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軍報告震動中南海 (連載之一)
 
2000-10-7
 
【人民報訊】 經國之大業,不朽之盛事    
──《中國人民解放軍義軍政治報告》代序 

一篇文章,要做到不徑而走,廣播人口,第一條,必須文字過關。古人有言,言之無文,行之不遠。現在有很多作家,雖被稱為著名作家,如大陸梁曉聲者,讀其文字,像麥芽糖似地粘牙,讀不通。

這篇文章,也就是《中國義軍政治報告》,縱論天下大事,中國當今國計民生的大問題,諸如政治、軍事、經濟、文化等,幾乎無所不包。單從內容講,比那毛澤東的《論十大關係》豐富多了。而且,論點鮮明,論據堅強有力。一皆談得非常透徹,令人不得不拜服。所以,中國的仁人志士,關心中國命運的海外華僑、各國友人,以及世界各國的中國問題研究專家,皆值得一讀,進而更好好地研究一番。

又因這篇文章,雖是戰鬥的文字,是一篇射向禍國殃民的邪惡勢力的檄文,但由於作者的學養很深,就看不見劍拔弩張的氣勢,通篇都是在充分說理,說理的文章容易令人覺得枯燥,他卻說理說得如行雲流水,令人愛讀,讀了還要讀,這就是耐看,讀進去之後,便愛不釋手,手不釋卷。所以,即使單從文字講,讀之也是一種享受;如果單從這個角度說,這篇文章也是一件了不起的能傳之萬世的藝術品。這樣的文章,才能算是文章,有生命力的文章。
  
黃石公
一九九九年七月三日

編者前言  

一九九九年六月八日,中國人民解放軍中,暗中發生了一件了不起的大事,即:手中握有六個軍兵力的八位現役將領,四十四位中級軍官,計五十二位現役軍人,還有四位退休將軍,與來自地方七間大學的九位教授,兩位省、部級官員,三名縣級官員,六名來自社會各階層的代表人士,計七十二人,在北京西山,聚首會議,縱論天下大事,國家的前途。認為當今中國,已徹底地爛了。為拯救崩潰中的中國,成立了中國義軍,解民倒懸,救民於水火。並制止不久會開場的一切軍閥混戰。

中國義軍成員,眼下在中國處於地下狀態,據說有三十萬人。百分之十五為現役的中國人民解放軍將士,其餘為軍隊外面的社會各階層人士。

若問義軍何處有?

中國義軍領導人告訴我們,可以說,全國各地都有。在北京或廣州的街頭,說不定也能碰著。連江澤民都不得不承認的,現在在有些地方,是警匪一家,軍匪一家。所以,就連在大街上也能經常看到的,軍人違法亂紀,就不稀奇了。那些違法亂紀的軍人,肯定不是義軍成員。你看到的那樣身著解放軍軍裝在路上走,軍容風紀整齊,不拿群眾一針一線的解放軍戰士,有八成,就是義軍戰士。

同樣,在解放軍高、中級幹部中,現在這世道已很少有的,那些清廉的,作風樸素的,思想深刻的,什麼時候,他想到的,都是祖國的前途和民眾的疾苦的,有八成,他就是義軍的某一級領導人。

中國義軍,是中國人民解放軍中的仁義之師。他們,專行大義。因而,現在雖處於地下狀態,已經是深深地得了人心,得了中國上、中、下各階層正直人士的心。

比如,舉小例,之前時間不長吧,京、津、張一帶,軍隊中有人串聯組織兵變,結果,給總參情報系統查獲,處決了一百多名現役軍人。

舉大例,中共第一次代表大會,定在上海開,後來怕危險,搬家,去了浙江嘉興一個湖中的一條小船上開了。
  
中國義軍不同,他們的領導人,處事有方略,更因是仁義之師,故在軍中、地方,群眾基礎甚好。更重要的是,他們在解放軍中,暗中有相當的勢力。故他們的第一次會議,今年六月八日,開會地點,竟然在北京西山。這可是中共的中央軍委,經常開會的地方。第二次會議是今年七月二日,又是在關防重地的南京九華山(是地名,並非真有山。--編者。),南京軍區司令部大院內開的。  

第一次會議,即北京西山會議,與會者一致通過,推舉定國將軍為義軍領導人,唐傑將軍為義軍軍委秘書長(上述兩位將軍,皆解放軍中現役將領,姓名當然暫時不可以公開,只能用化名。--編者。)。這次會議結束時決定,七月二日,在南京再次開會。  

下面的這篇“七·二”講話,亦即《中國義軍政治報告》,便是定國將軍於七月二日,在南京軍區司令部大院內,召開的義軍代表第二次會議上的重要講話。  

據定國將軍在七·二講話的末尾說:“我們上次在北京西山,這次在南京軍區司令部大院內開會,都做到了神不知,鬼不覺。今天,在這兒開會,雖離南京軍區司令員辦公的地點,不過幾百米,司令還蒙在鼓裏呢!散會後,等大家都已安全回去上了崗,過個十天半個月吧,我再通知江澤民,我再通知南京軍區司令員:“夥家,借你西山,借你南京軍區大院開了個會,謝謝,謝謝了!“叫他們知道,我們義軍,不是一般的軍隊!”  

七月二日晚上,義軍代表在南京,第二次開會。義軍軍委秘書長唐傑將軍,為大會主持人。八時整,他宣布大會開始。他說:同志們:上月八日,在北京西山的義軍成立大會上,大家一致推舉定國將軍為我們中國義軍的領導人。真是選得其人。定國將軍武鷙慷慨,倜儻有大節。他雖為武人卻文才富瞻,恣意翺翔。儒將陳毅,曾親書條幅相贈,稱其:“飛書走檄,不讓古人;秉直去邪,無慚往哲。”所以,馬上大家聽到的,一定會是一場極精采、而於祖國前途又極為重要的講話!好,現在請定國將軍給我們大家做報告。  

同月,亦即一九九九年七月下旬,我們便將這本在推動中國歷史前進的過程中,即將會起到不可估量的作用的劃時代著作《中國義軍政治報告》,在海外先行出中文版。今後,還要出英文版。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六日如何拯救崩潰中的中國──中國人民解放軍義軍政治報告定國一九九九年七月二日

諸位將軍、列位先生:  
目今公道淪喪,奸貪橫行,民不聊生,四海分崩。我雖掛領花,著肩章,行伍多年,卻喜讀詩書,攀高一點兒說吧,我與今日在坐之中的九位教授,同為讀書人。但是,現爾今,讀書人想與世無爭,安貧樂道,已不可得。既然如此,我等當然不可只圖茍求性命於亂世。幹什麼呢?方今四方雲擾,此乃英雄為民立功之秋,大丈夫不於此時建功立業,安能稱人豪?於是,上月八號,與公等風雲際會於北京西山,成立了中國義軍。又蒙不棄,委以重任,讓我當義軍領導人。  

既如此,在下決不有負諸位與天下蒼生所望。  

我本山東布衣,入伍前即好談王霸大略,耿介嫉惡,言及世務,慨然有澄清之志。本為保家衛國而當兵,當了幾十年的兵,國,既未衛得住,那家,當然會在全國性地崩潰中,早遲一天也保不了。  

前面的頭兒如毛澤東、鄧小平已死,不去談它,不算舊賬。就近十年來的中國情況看來,是紀綱日紊,國祚日衰,奸宄日強,黎元日困。皆因江澤民居上無清惠之政,而有饕餮之害,居下無忠誠之節,而有奸欺之罪。故百姓之於上也,畏之如豺狼,惡之如仇敵。貪官聚斂以固寵,奸吏因緣而弄法。冤痛之聲,上達於九天,下流於九泉,鬼神怨怒,陰陽為之愆錯。官亂人貧,盜賊並起,土崩之勢,即在旦夕。局勢如此,難不成有那位上帝規定過,陳勝、吳廣只能起於秦,而赤眉、黃巾又只能暴發於漢耶?沒有。  

好,既然沒有,又既然江澤民作惡多端,罪孽深重,實為人神之所同嫉,天地之所不容,那咱們就不能再坐視不管,而是要“該出手時就出手”了。  

義軍出手,要有充足的理由,這理由充足到什麼程度?要令中國受災受難的老百姓的全體,聽了都要豎大姆疙頭,這就在第一步上得了人心,得人心者得天下,自古而然。  憑這理由寫出來的檄文,還要像今日高科技的武器一樣,既快捷,又穩、準、狠,就像數顆導彈,全部擊中了中南海的中樞。這不難。今日在坐諸位,皆國家棟梁,文治、武功,皆不簡單。《易》曰:“學以聚之,問以辯之。”《詩》曰:“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好,就讓咱們一起來,研究研究。毀我長城──江澤民徹底地摧毀了中國軍隊  

中國人民解放軍,兵員三百萬,飛機五千架,過去說,這是鋼鐵長城。鋼鐵的長城,經江澤民十年的腐蝕,被徹底摧毀了。現在,中國的軍隊,自上而下,全爛了。  

十年前,江澤民上臺之前,中國軍隊中,不是說沒有腐敗,但連現在的一成也沒有。而今天呢?正如四月二十六日,張萬年在全軍企業資金、資產移交工作會議上講的,軍隊幹部,貪圖金錢財富,沉溺於聲色犬馬,這樣的軍隊,即使擁有高科技武器,也打不好一場局部戰爭。  

張萬年說話太文雅,照顧了三分面子。若不照顧這三分面子,將一件件事實抖出來,將一筆筆數字報出來,不誇張地說,恐怕,要把全國人民給嚇昏。  

三國時,劉備的兒子劉禪,傻不楞嘰地,但是,照樣接劉備的班,當皇帝。那也罷了,因為那是世襲制,父亡子襲。  

江澤民,治國平天下的道理,一點兒也不懂,哪裏會出現文治武功?連文化也很膚淺,全國人民,有誰見他寫過一篇文章發表的嗎?他是人來瘋。如果能寫一篇可以令人看看的文章,他,早就文章滿天飛了,寫出去叫各報各刊發表了。詩呢?歪詩,或者說連歪詩也談不上。因為能稱得上歪詩的,內容當然不可看,但在作詩的方法上,是熟的。他,滿臉,滿身,俗不可耐,沾滿揚州人當中的一種人,即小市民那種人的習氣,出門會客,未握手,掏出一把小梳子出來,先整容,奶奶精,有一絲一毫大丈夫的樣子嗎?  

就這麼一個無德無能、無知無識的小人,俗人,竟然被眼睛大有毛病、專憑個人好惡行事的鄧小平看中,一句話,就讓他當上了十二億人的最高領袖。你說說,這,究竟叫什麼事兒?!鄧小平死了,問江澤民本人,他說:“我剛來中南海不久,就對左右說過,我說,我怎麼也想不到會當上總書記。所以,你若問我,我問誰去?這不就如同擲骰子一樣,手那麼一撒,碰巧,給碰上了唄。”  

江澤民碰巧,擲了幾顆好骰子,當了總書記,如同當了皇上。全國人民,可倒了大黴了。下面,一一細數。
  
皮鞋後跟有點活了,孩子說扔掉算了,再買雙新的。我倒不一定就是發揚老傳統,而是,穿慣了的鞋,舒服,買個新的,擠腳。於是,禮拜天,我提個鞋,到街上找個皮匠給釘一下。就一條街,我從這頭走到那頭,又從那頭走到這頭,皮匠沒有找到一位,上將,全都是我認識的,新提拔的,有幾個是我過去的下級,碰到了八個。

回到家,我將皮鞋往墻腳一摔,自言自語道:現在的上將,多於皮匠,這上將,都快泛濫成災了!(待續)(http://renminbao.com)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