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天乙:棒打鸳鸯散
 
2000年10月24日发表
 
不能不承认,金正日这小子是真有种。才不到半年时间,朝鲜的闭关自守乌龟壳就几乎全让他土崩瓦解了。先是与金大中历史性地握手;然后四面出击,大踏步改善各种关系,连老牌资本主义的英国都给感动得刮目相看,表示将与之建立邦交。现在,美国国务卿奥尔布赖特正在朝鲜,为克林顿总统的大驾光临架桥铺路。要知道,数十年前,几十万美国士兵抛头颅洒热血在此,也未曾为南朝鲜争到北朝鲜的半寸让步。

唯有诺贝尔和平奖评委对这一切无动于衷。它宁愿打破常规,只让缔造朝鲜半岛和平关键人物之一金大中单独获奖,生生撇下关键的另一方金正日。虽然像二金握手言和这等事,普通如我者都知道,一个巴掌拍不响。金正日从数十年闭关自守且如刺猥般满身长刺的乌龟壳里爬出来,而这乌龟壳还是他老子一手一脚亲自塑造,其间需要的大智大勇至少不在金大中之下。也许评委们学问太大,威望太高,人间情理之常反而觉察不到了。

倒是获奖者金大中挺过意不去的,对前往采访的媒体记者说:“峰会不是我一个人的努力,而是我和金正日主席共同努力的结果。因此,我为金主席感到有些遗憾,同时也非常感激金主席。”

南北朝鲜的历史性握手乃金大中获奖的主要原因,最后获奖拿奖金的却只是其中的一只手。假如是平常人面对的平常奖项,早有人怀疑这只手是不是上下其手贪天之功据为己有了。幸亏它是不容人有疑虑余地的诺贝尔奖。

评委们当然不会与金正日有私仇,与金大中有私情私交。他们评判,当然出于公义公心。然而这所谓公义公心当中也难免搀有个人意气。比如整个对朝鲜独裁现状就是一种敌视态度,比如虎视耽耽金正日不光彩的过去历史,比如把金正日与金日成看作一丘之貉,比如压根儿看不顺眼任何一个共产分子。

当金大中金正日正在尽心竭力抛弃冷战遗产,奔向和解和平新世纪的时候,皇家科学院的评委们很有可能还在过去冷战的阴影里舒舒服服乘凉呢。所以和平奖背后竟蕴藏着那么些不和平的潜台词。

佛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圣经记载,保罗原为极其仇视耶稣的敌对分子,后来归顺耶稣,被特别重用,乃成为昌盛耶教贡献最大的著名门徒。诺贝尔奖虽然号称当今世界知识精英的顶尖奖项,其雍容大度,对照能卓然自立为一代教宗的古圣先贤的境界,显然差了一截。

无论如何,当年越南的黎德寿能与美国基辛格一起获奖,巴勒斯坦的阿拉法特能跟以色列拉宾一起登上领奖台,唯独这次把金正日孤苦伶仃排除在外,总不能说是特别公平的事情。可惜诺贝尔奖评委会不是任何意义上的立法执法司法机构,评委评奖公正与否无处上诉,无人监督,无须向任何方面报告述职。权力愈大,责任愈重,受制约监督愈多,乃今人共识,唯独这儿例外。倘若谁要寻找今天地球上最崇高、最荣耀、最权威、最随心所欲四位一体的所在,诺贝尔奖评委会一定是首选。

(http://renminbao.com)

 
分享:
 
人气:8,920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