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农村是炸药包
 
2000-10-18
 
【人民报讯】微易17日在《大家论坛》发表文章:《农村问题体验报告》。农村问题,已经不是简单的温饱问题。现在的农村是炸药包,缺的只是导火索。这绝不是危言耸听!

之一:土地的觉醒

今年春天,我村要收回土地重新分配。以往分地时,村干部总能分到最好的地块,面积也多。现在,随著电视的普及,村民也知道了村干部在那方面违规,也知道了上访。但是,上访没用,到不了市里就被截了回来,别说去省里、中央啦。这次,村民聪明啦,不再上访,反映情况,而是抗争,自发的团结起来争取自己的权利。分地先抓号,村民们一看是老一套,纷纷退场。如此了好几回,村干部著急啦,提出了多个抓号分地方案,村民就是不同意。最后,通过与村民的平等协商,采取了先把地分好,再在村民代表的监督下公开抓号的方案,分地问题终于圆满的解决了。也奇怪,村干部们没有一个分到好地的。但农民们意识到自己的权利只有通过自己的抗争、而不是靠上级、领导时,对XX的领导地位,对社会的稳定,是好事,还是隐忧?

之二:谁来养老?

我一直很赞同计划生育政策,但反对目前的做法。我曾经把为生个男孩东多西藏、背井离乡的乡亲很不理解,为强生一个孩子所受的各种屈辱看作是自找的。当我离开了农村,有了自己独立的思考后,发现我错啦。

1、养老问题计划生育这么年啦,还没有建立起农村养老机制,看看那些没男孩的孤寡老人的晚年,心中一片悲凉。

2、文化生活现在有多少农民有自己的文化生活?男人出去打工挣钱户口,女人在家如不拉八个孩子,该干什么?

3、社会环境如果没有男孩,周围的人会看不起你,骂你断子绝孙,与其气死,不如抢生一个窝窝囊囊的活。

4、恶势力在农村抬头,没有壮男被人欺负。

5、基层干部的表率作用我村前一个计生干部,已经生了一个男孩,在孩子3-4岁,把一个准生证留给了自己,群众有意见,不干了完事。

6、计划生育罚款是农村基层的一项重要收入超生了孩子,给计生干部送些钱,就没事了,至于户口,以后再说。我镇还还用计划生育罚款还银行贷款。农村现实是鼓励农民抢生,以便收罚款,捞油水。

7、如果把计划生育罚款用于解决农村养老、文化生活、无男家庭的歧视问题,计划生育问题也不会闹到今天这种地步。

8、上吊不解绳,喝药不夺瓶,跳井不许救,有钱多多生。这是农村计划生育现状的真实写照。

9、我的邻居、中小学同学,独苗、29岁才结婚,媳妇怀了孕,也有准生证,据说是没有给计生干部送礼,快临产时被指责不符合计生政策,收回了准生证,还强制做了人流,是个男孩。他父亲外出借钱交罚款时,酒醉冻死在路上。

10、我邻村,为阻止房被扒,跳了井,计生干部不准救,活活淹死。

11、邻村一女青年怀孕外出超生,齐妹妹与丈夫被计生干部关在一起数天,吃喝拉尿都不准出来,其母亲和药自尽。

唉,越写心情越沉重,不写了吧。

随著药疗技术的发展,生活水平的提高,人民的寿命也越来越高,老人所占的比重也越来越高,我也越来越担心:谁来养老?

-之三:唉,生为农民,咋就这么苦呢?(纪实原创)

我老家在鲁西南的一个山村。为了我上大学,我哥远赴东北给私人煤矿背煤,身上留下了磨破的累累伤疤,十年了也不见消失。

我大学毕业后,阴差阳错的不知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户口丢啦,找了一年不见著落,只能离开单位,自谋职业。

94年,靠借的高利贷,以及朋友的支持下,在潍坊办起了一家公司,销售我开发的排版软件。我让我哥到城里给我帮忙。

一个农村山里长大的孩子,祖辈没有任何从商经验和知识,再加上那年头守法经营的高额税费以及对私营企业的歧视环境,生意之艰难可想而知。虽然苦,软件是自己开发的,服务也好,总也能生存下去。

到了96年,我已经摸到了生意门路,公司营业额上去了,同时也有了利润。当然,检察院也注意上了我,于96年7月1日,非法搜查了我公司,把我请进检察院关了起来。几天后,公司也被白条查封(听说没有立案)。

我哥哪见过这阵势,吓得要死,我在潍坊也没有什么关系可走,并且我也被关了起来。

后来我了解到了检察院的目的:潍坊的说法叫"榨油",就是想要六万元。我的问题也不过是几万元的营业额没开发票,当然不能给。我被刑事拘留10多天,后来又被非法拘禁在旅馆里30多天,交上了2万元现金(存入办案的技术科的帐户,个中问题我是不明白),以及4台微机,才把我放了出来,但好端端的公司已经垮啦。

我当然咽不下这口气,执意要个说法,潍坊市也为此案成立数个调查组,当然是不了了之。98年初,高检让检察院插手的税务案件移交公安局处理,只有我这个案件没有移交。

到了99年,我终于认识到了此案几乎不可能讨到说法,才又静下心来搞点软件。经过一年多的打拼,软件开发得很成功,市场利润很好,我又想起了我哥。

在这公司倒闭后的四年里,一年打工也只能挣到两千元左右的哥,看著我在老家欠下的几万元高利贷(现在已经超过十万),原以为我大学毕业后家境能好转,不像却更没有了希望,我负债累累不敢回家,几乎愁死。我为他找了个贴瓷瓦的活,让他来城里看看是否合适干。我才了解到这几年我所不了解的农民之苦,我受的苦简直算不了什么。

我的邻居、中小学同学,独苗、29岁才结婚,媳妇怀了孕,也有准生证,据说是没有给计生干部送礼,快临产时被指责不符合计生政策,收回了准生证,还强制做了人流,是个男孩。他父亲外出借钱交罚款时,酒醉冻死在路上。

当看不到生的希望、生活的阳光时,死变成了最后的解脱。前几年老家的女人喝药成风,现在喝药的已经不止女人啦,尤其是家庭生活支柱的青壮年劳力。我的小学同学,不堪结婚、生子、计划生育罚款而挣钱无门的重压,喝农药死啦。

我说,超生干什么,现在还不够苦吗?我哥说,除了穷得吃穿住都成问题不怕罚款的户,很少有人超生啦。现在计划生育罚款收入主要是妇女查体(一年6、7次,每次10元,晚半小时罚50-100元)、未婚同居、无证怀孕(如果不给计生干部送礼,结了婚也很难拿到准生证)。

孩子上学更是问题。小学没有毕业、我村出名的大笨蛋,因亲戚在镇教育组,也当上了人民教师。我哥说,村里凡是有点门道的,都把孩子弄到镇里、县城里上学去啦。他也想把孩子弄出来上学。

我说,父母我养著,我不想再像潍坊那样让你跟我干,但我可以给你资金支持,把嫂子和孩子一块带出来,做个小买卖什么的,供养孩子上学。我哥说,这不行,光一年6、7次查体就不好办,来回一趟100多块,怎么能行。我说,你们全家都出来啦,还怕什么?我哥说,咱们全家是都出来啦,但我嫂子的父母、兄弟姐妹还在农村呀。我嫂村里一女青年怀孕外出超生,其妹妹与丈夫被计生干部关在一起数天,吃喝拉尿都不准出来,其母亲喝药自尽。

我原来以为把农民拴在农村的只是户口,现在看来,我错啦。

在我的印象中,我村民风纯朴,夜不闭户。但现在不行啦,耕牛大白天就偷,晚上偷法更多:用吊车从院子里往外吊,扒开墙头向外牵,鸡鸭兔子羊的偷法更多。人跟牛羊睡在一起也看不住。我哥已经被偷了三次。

我们谈了两天两宿,我知道了农民之苦不止种田亏本。我也没有说服我哥放弃家里的3亩薄田,"死也要死在城里"。他关心的是我找的活工钱高低、能不能干完活就领到工钱。

今天一早,我还没有起床,他就回家啦。他担心他养的几只羊、兔子。他说回家种完小麦就到我介绍的单位里打工。

唉,生为农民,咋就这么苦呢?

之四:偷盗成风,农村出现自卫组织

我妈是我村出了名的马大哈,经常敞著大门、屋门不锁外出串门,未见丢过什么东西。到我村卖东西的商贩,通常是先把东西拿回家,在送粮食或钱来,没有听说过拿了东西不付帐的。牛、羊等牲畜随便找个地方拴著,也没有不见过。

这当然是10年以前的事了。现在的农村是什么状况呢?据父母讲,我村几乎家家被偷过,不装铁门、墙头不高的户,更是盗贼经常光顾的对象。家里有牛、羊、兔子、猪等价值较高的牲畜,一般是男人陪睡,或者在睡前拴到床边。尽管这样,仍然防不住被偷。电视机、拖拉机、粮食被偷的事同样司空常见。

农村除了原有的买媳妇、买小孩等刑事犯罪情况外,现在更出现了绑架、偷盗小男孩的现象。能拿出万把元的家庭,孩子都是绑架对象。我老家解放前有土匪,称作"大马子",以峄山(登东山而小天下的东山)为据点,专架大户,50年才剿灭。而现在的绑匪,大户是不敢架的,这可苦了那些勤劳致富、老实巴结的农民。

这些刑法严厉禁止、打击的刑事案件,地方派出所根本不愿管,不光没有多少油水可捞,得罪了这些强盗门,自己活得也会不自在。对于搞计划生育,到是非常积极,罚款、牵牛、抢粮、扒房、非法抓人等,无所不用其极。当然,这些手段只是用来对付老实巴结的农民。

为了维护村里治安,我村早就成立了治保队,按人头收取保护费,但不见什么作用,接二连三被偷的村民被迫想其他办法自卫,以家族、近邻相结合而产生的农村自卫组织自发产生。晚上两人一组、上下半夜换岗、轮流值班,还颇为有效。但是,现在的盗贼已经到了明火执仗的地步。我哥夜里听见鹅叫惊醒,起来去追,发现门被从外面锁住。弄开门、也追上了盗贼,盗贼说:"你再往前一步,我砸死你"。当然生命重要,只好看著那帮盗贼大摇大摆的走了。

这些自卫组织,要不要去民政部门登记?能不能合法拥有自卫器械?遇到明火执仗的盗贼时,能不能使用自卫器械?

农民自卫组织的出现,是农民对政府彻底失望的表现,虽还没有政治诉求,一旦被人组织、利用,将是农村动荡的开始。

农村问题,已经不是简单的温饱问题。现在的农村是炸药包,缺的只是导火索。这绝不是危言耸听!(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文章二维码: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