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付过年逼婚 租友平台陷阱多藏春色(图)
 
2019-1-29
 



一租友网站首页显示多名待出租男女的照片和信息。临近过年,该网站主打过年租友回家业务。

【人民报消息】黄历新年一天天临近,为了应付家人催婚的租友市场再次「火」起来,各大社交平台相继出现租女友、租男友的相关信息,租友网站、租友APP也火热起来。

然而在众多受访者中,多数人都有过被骗定金、路费的经历,相关的报导也时常见诸媒体。

据《新京报》2019年1月28日报导,记者调查发现,目前租友平台几乎不审核用户信息,充值为会员后还可对原本保密的他人信息进行查看,一些平台甚至暗藏色情服务信息。

被催婚 租女友过年应急

「我妈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我赶紧领一个女朋友回家过年,前几年我妈对我找的对象各种挑剔,但现在她觉得只要是女的就足够。」河北张家口的梁先生说起自己租友的原因颇有些无奈。

今年31岁的梁先生因为姐姐、弟弟都已结婚生子,所以他的婚姻问题就成了家里的「焦点」。每次回家过节,都会面临父母和亲戚的盘问,没有办法只好寻思在网上雇个女朋友「应应急」。

「其实这种事情确实不太靠谱,我也知道很容易上当受骗,希望今年能应付过去,明年还是正经地找一个相亲对象吧。」

21岁的四川女孩艾文有过3次出租自己的经验。艾文介绍,她平时会在QQ群内发布「绿色」出租信息。所谓「绿色」就是不涉及性,过年和男生回家可以见亲戚好友,参加聚会不喝酒、居住同一房间不同床、收到红包等礼物也交给对方。

当问及如何收费和支付时,艾文表示,每天收费1,500元,同城可面谈,异地需对方购买车票,交易通过租友平台进行,这样对男女双方都有保障。

花费之后 再也联系不上

网络租友的起源最早能查到的是2008年,一名叫「陈潇」的女孩出租自己的闲暇时间,此后,越来越多的人有了租友的需求。

2011年有一些商家通过电商平台提供租友服务,随后一些租友网站和App租友平台也随之诞生。

起初,梁先生就是通过租友网站和婚恋网站寻找出租者,但这些网站都要求注册会员,才能看到租友联系方式等信息。

短短两个月内,梁先生已加入7个网站的会员,而这些平台会员费用最低的也需100元。但注册缴费后,消息就如石沉大海,几乎没什么回应。

多次寻找后,一位女子表示可与梁先生一起回家过年。很快,两人约定进行线下见面。为了证实对方不是骗子,对方表示可以当面签订租友协议。「那个女生平时租赁费用为500元一天,过年每天则需要1,000元,如果是回家过年住同一间房3天,则需支付5,000元。」感觉女生把自己当成物品在出租。

按照女方要求,梁先生在见面前先向对方支付200元的定金,而在见面后又向女方支付500元一天的租赁费用。

见面期间应女方要求,两人在电玩城玩,花了近500余元,再加上吃饭花费的几百元,梁先生一天内消费了近一千元,这还不包括200元定金和500元租赁费用。事后,梁先生与女生没有再联系上,他感觉到自己被骗。

网上租友 赔了定金和机票钱

元旦之后,在京工作的李响通过社交聊天APP,认识了一位来自新疆乌鲁木齐的姑娘,最后双方以900元一天的价格成交,姑娘来往路费及吃住由李响支付。

双方视频聊天后,姑娘把个人身分证信息发给李响,李响也为姑娘购买了往返机票,并支付100元定金。当天,两人在线还沟通去哪里游玩,面对父母及亲朋好友的问题如何回答。

但让李响没想到的是,第二天姑娘以担心个人安全为由将李响拉黑,电话也无法打通。机票退费、定金和红包无法要回,李响损失上千元。

租友有风险 引发多起纠纷

除了诈骗钱财,租友也涉及一些其他风险。据媒体报导,徐州人高某一直在浙江打工,父母隔三岔五地催高某结婚。2014年过年前,为了向父母交差,高某租了「女友」带回家,骗父母说在打工时找的女友。

这位「女友」是在徐州上学的「90后」大学生谢某,为了赚钱出租自己。在过年期间,高某与租来的「女友」越过了「雷池」。租赁期结束后,谢某拿到了酬金,高某也继续外出打工,两人各奔东西。

几个月后,谢某却发现自己怀孕了,无奈之下,只好去做人流手术。但是经过多次电话联系,高某均表示拒绝承担任何费用。于是谢某到徐州鼓楼区司法局法援中心寻求帮助,最终经调解,双方达成赔偿协议。

根据裁判文书网相关判决书显示,租友还引发过多起刑事案件,其中一起案件中,应聘的女子被杀害。

色情团伙蹭上租友平台

除了专门的租友平台,一些人也通过QQ建立租友信息交流群。

这些租友来自全国各地,有的群内已有近千人。大多数QQ租友群的男性比例在60%、70%以上。当记者以女性账号申请进群时,很快通过申请审核,而换用男性账号申请入群时,却迟迟没有被通过。

QQ群中有成员不断发布出租和求租信息,这些出租信息以女性出租信息居多,均称「绿色租友」。

记者随机联系5位发布「绿色租友」信息的女性,2人表示回家期间仅可以牵手,每日在1,000元左右,不同房。另3人表示,过年期间回家可同床发生性行为。有一名出租者称,牵手拥抱每日800元,若需同床发生性行为则需每天1,500元。一名居住于北京市海淀区永泰园小区的女性表示,自己并不租友,只提供色情服务:「2,500元一夜,1,000元4个小时,全套服务。」

另外,在各租友网站上还有一些男性标出免费对外出租的信息,但实际上这些男性并非无目的地免费陪同女生游玩、回家过年,而是以女生与其发生性行为作为回报。

「租友回家过年,虽然出发点是为了让家人安心、放心,但其实也骗了家人。」包括梁先生在内的多名意图租男女朋友回家的受访者均表示租友确实不太靠谱,除了各种陷阱,即便如愿租到男女朋友回家,也只能算是应付父母逼婚的「善意谎言」,长久之计,还是得找一个相互喜欢的人结婚生子。

家长反对儿女租友应付

作为家长,老人们更反对儿女们租友回家应付。

「租男女朋友可以应付一时,无法应付一世。」年近六旬的李大爷说,多年前就听说一些孩子为了应付家人逼婚,租友回家过年,但作为家长来说,没人能认同这一行为。父母看到孩子一天天长大,希望孩子早日有个家庭乃是人之常情,如果让父母发现受骗,那种伤害无法弥补,「我宁愿儿女们暂时单着,也不要去租友。」

现在生活成本高,工作节奏也快,适婚人士生活压力大,恋爱、结婚年龄也在推迟,面对家人的催促,也就出现租友过节这一现象。租友市场的出现并不是正常现象,但这些地下交易很难杜绝。单身贵族现象越来越多,伴随而来的地下租友市场也越发泛滥,这其中存在很多风险和乱象,有些不法份子利用租友市场进行色情服务、诈骗等违法犯罪行为。

年轻人要解决婚恋问题还是得扩大交际范围,增加交往机会。△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