,亞洲是愛之病肆虐最嚴重的地區。目前中國感染愛之病的人數已在亞洲居第4位。雲南省愛之病帶病人數則居全國之冠。

雲南受害,是「金三角」愛之病流行在地理上的延伸。改革開放的深入則使愛之病不再「囿於」雲南「一角」。人口流動、外國遊客的大量增加,為傳播愛之病提供了條件。廣東省的愛之病疫情就被認為已具備了大面積爆發流行的條件。

今年8月,中國醫學界、社會學界、性病愛之病防治中心以及婦女管教所人士曾匯聚北京,探討的是賣淫、嫖娼人群中愛之病感染人數出現「迅速上升勢頭」的問題。

賣淫女性從良後把愛之病帶回老家

目前擁入城市的農村打工妹約有1800萬,平均年齡不到23歲,教育水平低於初中,有90%進入服務行業,是涉及賣淫業可能性較高的一群。

在廣東賣淫的婦女來自四川、湖南、江西、湖北、廣西以及貴州等地。糟糕的是,感染愛之病的賣淫婦女「從良」後,反而把定時炸彈帶回了老家。農村較低的人口素質和較落後的醫療檢測手段,又使這種蔓延很快爆發流行。

愛之病病毒的全稱是「人類免疫缺陷病毒」(HIV),其「原產地」不在中國,但自從1985年中國發現第一例後,愛之病在中國迅速「本土化」——不但被感染者的數量急劇上升,而且全世界發現的幾乎所有愛之病病毒的類型都在中國出現。中國成了集愛之病病毒大全的地方。

衛生部愛之病預防與控制中心的研究發現,病毒的來源地包括遙遠的非洲。在勞工輸出較多的內陸省份,發現回國勞工感染非洲A、D和G亞型。福建省不久前也從一位由西非回國的男子體內檢出HIV-2重組病毒——表明HIV-2已傳入中國。

HIV-1型病毒主要表現為傳播迅速,而HIV-2則呈區域性流行。

中國日益開放,人們的生活方式越來越「與國際社會接軌」,同性戀逐漸多了,也給愛之病傳播增加了途徑。

兩年前應聘為中國預防醫學科學院研究員的美籍愛之病專家曹韻貞教授透露,在接受她治療的首批24名患者中,同性戀者所占比例高達三分之一。

有個同性戀者經她說服,領著伴侶一同來檢查。令人吃驚的是,那位身材高大、相貌頗佳的小伙子已是愛之病晚期病人,卻竟然對自己的病情一無所知。

中國男同性戀者估計約占男性成年人口的3至4%,有1800萬至2400萬人。青島大學醫學院附屬醫院性健康中心張北川醫生在媒體上沉重表示,當前中國男性性接觸者中愛之病病毒的傳播速度,已高出90年代中期西方國家該人群的傳播速度。

賣淫者是性病——當然包括愛之病——的主要傳播者,糟糕的是有不少染病的賣淫女還懷著惡意去報復——故意傳給嫖客。

一名中國記者描述了這麼一個案例:有一個「三陪」女被確認為二期梅毒,十分恐慌,但當她得知梅毒並不難治癒時就問醫生:「如果在一個月內不治療,會有什麼大的後果?」

「後果很難說。」醫生回答。

「我想一個月後再治療。」她說。

一個月之後,她告訴醫生,她「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高興過」,因為在過去一個月裡,她與40餘人發生過性關係,每次她都是「積極主動,用盡心機」,尤其是對熟客。

她得意地對醫生說,那些男人都「躲不掉了」。

賣淫女性負擔不起使用安全套

更可憐的是來自窮苦地區的賣淫女。她們的貧困程度超過一般人的想象。安全套價格最便宜的要3到5元人民幣,貴的有幾十元,並且每個只能用一次;對她們來說,消費不起!

儘管愛之病的傳播途徑主要是血液傳播、性交傳播、母嬰傳播,但是,在實際生活中,愛之病來到人們身上的途徑還有很多,比如輸血、醫療感染、吸毒,甚至在發廊刮臉。

今年8月,河南新野縣因為輸血感染愛之病病毒的6歲兒童李寧獲得了38萬元人民幣(約8萬新元)的賠償——但他只剩下沒多長的生命了。

小李寧是1996年2月17日從高樓摔傷住進新野醫院治療,輸了4次血。出院後的小李寧突然高燒不退、茶飯不進、兩眼發直、腹瀉不止。血檢發現,小李寧感染愛之病病毒!

官方媒體曾多次揭露,不少「血頭」向窮苦勞工買血轉賣,而這已成為無辜病人感染愛之病的一大途徑。1995年廣東省在一次抽查中,一下子就檢查出15名職業獻血者攜帶有愛之病病毒。

曾毅教授警告,中國正處於愛之病泛濫前的關鍵時期,「能用於遏制這種致死性傳染病的時間和機遇已經不多了」。

幸好中國政府並沒有掩飾愛之病對中國的威脅。

新華社今年4月4日報導了國務院召開的「防治愛之病性病協調會」,副總理李嵐清指示各級政府和部門的領導,「要把愛之病預防與控制工作作為關係到民族興衰和國家發展的戰略問題予以高度重視」。(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