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密使事件的启示
 
金钟
 
2000-10-13
 
【人民报讯】开放杂志9月号:密使运作面对极权政府难以避免,但它本质上同民主政治不相容,中共外交决策从无透明可,言其后果充满谬误,台湾是受害者之一。

七月下旬,李登辉时代两岸密使频繁接触的内幕终于透过台北传媒得到揭晓,李登辉亲信苏志诚郑淑敏多次和中共对台工作高干杨斯德、汪道涵、曾庆红等在香港、澳门、珠海等地会晤。台方当事人曝光,图文并茂,现身说法。这件事除了它的新闻价值外,对研究两岸关系提供了一些重要的启示。六三年国共南海秘谈迄今未证实

不少人指出,两岸密使来往早已有之,这是第一次得到清楚的证实。令我想起本刊一九九八年三月的专题「国共南海秘谈」。根据中共高级特工、周恩来亲信罗青长九七的文章所述,一九六三年十二月他曾随同周与张治中,在广州出海航行一天多的预定地点,与两位能沟通国共两党关系的人秘密会晤几天,达成了一个中国的默契。此次行动由南海舰队司令吴瑞林护航。罗是当时的对台办主任。学者徐泽荣从吴瑞林之子处获悉,周恩来六三年二月在他父亲护航下「在南海某岛屿与陈诚、蒋经国秘密会晤了数天。」

由于事涉机密,台北方面均无人证实本刊的上述报导。传记文学社长刘绍唐就对本刊表示周蒋会晤「不可能」。当然,确断周恩来与蒋陈六三年会晤,尚待进一步考证。但这次两岸密使的曝光,已完全可以像想,两岸分治分裂五十年中,官方的秘密接触一直存在。香港《大公报》也于最近的文章中指出,两位密使「在两蒋时代早已有之」,参与者之一就是章士钊。北京方面不仅有当事人贾亦斌在七月上旬率先透露九二年在香港与苏志诚见面,而且钱其琛会见台北访客,表示对密使会晤持肯定态度。

处在开放民主、多党制环境的台北舆情,自然是对密使事件各执己见,一方面由于认同密使方式的可行性,各党派都有人北上行走,以与中共政要沟通为己任,若有所得不乏沾沾自喜者,如苏志诚流露的得意之情。另方面,更多人看到密使运作对民主宪政体制的损害,如《联合报》社论指出,密使曝光使人产生对政治的虚无感,那只是「赤裸的权力」的展现而已。长期参与两会作业的许惠佑甚至调侃地说:我们都变成马戏团钻□火圈的表演动物了。香港方面是一派「外行看热闹」的气氛,曾为台海危机担忧的市民大开眼界,原来两国论炮火连天,两岸领导人私下还在暗通款曲,直到李登辉下台前。文攻武吓只是做给外界看的。秘密政治与民主开放不相容

回头省思,密使政治越深入暴露越令人感到中国政治的悲哀。诚然,秘密作业是任何政界、商界都难以避免或是必需的,但这种必要性毋宁看作一种技术层面的另类手段,而不应夸大其神秘的功能。在原则上,秘密政治正是与开放、透明、民主这些根本价值相冲突的。只要看看中共五十年治国的状态就足以证明:虚伪、欺骗、保密无孔不入,国家大事全由最高当权者秘密垄断│正是极权制度最重要最本质特色。中共外交(何止两岸)从来都是独裁者的禁脔,甚至连高层成也无权过问,更惶论提出异议。不少人欣赏毛美和解由密使作业推动,却忘了毛周外交连串失败的恶果,而台湾正是受害者之一。

从根本上说,中国民主运动从康梁、孙中山、五四运动到台湾党外、中国六四学潮,近百年来所力争的就是要打破中国政治的不公开乃至黑暗的传统,今日港台自由的新闻界,包括我们办这样一本杂志,同中国大陆的根本区别,不就是在于信奉读者知的权利是出版的最高准则,不断地揭露共产党的愚民政策吗?从大陆媒体至今看不到「陈水扁」三个字可以想见,两种新闻制度差别之惊人。

两岸密使会晤促成了九三年辜汪会谈,也许是这次密使新闻中,最骄人的一笔。也为务实派政客提供有力佐证,几乎无人可以否认,在双方缺乏互信的条件下,秘密管道的必要性。但是,第二次辜汪会谈提供了另一种选择。李登辉九五年访美引致中共长达九个月文攻武吓,提出三不政策后但江泽民在其间还公开表示欢迎李到北京来,他也可以去台北。终于在克林顿九八年夏访问大陆后的十一月,实现了辜汪上海第二次会晤。可见,公开的大局发展趋势是决定性因素。

从密使新闻揭出的苏志诚与南怀瑾的「不愉快」,可以看出密使作业的个人随意性弱点。苏指南凌驾于两岸领导人之上,南指苏过河拆桥。而要求秘谈双方签字,都是无章可循的做法。而在北京方面,掌控对台决策更是权力斗争的一部份。因此,密使政治总是带著个人功利和不受监管的色彩。密使内幕暴露中共武吓真相

李登辉执政十二年两岸关系,全部分歧可归于一个焦点之上,那就是对台用武问题。质言之,台北终极目标就是要中共放弃用武力,而中共也知道对台只有「武力」一张牌有威力。这次密使曝光最有价值之处,就是提供了评估中共用武可能性的一份机密资料。原来李登辉提出「两国论」也由密使管道知会了北京,北京表示「理解」,但「骂还是要照骂」。就像清朝皇帝常用的御批「知道了」一样,中共并不像它口头大义凛然那样看待台北的分裂主义。

这使我想起不久前的往事。在九五年大陆文攻武吓高潮中,我出席郑安国邀约的一个聚会,香港新闻界的代表们几乎都在担心「何时打?怎样打?」当问到我的看法时,我明确表示「不会打,肯定不会打。」反应似乎是举座皆惊,齐问我根据甚么。今年五二?陈水扁就职演说当日,在港台的座谈会上,众人也多从武力统一上议论,我提出「五二?不会打,五二?之后更不会打。台湾问题是政治问题,只有政治手段才可以解决。」其后在光华新闻文化中心的港台学者新闻界讨论会上,我再次提出中共在民进党上台后正寻找新的对台政策,不会使用武力和武力威胁的看法。记得与会的魏承思兄发言说:「我没有金钟那样乐观,打台湾只是时间问题,它没有准备好,准备好一定打。」(大意)对和战问题,他一直持「以战逼和」的观点,包括他在本刊三月台北座谈会上的发言。当然,这次他发表密使内幕时并未触及攻台问题。大陆不民主密使现象还会继续

本刊从一九九四年针对一九九五闰八月攻台之说起,一直高度关注武力攻台问题,我和本刊顾问许行、阮铭等人多次撰文都指出中共「武力攻台」将面临的困境,而认为文攻武吓不等于战争前奏,否定武力攻台的实际可能性。

六年过去了,来到了新世纪。最近钱其琛、迟浩田、江泽民都分别透露了「口头不会放弃,但实际不会打」的信息,加上密使资料,可以得出甚么结论呢?我敢说,以两岸内部与互动的发展趋势来看,以武力解决统一的可能性,只会越来越低。我们的判断至少在近六年的风浪中经受检验是正确的。我们所依据的,虽然也有若干中共内部的资讯,但更主要的是理性的分析,包括一场现代战争将引起的多重危机和中共受制于国内国际的许多局限,也包括对中共第三代领导层的客观认知与评估。

我想特别指出一点,那就是我们这些在中共统治下生活过、又长期研究中共体制的人,对他们口是心非,说一套做一套的双重性格,有比海外长期生活在讲究诚信的、法制和民主的社会中的人们有更为深刻的感受,我们知道太多愚弄人民的事实,每个人都有受骗的痛苦记忆,并深知他们不如此便一天也混不下去。两岸密使内幕为我们提供了一份认识中共的绝妙教材,希望那些昧于良心为中共摇旗呐喊的打手们能够由此得到一点省悟。

不可否认,只要中共人治的基本性质不改变,无论台湾民主如何透明,密使现象都会继续存在,只有在大陆政治民主化之后,两岸密使运作才会减少到辅助性的最低限度。就像二十世纪的密使纪录都与极权政府联系在一起而不容于欧美民主国家那样。(http://renminbao.com)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