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破全国罕见强迫百名妇女卖淫案   
 
2000-10-29
 
【人民报29日讯】广东警方3个月查处卖淫嫖娼2800起并破获全国罕见的组织强迫妇女卖淫案。震惊中央的拐骗百名少女卖淫案该团伙15名主要成员,9人落网,抓获涉案人77名,解救38名受害妇女。 

  广东省公安厅昨天下午宣布,广东警方摧毁了以游德康、阚文聪为首的组织、强迫妇女卖淫特大团伙,受害幼女,少女多达105名,目前该团伙15名主要成员9人已落网,抓获涉案犯罪嫌疑人共77名,解救受害妇女38名。据统计,今年1至3月,全省公安机关共查处卖淫嫖娼治安案件2800多起6400多人次,打掉犯罪团伙一批。 

  省公安厅副厅长罗娟昨天说,被强迫卖淫的妇女大多是被人拐骗来广东的。她呼吁外地女青年不要轻信招工的谎言,对亲戚、老乡介绍工作要提高警惕,以免上当受骗,被人推进火坑。 

  这是一起全国罕见的组织、强迫妇女卖淫的特大案件。105名年龄大多在12岁至16岁的幼女和少女,被游德康、阚文聪夫妇为首的犯罪团伙,从四川、云南拐骗到广东省顺德、南海、高明、番禺等地卖淫。记者日前在顺德市采访了这起案件的侦破经过,了解了该案令人震惊的内幕。  

  这起案件的侦破,缘于一封催人泪下的控告信。去年9月19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全国妇联主席彭佩云收到13岁幼女小芸(化名)写的信,信中写道:“我家住四川省,我的同龄人阿美、小玉等住云南省,共计13人,年龄最大的14岁,最小的12岁,于1998年农历的七月十六被四川省珙县王家镇的王帮军和王帮英等人,以介绍到广东打工为诱饵,骗到广东。他们强迫我们卖淫,一天到晚要接待不素之客,最少的3人,如有不从,便遭到王帮英的毒打,直至服从为止。我们的身心遭受非人的残害,使我们永远失去了正常女性的美好心灵和生育能力。”  

  彭佩云阅后作了批示,并将此信转给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李长春。李长春批示要求省委副书记兼省公安厅厅长陈绍基过问此案,尽快解救其余少女,严惩逼良为娼的犯罪分子。 

  10月2日,广东省公安厅办案人员赶到四川省公安厅,在当地公安机关的配合下,找到写控告信的小芸,向她详细了解被拐骗到广东卖淫的情况。小芸被拐骗时只有12岁,是第一次出远门,加上事隔1年,她只知道被拐到顺德,具体在什么地方卖淫不清楚。办案人员耐心询问,小芸只说发廊没有名称,所在的地方叫左滩,附近有个发电站。办案人员转而用画图的方法,让她指出发廊附近有什么建筑。小芸在图上标出发廊所在那条街有很多饮食店、小商店,她还说出发廊的电话号码。 

   回到广东后,办案人员经过走访,了解到左滩是顺德市龙江镇的一个村,当地有一个发电站,发电站附近有两家发廊,其中一家被当地人称作“上发廊”的发廊周围标志物的特征,与小芸提供的一致,而且小芸提供的电话号码,1年前为该发廊所使用。

   专案组民警到顺德市龙江镇侦查,发现王帮英等人由于得知王帮军被抓,纷纷改名换姓躲藏起来。民警像大海捞针一样,在王帮英等人可能出没的发廊、酒店寻找线索。

          老乡骗老乡幼女落火坑  

  11月1日下午,民警调查发现,王帮英等人可能仍在龙江一带活动。民警布下罗网,查找王帮英的下落,很快便了解到她与嫖客在乐从镇一家酒店嫖宿。第二天零时30分,民警在这家酒店抓获王帮英。当时民警一见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这位个头矮小、满脸雀斑年仅16岁的少女,便是拐骗幼女卖淫的犯罪嫌疑人?第二天上午,民警根据王帮英的交代,抓获了化名躲进一家工厂打工的王帮琴。 

   王帮英交代,1998年初,游德康、阚文聪鼓起三寸不烂之舌,以介绍她到广东的纸箱厂打工为名,将当时只有14岁的她和一批幼女、少女,拐骗到广东南海、顺德等地强迫她们在发廊卖淫。4个月后,她问游卖淫总共得了多少钱。游说有1万多元。她问能不能拿回其中的一半。游说可以,但条件是回老家带一批漂亮的幼女来,王帮英为了拿回那一半钱,她回到家乡开始拐骗活动。

   1998年9月,游又对王说,快去带人来,不然你那一半钱便没有了。王帮英于是回到家乡,与其兄王帮军一起以介绍工作为名,将小芸、阿美等4名幼女骗到王帮军家,再由王帮英、黄天巧带到顺德市龙江镇一间出租屋。这次她们没有将幼女交给游,而是直接控制这些幼女卖淫。据王帮英等人交代,他们在4个月内,先后诱骗13名幼女、少女到顺德市龙江镇卖淫。 

   王帮琴是受害者中绝无仅有的已婚女青年。因为相貌差,她经常“乏人问津”,结果干脆和妹妹一起干起拐骗女孩强迫卖淫的勾当。

          弟妇侄女外甥女都不放过  

  专案组认为,王帮英等人是被游德康、阚文聪利用来作案的,此案的主谋应是一对夫妇。凭十年前照片认出疑犯但专案组着手侦查时,发现游、阚自去年5月起已不知所终。原来,去年3月,云南公安机关根据线索,到南海市西樵镇抓获组织、强迫妇女卖淫的犯罪嫌疑人陈远金。陈是游的结拜兄弟,游得知陈落网,如惊弓之鸟带着妻儿逃跑。  

  今年3月,专案组到四川、云南追捕,期间获得一条线索,游德康到了浙江省苍南县。专案组火速赶到苍南县,在当地公安机关的协助下,发现游德康、阚文聪躲藏在该县龙港镇白沙村一间砖厂。这间砖厂有200多名工人,位于一片开阔地,专案组当时手中只有一张游德康10多年前拍的照片,要在200多人中找到他并不容易。专案组经过调查,确认了游所住的工棚。4月4日晚,专案组民警趁游德康饮酒正酣,出其不意地将他抓获,同时抓获正在挑砖的阚文聪。4月10日,游、阚被专案组押回广东。 

          阚文聪竟“帮助”嫖客强奸 

  游德康现年33岁,阚文聪比他大1岁,来广东前,都在四川省珙县耕田。1995年,阚文聪的妹妹被人以介绍工作为名,拐骗到广东南海市西樵镇卖淫。1996年初,阚的妹妹回乡,告诉游在广东赚钱容易,于是,游德康和老婆带着儿子,随小姨子到了南海市西樵镇打工。期间认识了一帮猪朋狗友,这帮人中有陈远金、陈勇胜等人,这伙人最后结成组织、强迫妇女卖淫团伙。游德康嫌打工辛苦,从小姨子被人拐骗到广东卖淫中得到“启发”回老家拐骗年幼无知的少女到广东强迫卖淫,不需本钱且只赚不赔,是一条生财之道。当年底,他回乡拐骗了第一个少女到广东,控制她卖淫两个月,此后一发不可收拾。 

   以后,游德康、阚文聪夫妇不断把黑手伸向同乡的少女、幼女。他们丧尽天良,连自己的亲戚也不放过,阚文聪弟弟的未婚妻、游的侄女和外甥女都被他们拐骗到广东强迫卖淫。这对狗男女威胁这些女孩,如果被民警抓到了,不许说出是他们带来卖淫的,谁讲了就将谁打残废。这些女孩生病了,他们不带她们去看病,仍逼她们卖淫,不把她们当人看待。被强迫卖淫的幼女、少女,卖淫时间长则一两年,短则10多天。游对这些女孩经常动手动脚,有的被他长期占有。 

   在拐骗和强迫卖淫过程中,阚文聪起了关键作用。几次被拐幼女被嫖客强奸时拼命反抗,她按住幼女的手脚,使嫖客强奸得逞。如果谁不愿意去卖淫,她便不给饭吃。一次,一名女孩卖淫后,偷偷藏起50元,想买一条裤子,结果被阚文聪发现,她将女孩关起来毒打一顿。

               无人报案纵容犯罪 

  这起案件历时两年多,受害者超过105名,但一直没有人挺身而出制止游德康等人的恶行,令人扼腕叹息。假如有人报案,便不至于有这么多无辜幼女、少女受害。 

  小芸是在偶然的情况下说出受害情况的。她在1998年底回家,对自己受到的蹂躏闭口不谈。但由于她遭到非人的折磨,得了妇科病,小便失禁,晚上频频起床。在母亲、姨妈的一再追问下,她才道出王帮英等人将她拐骗到广东卖淫的经过。小芸母亲和姨妈听后,只是不停地流泪,并没有想到要向公安机关报案。当年8月,小芸的父亲从上海回来,得知真相后,仍没有想到报案,而是去找王帮英的家人“私了”,要他们赔偿经济损失。王家是“铁公鸡”,一毛不拔。无奈之下,小芸父亲才写信控告王帮英等人的犯罪行为,并向公安机关报案。此时小芸受害已过去1年。  

  而且在这起案件中,除王帮英、王帮琴、黄天巧外,还有6名受害者在游、阚的威逼利诱之下,拐骗同乡幼女、少女到广东卖淫,出现姐妹、姑嫂、同学、邻居成群受害的奇特现象。 

  究其原因,主要是这些受害者文化水平低,亲情、乡情观念浓,分不清丑恶。105名受害者中,文化最高的是初中三年级,其余大多是小学二三年级文化,甚至一些是文盲。他们被骗来广东后,仅有一人敢于反抗逃回家乡。在受辱后,她们不敢也不懂报案。其次是游、阚一伙利用亲情、乡情作案,以此控制受害者。受害者与他们“低头不见抬头见”,为免家人有麻烦,逆来顺受,纵容了他们的嚣张气焰。参与办案的民警每谈到这些,长吁短叹,怒其不争。

为什么近年来犯罪集团如此猖狂?国家搞成这样,当权者没有责任吗?(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