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联变天令北京恐慌
 
梅兆赞
 
2000-10-13
 
【人民报讯】苹果日报10月13日评论文章:令人惊异的场面:数十万人在首都街上抗议,男女老幼、甚至士兵和警员,都一同高叫:「打倒领导人!」「他们该当下台!」在场的国际传媒和全球数百万观众一片赞赏声下,民主浪潮所向披靡,最高当局则无影无踪。这个共产主义碉堡快要倒塌,世上其他饱受压迫的民众,自由指日可待。

得见此刻,香港人亦大感欣慰。天安门。

南联民众打胜一仗

加快东欧变天的催化剂,却在中国惨败,留下依然创痛的巨大疤痕,令中国人只会在暗地里谈论这事。

很多到天安门抗议的人仍受囚禁,像人民大学的丁子霖教授,因为致力公开遇难者名字而被时刻监视。一九八九年六月三日至四日遇害的人,都没有下葬于记名坟墓。

南斯拉夫民众赢了漂亮一仗,幸运地逃过米洛舍维奇的血腥镇压。

像中国,即使示威者在全国城市取得胜利,南斯拉夫亦要面对燃眉之急。经济濒临崩溃、失业率高达百分之五十、广泛贪污、政治派系林立。黑山共和国与科索沃深具敌意,认为科什图尼察比米洛舍维奇好不了多少,因为新旧总统一样声称,黑、科两地同属南斯拉夫联邦。

《华尔街日报》说得好,贝尔格莱德有更加广泛的问题需要处理。若中共在八九年倒台,或者当公义莅临北京那天,中国一样要面对这些事情。

南斯拉夫有新闻自由。这方面看来不差,报章及电视台似乎已不再是政治宣传机器。假如传媒开始抨击那些向科索沃、波斯尼亚、克罗地亚、塞尔维亚裔人干下暴行的军警首脑,又会怎样?毛泽东死后,邓小平容许出版「伤痕文学」,描述毛统治时期的苦况、大饥荒、文革。当这些书刊几乎直接抨击中共,邓就禁制它们。

因此,贝尔格莱德下一项大事,就是将整个米洛舍维奇时期忠实地载于史册,决不可有那种像八○年的四人帮审讯,没有代表律师,而把几十万死难者及数以百万人的苦难,归咎于几个人身上。

当然,南斯拉夫的情况会令北京大为恐慌,几乎像台湾过去四年那样叫他们害怕。完全控制军警、经济及传媒的共党独裁者,二十四小时就被推翻,代之而起的是民选领袖。这次选举,北京只勉强地报道一些消息。

北京传媒隐而不报

克林顿讲过,要和北京作夥伴;贝理雅曾说,希望英国成为「中国在欧洲最好的朋友。」中国威胁攻打台湾、八九年枪杀本国百姓、在新疆西藏迫害少数民族、监禁民主人士、压制宗教自由、建立大量劳改营,而未经正当审讯就处决的「罪犯」人数,比全世界加起来还要多。

天安门事件之后数月,布殊的国安顾问即在电视向邓小平说:「布殊总统要我告诉你,他永远是你的朋友。」西方领袖恭贺南斯拉夫人民,如果事情发生在中国,他们最多只会保持沉默。(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