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和立:新聞史上的數秒鐘
 
2000-11-12
 
【人民報訊】蘋果日報報導:不管喜歡與否,剛辭去《南華早報》副總編輯及中國版主管的林和立,突然間被迫成為新聞自由斗士。他無得揀,自己也分析北京大氣候轉了風,中央誤信「倒董」勢力有傳媒份兒,所以要加以收緊;他寫文章激嬲大老板郭鶴年,五個月後換來老總突然叫他以後不用處理管了十年的中國版。他相信報館只是借勢幫北京將他這口「眼中釘」去之而後快。林和立私下不勝欷□,形容「自己只會在香港新聞自由史上輕輕劃過數秒鐘」,吹皺一池春水,之後印刷機繼續滾動。北京不滿香港記者文章的不止林和立,下一個記者隨時只在文內提及「大老板」,便會惹上丟職之禍……。 講起中國問題專家,香港本地讀者認識林和立的人不多;一夜之間,因為他俾老板「郁」,大家才赫然發現,在《南華早報》寫分析中國問題的林和立,在國際上原來頗負盛名。

突然人氣急升,都是文章惹的禍,六月底林和立寫了篇富商「朝聖」分析文章,搞到要和大老板郭鶴年筆戰,五個月後被「秋後算帳」;叫人從新聞自由的夢驚醒。同老板「開火」,令人聯想此君必是好辯之徒,但認識林和立的人,無不說他審言慎行,甚至開玩笑地形容他似「特務」,因為他行蹤飄忽,唔多出聲,十足性格巨星。相約在文華酒店咖啡室見面,他劈頭就說不想多談個人的事,說:「做記者,低調好,也是我性格。」

內地親身體驗

大學時念的是比較文學,鑽研的是歐洲、法國和俄國文學,還計劃過在大學「撈個教席」,後來敵不過對中國政治的濃厚興趣,也就走上做中國觀察家之路。

早在中學時期,林和立看的已不是刺激過癮的武俠小說,而是有關共產主義的批評文章;入了香港大學,算不上國粹派,也是第二批大專學生到內地親身體驗。他說:「六九年正值內地武斗,中港兩地關係切斷,不時傳出好多聳人聽聞的消息,如廣西人食人,但七三年返大陸,感覺是正面。」

「那不是郭鶴年的問題」

當《南華早報》大老板郭鶴年撰文同林和立「火並」時,林和立笑言有不少同事向他道賀,因為此意味老板賜員工「免死金牌」,就算屍位素餐,若被炒除,老板都會背負「秋後算帳」的罪名。

但林和立憶述自己的感受時,當然沒同事想得那麼輕鬆,他說:「當時我感到好大壓力,因為單純看郭鶴年文章的措詞,用得好嚴厲、好尖銳,對我壓力好大,當時已懷疑日後會否郁我,留在《南早》的日子不會長久。」

「開罪」領導人

惹禍的文章,在六月二十八日刊登,林和立指文章其實沒有真知灼見,主要說中央領導人請富商到京,以入世商機換取挺董。他說:「其實全世界包括歐美國家政府也會這樣做,我做生意人也會接受此種會晤,文章完全無針對任何人,我寫文章好審慎;郭鶴年見了扯火,是有小小敏感。」他坦言,事前從未預計會招惹如此大風波。

郭鶴年隨後以讀者來函方式反駁林和立文章,指下屬的文章誇大,把港商視作「蠢才和笨蛋」;最後還批埋《南早》的編輯方針,指報章一再刊文批評愛國行徑是不當和罪惡。

外界認為郭鶴年以大老板之尊,不採取「閂埋門打狗」方式,改以公開筆戰,頗有文明之風度,但林和立認為此是誤解了郭鶴年文章,因文章「具有威嚇成分,加上他的身分,唔系□簡單」。

經常撰文「開罪」北京領導人,但最後卻栽在老板手中,可有始料不及?林和立則相信,「我認為老郭(鶴年)□嬲,唔系□個人意見,系反映北京對我以前文章的不滿,故文章令他反感不是他個人問題。」

弦外之音,是否提醒傳媒,若他的老板與中央關係良好,下筆之時要格外留神?

林和立個人檔案

74年畢業於香港大學,主修比較文學78年美國明尼蘇達大學碩士79年《讀者文摘》記者86至88年英文《亞洲周刊》駐京特派員89至00年《南華早報》副總編輯兼中國版主管

後記

記者訪問記者,總是有點別扭,各自熟悉對方的伎倆,你問A,對方立刻想到B、C、D、E……處處設防,問的和答的變了各懷鬼胎。一心想了解林和立這個人,但他說最好少談為妙;記者慣於採訪他人,總是不慣突然轉換了角色。

記者行家都說林和立不愛說話,但見了面,說起中國問題,他就如數家珍;講個人、家庭,他的臉容立刻亮起紅燈,令你知難而退。

攝影師原本構思了多款圖像,但都被他婉拒。所以說,記者不是好的採訪對象,尤其是愛低調但被迫高調的人。

採訪:王惠芳攝影:淩樹輝文章風行歐美

上周二,他毅然離開已工作十年多的《南華早報》,是不想再花太多時間糾纏在辦公室政治,但他就花了大半生時間研究中國政治斗爭,出了五本著作,近年代表作是《江澤民年代》,之前還寫了《趙紫陽年代》、《後鄧小平時期──天安門事件後北京的權力斗爭》等,他說中國問題的核心就是政治,就算表面上是經濟、外貿以至政策問題,仍離不開政治;領導人改朝換代,但面對幅員廣大的中國,要搞好凝聚力,難免要花好多精力在政治上。

作為中國問題專家,林和立在行內的評價頗為懸殊,老外都奉他為至尊,文章風行美國、歐洲、日本等地;知名度在香港反而略為遜色。

跑了近二十年中國新聞,「六四事件」前駐京兩年,他尚幸自己「□乜不愉快事件發生過」,他認同到內地採訪是滿布地雷,林和立說:「電話竊聽是預,我到北京約朋友,都在公眾地方傾談。」以經驗之談,他說「跑中國線記者最好唔好碰國內機密文件」,因為內地對機密文件沒有嚴密界定,「凡唔可以街買到資料,就可以算得上國家機密」。(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