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报
 

江泽民为何是武汉肺炎的总源头(1)(多图)

肖辛




法轮功祛病健身效果非常明显,学者众多,就遭到中共时任党总书记江泽民的妒忌,江开动国家机器,在全国范围内进行丧尽天良的迫害,导致「天灭中共」。

【人民报消息】(人民报记者肖辛综合报导)谈起瘟疫,总会想起印象非常深刻的两个历史故事,既可以让人明白瘟疫的真正来源,又可以让人知道如何避开这个可怕的灾难。

历史上规模最大的瘟疫要属古罗马遭受的瘟疫了,前后经历了400多年,而这400年瘟疫史中,有300年是古罗马迫害基督徒的历史。公元54年至68年间,古罗马皇帝尼罗(Nero)故意在罗马城纵火,然后嫁祸于基督徒。为了煽动民众的反基督教情绪,尼罗指使一些理论家编造了不少针对基督徒的谣言,把所有古罗马社会的恶行都强加在基督徒身上。尼罗还命令将不少基督徒投进竞技场中,罗马权贵们在大笑中看着这些人被猛兽活生生地撕裂咬死。他甚至吩咐人把很多基督徒与干草捆在一起,制成火把并排列在花园中,然后在入夜时点燃,照亮皇帝的游园会。

60年后,即公元125年,罗马发生第一次大瘟疫(Plague of Orosius),夺走一百万人的生命。尽管如此古罗马依然没有放弃迫害基督徒的法令,40年后,即公元166年,罗马发生第二次大瘟疫(Plague of Antoninusor Galen)。「每天死2,000人,皇帝Marcus Aurelius也未能幸免。罗马人口被灭掉三分之一,首都君士坦丁堡死了一半。」

80年后,即公元250年,僭主德修斯发出敕令,命令基督徒必须在选定的反悔日放弃自己的信仰,否则将受到地方总督的审判。身为基督徒的政府官吏或被罚为奴隶,或被没收家产;最坚定者被处死。至于平民,处境更是悲惨至极。

这一次间隔时间很短,同年,罗马开始第三次大瘟疫(Plague of Cyprian),每天约死5,000人,波及整个罗马,一直持续16年之久。可是罗马皇帝依然没有警醒自己的错误,公元303年,戴克里先皇帝又发出敕令,开始了「罗马帝国政府发动的最大一场宗教迫害」,众多摧毁教会、收缴圣经和屠杀教士的暴行发生。伴随着对基督徒的迫害,罗马帝国不断遭到天灾和瘟疫的打击,经济状况不断恶化,日耳曼部落和波斯帝国也开始侵犯边远地区,罗马帝国走向没落。

公元542年,罗马开始第四次大瘟疫(Plague of Justinian),历史学家伊瓦格瑞尔斯亲身经历了这次结束性的彻底惩罚。此次瘟疫之强大波及整个欧洲大陆。强大的罗马帝国被彻底摧毁。

看似强大的帝国,铁打的江山,却在瘟疫中被彻底摧毁。中国从古至今也都有瘟疫流行的历史,可是很多皇帝因为敬天信神的缘故,往往使瘟疫能够得到一定的抑制和消除。有一个与天遣有关的故事给人印象很深。

明朝人缙云在未取得功名之时,元旦早起,出门遇见很多大鬼,形体面貌狰狞,于是大声呵斥问因,众鬼回答说:「我等疫鬼,每年初来到人间散布疫情而已。」缙云说:「我家也有吗?」鬼说:「没有。」缙云说:「为何得以避免?」鬼曰:「您家三世积德,看见人有恶行则阻止,有善行则表赞,子孙应当显耀门户,我们怎么敢进入?」说完就不见了。这一年瘟疫盛行,只有缙云家的人没有染上。

贞观二年,长安大旱,蝗虫猖獗。唐太宗视察灾情,看到很多蝗虫,便抓了几只蝗虫在手,对它们说起话来:百姓靠粮活命,你们却吃他们的粮食,你们就是百姓的害虫!百姓有什么问题,也都是我一人的过错。如果你们这些害虫有灵,就把我的心吃了,不要再祸害百姓!说完就要吞食蝗虫,左右近侍马上劝唐太宗不可入口,说蝗虫不干净,吃了恐怕会生病。唐太宗说:「朕要的就是这效果,我希望老天把灾祸降在我一人身上,我为什么要害怕得病啊?」然后不顾侍从的拦阻反对,就吞下了蝗虫。当年,蝗灾就消除了。

这些中外的古代故事说明灾祸是有原因的,大的灾害是有大的原因的。

名画《基督殉道者最后的祈祷》(The Christian Martyrs Last Prayer),描述了古罗马残酷迫害基督教徒的情景:竞技场周围的柱子上,左边是遭受火刑的基督徒,右边是十字架处死的基督徒,中间一群基督徒则将被猛兽撕碎,而看台上无数的民众毫无同情心的观看着这惨烈的情景。这是古罗马帝国大批大批的人被销毁的原因。

中共掌实权的江泽民由于妒忌修炼法轮功的人太多,已经达到一亿人,于是在1999年开动国家机器镇压信奉「真、善、忍」的佛法修炼群体法轮功。

江秘密下达了「政治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

江泽民不但下令把500名法轮功修炼者投入上千度沸腾的钢水中化为乌有,而且活摘法轮功修炼者的器官谋取巨额暴利,至今没有停止。医生们对病人家属说保证这些器官是「健康的」「好的」。说明他们知道修炼法轮功是强身健体的,所以才敢对病人做出这样的保证。

既然修炼法轮功是好的、是强身健体的,为什么谁要修炼就消灭谁呢?这样的政府岂不是邪恶的?!

下面我们来看看江泽民领导的中国共产党是如何用性虐待来摧残法轮功修炼者,让他们放弃对「真、善、忍」天理的信仰。

● 九死一生在美国国会大厦见证中共的邪恶




尹丽萍在听证会上含泪讲述她在沈阳「黑监狱」遭受群体性侵害的恐怖经历。



图为受迫害前,尹丽萍和孩子。

2016年4月14日,从中国辽宁逃亡到美国的法轮功修炼者尹丽萍,在美国国会大厦里举行题为「中国广泛使用酷刑」的听证会上,曝光了中共监狱对她实施轮奸的犯罪事实。

「他们四五个男犯人把我扔到了床上,有摁胳膊,摁腿的,其中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骑在了我身上猛砸我的脸和头,我被打的记忆就停留在这里……等我醒来时,我的身旁已经躺了三个男人。我被他们群体性侵害的时候,还被录了像。」尹丽萍泪流不止。

在听证会上,CECC主席、美国国会资深众议员克里斯‧史密斯(Rep. Chris Smith)说:「最终,那些人发动和参与的残酷迫害都会被人们知晓。以纳粹为例,直到今天他们还在被追查。」

出席听证会的美国国会宪法和民事司法小组委员会(Subcommittee on the Constitution and Civil Justice)主席、联邦众议员特兰特‧弗兰克斯(Rep. Trent Franks)说:「你们(证人)的努力不会白费,只有神知道你们今天在这里作证的成果,你们担当起了责任,让你们的善和对人类的承诺在这次听证会上占了上风。」

中共自1999年迫害法轮功以来,为了达到让法轮功修炼者「转化」(强迫放弃修炼)的目的,极尽邪恶之能事对女性和男性法轮功修炼者进行性迫害,给他们身心带来极大的摧残。

被誉为「中国良心」的人权律师高智晟于2005年致信给当时的中共领导人,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他在信中写道:

「几乎是百分百的女同胞的女性性生殖器、乳房及男性性生殖器,在被迫害过程中都遭到了极其下流的攻击,几乎所有的被迫害者,无论你是男性还是女性,行刑前的第一道程序那就是扒光你的所有衣服,任何语言、文字的功能都无法复述清或者再现我们的政府在这方面的下流和不道德!」

中共《刑法》第236条有规定,轮奸是指二人以上违背受害者意愿,强行发生的性行为,又称为集体强奸。有二人以上共同犯之者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江泽民一直在践踏中共自己的法律,肆意对法轮功修炼者进行惨无人道的性迫害,仅仅因为他们修炼法轮功,认同「真、善、忍」。

本系列文章意在揭示中共对法轮功修炼者进行性迫害的卑劣手段、惨烈程度及其严重后果。

此篇揭露中共使用轮奸这一令人发指的手段转化及迫害女性法轮功修炼者的罪恶。

●「陷在极度的恐惧和痛苦中」

2001年4月19日那一天,尹丽萍和另外8名女性法轮功修炼者被马三家劳教所秘密转押到一个极特别的地方,一所黑监狱——沈阳张士教养院。

她们九人被分到劳教所的小白楼,门口有警察值班。她被分到第一房间,里面有一张大双人床,四个男人早已候在那里。

她上厕所时看到一个大房间里至少躺着三十多个不同年龄的男人在睡觉。

到了晚上10点,那四个男人仍不走,她让他们走,说要睡觉。一个男的说:「睡觉?你要睡觉?哈哈。这里不『转化』(强迫放弃修炼)没有让睡觉的,有一个女的在这里『炼』到十八天都没睡觉,最后炼成了精神病。」

恐惧笼罩着她。

这几个男的不久被换走睡觉去了,又来了四五个男的,之后又换了一波人。走廊里充斥着嘈杂声、砸门声,龌龊的骂人声。

突然间走廊里传来了法轮功修炼者邹桂荣(已被迫害致死)凄惨的喊叫:「丽萍,丽萍,我们从狼窝又被马三家送到了虎穴,这个政府都在耍流氓 了!」

她们俩拚命冲到走廊,紧紧抱住对方。男犯人们不停地打她们。她的衣服被撕碎了,几乎一丝不挂。

她和邹桂荣被拽回了各自的房间。四五个男人把她扔到床上,后来她被打昏,再后来……她被轮奸。

等她醒来时,发现身边躺着三个男人。紧挨着她右边的男孩不到20岁,在她身上一阵乱摸。其他两个男的手脚都不闲着,其中一个挠她的脸,用腿来回顶她的下身。

她的头部旁还坐着一个男的,手不停地摸她的脸和头。她腿的间隙处还站着两个,一个在录像,另一个在看,嘴里说着不堪入耳的脏话。

她的脚下不知还有几个男的,有人挠她的脚心,有人说着脏话并狂笑。

她听到有人说:「你别装死啊,死了也得『转化』。」

「我无法相信眼前这一幕,一口鲜血涌到嗓子眼。我的思维又一次静止下来,床上,床下,床左,床右一切的一切喧嚣,好像离我是那么的远,那么的遥远 ⋯⋯ 那个声称『伟大、光荣、正确』的党它原来如此地流氓。」许多年后,她在曝光这段血泪史时写道。

到了第二天晚上,昨晚的那一幕再次上演;第三天,不堪回首 ⋯⋯

到了第四天,来了一群警察,她和邹桂荣被两个警察架走。

在那几天中,她对值班的警察说:「我们活着出去一定会告你,我们如果死在这里,我们的灵魂绝不会放过你⋯⋯ 」

为了任冬枚,她们九人中的一个未婚的大姑娘,几天没吃饭而虚弱不堪的她找到警察说:「你们如果还有人性就不能伤害她。你们也有女儿。」

「多年来我从来没有把那里的经历详细地写出来,是因为我的精神已经崩溃,不敢也不愿想起。因为想起它,我就会陷在极度的恐惧和痛苦中。」

她后来得知,在她们九人去那里之前,已有33位法轮功修炼者遭到惨烈的性迫害,有的被折磨成精神病。

2016年4月14日,尹丽萍在听证会上泪流不止,她和那几位被迫害离世的法轮功修炼者曾相约过:「其中谁能活着出去,就要把这么毫无人性的迫害告知全世界,今天我九死一生来到了这里,讲出了她们再也无法讲出的话。」

尹丽萍在中国曾7次被抓捕,6次被迫害至奄奄一息抬回家,3次被判劳教,经历了9个月的奴工迫害。在马三家劳教所,她曾被注射不明药物,并被无数次地野蛮窒息性灌食,几乎失去生命。

● 她们被送进男牢

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将辽宁沈阳马三家教养院定为洗脑试点,向全国推广,要求教养院至2000年底对法轮功修炼者达到百分之百的转化率。

2000年10月,为达到所谓「转化率」的指标,马三家劳教所将18名法轮功女修炼者扒光衣服投入男牢房,任男劳教人员强奸、轮奸、污辱,导致至少5人死亡、7人精神失常,其中一个年轻的未婚姑娘被强奸后怀孕,目前孩子已经十多岁,她本人被摧残致疯。

马三家警察还叫嚣:「什么是忍?『忍』就是把你强奸了都不允许上告!」许多女法轮功修炼者告诉亲人:「你们想象不到这里的凶残、邪恶……」

丑事曝光后,马三家劳教所竟撤掉男牢,欺骗国际社会称没有男牢,以抵赖罪行。

2001年5月24日,在黑龙江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副所长史英白、十二队队长张波等狱警把非法关押在十二队的刘凤珍、杨慧玲、宋玉素、吴淑莲、曹连弟、吴新如等五六十名拒绝「转化」的法轮功女修炼者,强行送进男劳教队摧残折磨,被绑、吊、毒打、电击、24小时罚站等,其中有几个女修炼者被警察和犯人轮奸。

2002年8月至12月,贵州女子劳教所曾将法轮功女修炼者关入男所(即中八劳教所)警备大队的不足四平方米的禁闭室,由两名男吸毒劳教人员(一人叫王建强,贵阳人)猥亵、奸污。两犯人还将冰块塞进她们的阴道。

● 七旬老妇遭警察性虐致昏

70岁孤寡老人邹锦,湖南省长沙市法轮功修炼者,2001年2月,被雨花区井湾子派出所警察雷震等绑架,同年11月18日,被枉判9年。

在长沙市第一看守所,邹锦老人受尽摧残。一天晚上,因她不配合「审讯」回答问题,雷震等两警察将她拖到床上,绑成「大」字型,剥掉她的裤子,竟丧尽天良地轮奸了恐怕比他们母亲年龄还大的老人。

奸污后,狱警又将电棍使劲塞进她的阴道里电击,逼她招供。老人不配合,痛得大声喊叫,直到昏迷,警察才将电棍从阴道里抽出来。

邹锦老人下身鲜血直流,之后的一个月里,下身肿胀疼痛,不能坐,不能走。

奄奄一息的邹锦被监外执行。禽兽般的强奸恶行使老人备受煎熬和屈辱,身体越来越差,下肢瘫痪。2011年3月的一天清晨,77岁的邹锦在极度痛苦中凄然离世,当时离她九年冤期期满还差一个月。

●「攻坚室」里的强暴

法轮功修炼者周女士,当年28岁,被非法关押在贵州省女子劳教所严管队。她被狱警队长顾兴英关在一楼的所谓「攻坚室」(对法轮功修炼者实施「转化」迫害)时,三个男人进来,将她强暴、轮奸,持续四五十分钟。

三人出来时,边走边笑,甲问:「好不好玩?」乙答:「不好玩,她要反抗。」丙说:「把她搞了,还是不敢把我们怎么样,老子就不相信会遭报。」

第二次,周女士被关押在三楼的「攻坚室」。两个男的被顾兴英叫进去,他们让人把周女士的手脚铐在铁床上,将她再次强暴。

两次轮奸发生后,顾兴英叫包夹(监管法轮功修炼者的刑事犯人)去打扫卫生。包夹在背地里说:「要是没亲眼目睹,真不敢相信警察竟是这种东西。」

● 三个晚上19岁姑娘被轮奸十四次

在山西省长治地区精神病院,许多法轮功修炼者进去之后要「过三关」。

第一是「拳脚关」,被打得浑身没有一块好肉;第二是「迷药关」,被强行灌入药水药片,整天处于迷糊状态,然后写下所谓放弃信仰的检讨书等;第三是「禁睡关」,禁止睡眠,有时24、36、48小时不让睡觉。

对女性法轮功修炼者来说,还有第四关,即「强奸关」。

在长治精神病院里,19岁的肖姑娘在三个晚上被轮奸了十四次。她的胸部和下体被施暴者用香烟头烫出了一个个疤。她最后躺在床上不能动弹。

● 手脚被铐上 在车里遭轮奸

2001年7月,河北邢台公安局与邢台桥东公安局成立「反法轮功项目组」,绑架了大批法轮功修炼者,并对他们进行酷刑折磨。

警察们将法轮功女修炼者的衣服剥光,用竹条抽打她们,用电棍电其乳房、阴部。

一些法轮功女修炼者在被押往看守所的路上,被警察铐住手脚、在车上遭轮奸。一警察还向人炫耀:他一人就曾强奸过三名炼法轮功的。

● 行恶者的下场

原辽宁省政法委书记丁世发现已基本处于植物人状态,退休之前已患脑出血多年,早已不能生活自理,现在连家人也不怎么认识。丁世发曾积极参与马三家劳教所迫害法轮功修炼者。

马三家原副政委金宝林,52岁暴死在办公桌上;马三家原女一所所长周芹,祸及直系亲属四口人一年内去世;马三家女警薛凤,肝病58岁死亡。

黑龙江抚远县供电所所长任强,曾经调戏女法轮功修炼者,五天后突然病死。

山东沂水县沂水镇镇政府工作的蔡伟借酒对被关押在城郊派出所的女法轮功修炼者施暴、耍流氓。2007年4月14日晚,蔡伟遇车祸身亡,年仅36岁。

河北保定蠡县看守所警察李国昌,猥亵、侮辱女法轮功修炼者,2000年冬突然瘫痪,虽久经治疗,仍离不开拐棍。

河北盐山县看守所所长章松岭曾无耻下流地对着法轮功女修炼者说:「……把你们都强奸了,看你们还炼不炼?」此后不到半年,他暴病身亡。

……(未完待续)△

资料来源:
明慧网《中共惨绝人寰的性迫害(1)轮奸》
大纪元《敬紙:治療瘟疫的良方》


文章网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20/2/1/70320.html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