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教区为捍卫天主教而战
 
林保华
 
2000-10-13
 
【人民报讯】梵蒂冈的罗马教廷在十月一日追认一百二十名中国殉教烈士为“圣徒”,引起北京方面的强烈反应。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孙玉玺在九月二十六日就声称它严重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北京的这种立场有两方面原因:一是这些“圣徒”有些是在一百年前的义和团事件中殉难的,由於中共一向视拳乱为革命运动,而传教士是代表帝国主义的侵略,因此对这个事件自然表示极为不满;另一个原因是因为十月一日是中共国庆,所以北京更认为这是梵蒂冈有意挑衅的阴谋。

梵蒂冈方面则认为十月一日是他们的一个“圣徒日”,这个日子并非北京的专利,所以教廷没有收回这个决定,但是对日子上的巧合表示歉意;而天主教和义和团谁对谁错本来就有不同的看法,梵蒂冈自然不可能接受中共的说法而认为自己的传教士该死。於是冲突在所难免。

北京动员了它的宣传机器和“宗教花瓶”对教廷进行一连串文革式的口诛笔伐。把这些圣徒描绘成奸淫抢掠、为非作歹之徒,对中国人民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行。北京还让党领导下的“爱国主教”对教廷和圣徒进行声讨。为了达到进一步煽动的目的,北京更毫无根据地指这次封圣是台湾操控的分裂祖国的活动。

这下又难为了“一国两制”下的香港了。本来,基本法规定香港有宗教信仰的自由,但是偏偏北京习惯了政治干预,党要凌驾在一切宗教之上,於是将香港的基本法当作废纸而进行干预。前新华社的中联办官员在同香港教区辅理主教汤汉的接触中向他表示对教庭封圣的不满,并要求香港教区低调处理这件事。

十月四日,天主教香港教区助理主教陈日君在《明报》发表文章,谴责中共干预宗教自由的做法。陈日君的文章全面驳斥了北京的说法。除了解释对这些圣徒进行过非常严格的审查,寻找反面的证据,不可能会让按照中共喉舌所说的有“滔天罪行”的人漏网;还质疑“爱国教会”主教的声明“很有可能是掌权者的爪牙把这些话放在主教们的口中”;并且认为大陆突然刮起这个暴风,目的是对付越来越不听话的“地上教会”。

陈日君之所以能够写出这样的文章,是出於他对大陆教会的了解。这位出生於上海的主教,在一九四八年就来到了香港,八十年代末期後常去大陆,在当局的允许下给“爱国教会”教授科目,不但和爱国教会有接触,同地下教会也有接触。本来他行事低调,在香港回归前对九七後的宗教自由也表示有信心。这次公开高调反击北京的做法,显然是北京对天主教的恶意攻击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他坦承“我们还以为这类‘运动’已成历史”。

近来,人们所看到的是梵蒂冈同北京越走越近,只等梵蒂冈什麽时候同台北断交而同北京建交了。因此对北京突然对天主教大肆挞伐使两者关系大为恶化感到愕然。其实北京这种歇斯底里的做法也是可以理解的:

第一,北京的中共统治集团日益感到他们的统治危机,因此生怕跨行业的宗教组织会成为颠覆中共敌对势力。因此不但大规模取缔法轮功、中功等组织,也对天主教、基督教这类“洋教”进行打击以煽动狭隘民族情绪。

第二,大陆目前约有一千四百万天主教徒,其中地下教会约有一千万人,北京正不遗馀力地加以打击,逮捕了好些人;而又由於“地上”教会中不少神职人员也在暗中表达对教廷的忠心,令北京十分恐慌,所以借这次封圣事件大作文章。

目前的情况就如“解放”初期中共搞思想改造运动来肃清“帝国主义”的影响那样。然而中共的威信和统治能力都已大大不如当时,所以声嘶力竭的对宗教宣战,其成效十分可疑。不到十年历史的法轮功都屡打不散,要打垮有近两千年历史而又有广泛国际联系的天主教又谈何容易?结果只能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使自己处境更加孤立。而中共在香港干预宗教自由,同干预新闻自由一样,再次暴露中共“一国两制”的虚伪。(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