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红人
 
2000-10-20
 
【人民报20日讯】摘自中国新闻社《中国新闻周刊》题为:黑色红人

  预计今年国庆节正式营业的沈阳嘉阳广场,总建筑面积10万平方米,投资过亿,建成后,将是这座东北中心城市的标志性建筑。

  嘉阳广场能否顺利开业,不得而知。但原嘉阳集团董事长刘涌不能亲自主持,则是铁板钉钉。

  2000年7月1日,刘涌在黑龙江边境被警方抓获。现在,锒铛入狱的刘涌,等待的是审判。

  辽宁警方称:80年代以来,刘涌犯罪团伙购买、私藏枪支弹药,猖狂作案30多起,致死致伤数十人。

  随着刘涌归案,一个黑社会也日渐清晰;而它的老大刘涌,曾光彩照人:沈阳市人大代表,著名民营企业家,所创嘉阳集团下辖26家公司,员工2500人,资产7亿人民币。

  黑道掘金

  沈阳人常称身价7个亿的刘涌为“头号资本家”。

  知情者透露,18年前,刘涌只是一介贩夫,在沈阳中街租了一个柜台,买卖羊毛衫。凭着家中5把砍刀,刘涌荡平其它羊毛衫店铺,成为中街地区的“羊毛衫寡头”,掘出他黑道生涯的第一桶金。

  1994年,刘涌租下沈阳太原街的一家商场,进军家电行业。两年后,改家电商场为百佳超市,开沈阳自选商场的先河。

  刘涌创办了民营企业嘉阳集团,涉猎行业甚多:商贸、服装、餐饮、娱乐、房地产。

  “生意人”刘涌发展神速:由小贩一跃而成“资本家”。

  “黑道人”刘涌进步更快:由地痞窜升为一怒众惊的“黑老大”。

  双重身份相得益彰:“生意人”赚得的钱财使“黑老大”人多势众,“黑老大”身份使“生意人”财源滚滚。

  一个例子“砸拆”:刘取得沈阳中街一处房地产开发权后,限定几家店铺在规定时间迁走。届时未迁,刘指派一拨马仔刀劈中街大药房,砍伤多人。返回途中,闯入李连贵熏肉店、台湾乡村风味楼,又是一通打砸抢。

  另一个例子是“霸市”:为垄断云雾山牌香烟批发市场,刘涌说:谁敢再卖,杀!一王姓卖烟主不信邪,被刘指使马仔用枪逼住,一通暴打,心脏破裂而死。

  现已经查明:刘涌为首的犯罪集团为聚敛钱财,称霸沈阳,纠集一拨“二进宫”、“三进宫”马仔,购买私藏枪支和刀具,制造命案30多起,死伤数十人。

  暗通白道

  对刘涌有了解的沈阳人都知道发生在1998年11月的“经典案例”。

  案发当日,刘涌在某浴乐城宴请一警方人士,有数位警察同桌。恰巧,另一“黑道大哥”李俊岩也在此设宴,同桌的也有警方人士。

  双方干警彼此认识、相互敬酒,言语不慎,引发了刘涌和李俊岩之间的矛盾。一位当天在场的警方人士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刘涌拔出朱赤腰间的手枪,朝李俊岩连开两枪,李俊岩应声倒地。

  枪声过后,在场的一些警察拔出手枪,朝天花板连开数枪,一来对李俊岩团伙示威,二来为刘涌消灭罪证:很多人开枪,不知道是谁打的。

  事后警方查证,刘涌同桌的3名警察是刘涌犯罪集团的主要成员:

  刘军,刘涌之弟,和平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布控队探长,人称“三爷”,常给拎包贼下指标,让他们“交租”;

  朱赤,和平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四队队长。

  孟祥龙,沈阳市公安局治安支队干警。

  沈阳人到现在也闹不明白:早在8年前,刘军随一被警方追捕的嫌疑犯去了广州,后被警方抓回。何以在1997年进入公安队伍,还当上了探长?孟祥龙出任刘涌的业余司机。何以几年内,没有受到任何处分?抓捕刘涌的决定知者甚少,刘涌怎么能及时逃到边境?

  对抗官方

  据称,辽宁黑道中人佩服刘涌两点:摆平红黑两道;公然对抗公安机关,行政管理部门。后者他们根本做不到。

  1998年6月11日,辽宁省技术监督局郭金喜等三人奉命检查刘涌的百佳超市。郭要求提供进货证明,刘涌颇为不满。行完公事,出超市大门不足20米,郭便迎来血光之灾:3分钟内身中3刀。

  有关人士认为,刘涌此举意在“杀一儆百”,对抗官方的检查、监督。郭称心里明镜似的,知道谁是幕后元凶,但直到警方今年通缉刘涌的第二天,沈阳警方才派人找他调查此事。

  警方有关人士透露,刘公开对抗官方,最早记录可追溯到1992年。

  那一年10月6日晚9时许,时任沈阳市和平区公安分局派出所副所长的刘宝贵,在辖区内正在与一名刑警谈公务,突闻“救命”,刘宝贵寻声赶到,2男子正挥刀狂砍另一名男子。

  “住手,我是警察!”

  两男子当即住手。刚要带人,刘宝贵猛然发现马路对面一男子手持猎枪,枪口正对着自己。此人是刘涌。

  “把枪放下,我是圆路派出所刘宝贵。”刘涌的枪响了:刘宝贵右腿中铅弹76颗,终生残疾。

  红色招牌

  随着经济实力壮大,刘涌不再满足于几个公安干警的尾随。他的目标是:寻求政治资本,扛红色招牌。

  1997年12月,沈阳市选举第十二届人大代表,刘涌成为73名候选人之一。

  候选人均由基层单位推荐。推荐刘涌的单位是“百佳商场”,刘涌是该商场的总经理。

  据了解,分配给和平区市人大代表的名额是60人。刘涌和其余57人均以超过半数的选举得票光荣当选。

  刘涌当选人大代表,程序完全合法。

  作为市人大代表的候选人,刘涌是不能参加区人代会的。区人大代表经由何种途径了解刘涌的?

  沈阳市和平区人大常委会有关人士的回答是:一份个人简历,一份写满刘涌“光荣业绩”的简历。彼时的刘涌不仅吹嘘解决多少下岗职工就业问题,还是和平区的劳动模范。

  刘靠一份简历当上了人大代表,没有人重提他的犯罪前科:

  1992年,开枪打伤警察,畏罪潜逃;

  1993年,广州落网;

  1994年,被取保候审。

  沈阳市人大有关负责人说,刘涌能当上人大代表,说明在人大代表候选人的推荐、审查等环节是有漏洞的,应当汲取教训。

  和平区人大常委会办公室主任不无遗憾:刘涌当选人大代表时,没有一个人向区人大反映刘的斑斑劣迹,包括警方。

  广认干爹

  有关方面人士说:刘涌作恶沈阳10年安然无恙的关键,不仅仅因为他是个会打打杀的恶棍和人大代表身份,更重要的是有红色保护伞:一群当官的干爹。

  刘涌的父亲是原沈阳市中院的一位庭长,在沈阳司法界小有名气,刘涌依此结识了一批干爹。

  据了解,刘对干爹们很“孝顺”,肯大把大把地花钱。

  消息灵通人士说,刘涌喜欢恶心干爹们,声称“干爹如狗,随唤随到”,并经常在宴席上掏出手机,验证自己的说法。

  有人怀疑刘涌的“干爹们”没有亏待干儿子。理由是:沈阳黄金地段的工程,刘涌差不多都能分上一杯羹。刘的企业也多次被评为明星企业、AAA企业。刘涌被捕前,还从金融部门搞到8000万元的贷款。

  刘涌被捕后,警方希望受害者举报,但敢于举报者寥寥。刘涌案发后,沈阳的4家媒体报道甚多,但没有一个记者敢署名。据了解,很多人忌惮刘涌位高权重的干爹们打击报复。而刘涌也曾公然叫嚣:“在沈阳地面,没有我摆不平的事。”

  刘涌团伙归案后,沈阳警方多人多集体受嘉奖,辽宁省公安厅上报公安部为沈阳警方申报集体一等功。

  但市民们认为:嘉奖理所当然,但刘涌作恶10年,该不该有人因此受惩处?个别部门、个别干爹包庇、袒护、纵容,又该怎么处理?(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