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文学奖开了中国人一个大玩笑
 
舒乙
 
2000-10-13
 
【人民报讯】大纪元12日电:中国人为争取诺贝尔文学奖殊荣奋斗了半个世纪,传当年老舍曾经有缘问津诺贝尔,但一场文革害死了一个优秀作家,也毁了中国的诺贝尔梦。

华裔作家高行健获得2000年诺贝尔文学奖,消息传出,中国现代文学馆馆长,已故作家老舍之子舒乙表示,「诺贝尔文学奖开了中国人一个大玩笑,本世纪最后一年,诺贝尔文学奖终于颁给中国人。」

曾传有希望问鼎的大陆作家莫言说,很高兴终于是中国人得奖,打破一百年来的空白。

另据报道,香港开放杂志总编辑金钟表示,高行健获奖是华人作家首次获此殊荣,相信可以藉此提高中国文学在世界的影响力,但会使中共感到尴尬。

他说,这次诺贝尔文学奖颁给流亡法国的华人剧作家高行健,是因为诺贝尔文学奖对于来自极权国家的文学创作者,历来只会颁给对极权主义意识形态的判逆者,而且作品必须有其个人特色。由于,高行健曾在「六、四」期间强烈批评中共,他的作品主要探讨人性,是极权意识形态判逆者,加上他长期在海外生活,可以用外文写作,故许多作品在西方出版,获得很高评价。

金钟相信,这次高行健获此殊荣,会使中共感到尴尬,但不会表示反对,并相信大陆媒体会低调处理这宗新闻。

另悉,大陆作家陈村对此事表示说:「总算有中国作家得奖。他说,诺贝尔经济奖或物理奖是真材实料的结果,但文学奖给一种人摸彩之感,过去一百年中国作家没摸到奖,大家总觉得不高兴。陈村曾于1980年代末看过由高行健同名小说改编的舞台剧《车站》,由于是小剧场,一场戏大约容纳100人左右,场次也不多,票是很不容易才弄到的。他回忆高行健剧作相当前卫,采用西方的戏剧手法,不过他的小说在大陆并不有名。

在大陆,许多人对高行健的名字感到陌生,台湾的佛光大学文学院副教授陈信元说,这是由于高行健在大陆发表的作品不多,他在1981年发表《现代小说技巧初探》的小说评论,1984年发表中篇小说集《有只鸽子叫红唇儿》,他的戏在大陆「清除精神污染运动」时遭北京当局禁演,因此高行健的主要作品例如《灵山》、《一个人的圣经》都只能在海外出版。(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