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山命案 恶男持刀砍人反被杀(图)
 
2018-9-3
 



电动车男子反被杀事件引爆社会舆论,民间力挺电动车昆山宝马车男子持刀砍杀男子。

【人民报消息】(人民报记者唐飒芮综合报导)8月27日,江苏昆山街头发生一起砍人案,两名男子因交通事故引发冲突,一名宝马车司机挥刀砍向电动车司机时跌刀反被杀死。事后,涉事两人身份曝光,事故中身亡的宝马男在当地属于恶霸级人物,人称「龙哥」。

砍人不成反被杀

8月28日下午,江苏省昆山市公安局官方微博通报称,8月27日晚间9时许,江苏省昆山市震川路发生一起杀人案,造成1人死亡、1人受伤。

网传视频显示,昆山震川路某路口,一辆公交车正在等红灯,后方出现的一辆宝马车想从非机动车道右转,结果一辆骑电动车的男子挡住宝马车的去路。

这时从宝马车下来一男一女,白衣男子跟电动车男子交涉,结果双方发生争执,宝马男在推扯电动哥后,回身到车内取出一把刀,冲着电动哥就砍,多次疑用刀背拍打电动哥的脸后,刀具不慎掉落,电动哥见状捡起刀具,反杀宝马男。

事后昆山警方证实,宝马车司机刘海龙(36岁)与骑电动车男子于海明(41岁)因行车纠纷发生口角,后者捡起前者掉落的刀具,将其砍伤致死。目前于海明也受伤,但无生命危险。相关案件仍在调查中。

龙哥被砍死 天安社曝光




自称兄弟商会的组织天安社人员聚会合影。

由于死者意外身亡,其身份、背景陆续被曝光。据悉,刘海龙,甘肃人,当地属于恶霸级人物,人称「龙哥」。出事时,他的宝马车内放有土枪和仿制手枪,车上有一男两女,两女尿检呈阳性。

他生前曾多次因抢劫盗窃敲诈等罪获刑。2001年至2014年期间,他至少5次被关,刑期累计达9年半。此外,他还是「天安社」成员。

微信公众号「每日人物」指出,天安社是一个高调又隐秘的网红团体,由近百个以「天安永存」为注册名的账号组成,天安社是当地的黑社会组织,拥数百万忠实粉丝。

该组织的成员常在一起纹身、喝酒,甚至拍一下黑帮小电影。此前,天安社微博发出一部叫《兄弟之义字当头》的电影,2017年4月14日在中国播放平台优酷首播,他们甚至还在大连成立「天安恶霸犬俱乐部」,成员均以「永」字命名,如永兴或永宁等。

值得留意的是,刘海龙于2018年3月获得昆山市见义勇为基金会颁发的证书,证书赞扬他伸张正义、维护社会治安、为保护国家及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做出贡献。

求饶无门 反击成功

而电动哥于海明,网传他是当地一家酒店的保安队长,曾有过特种野战军的经历。

但也有自称是于海明前同事的人爆料,称于海明并非当过特种兵。他在当地一家酒店任职,为分管电工工作的负责人。

于海明是陕西宁强人,在外打工多年,过年过节才能回到老家。他的哥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10多年前,于海明和前妻离婚,2008年之后,他先后来到浙江和江苏昆山,在昆山认识现在的媳妇,成立新的家庭。此前,于海明曾在工地和煤矿打过工,也曾学过厨师在酒店工作。

去年于海明17岁的儿子突然查出患上淋巴癌,到目前为止还在治疗。「他儿子跟着前妻,知道儿子得病后,东借西凑凑了近10万元给儿子治病。」于海明哥哥说,然而祸不单行,去年11月69岁的父亲查出脊髓炎,不到2个月父亲就去世了。

去年,昆山这家宴会中心开业,于海明到这里工作。他的同事向记者介绍,于海明一米七多,平时工作比较认真。宴会中心晚上客人较多,为了保证电路正常运转,他经常加班到八九时下班是常态。

据他的同事透露,于海明为人和善、待人友好,并不是喜欢冲动的人。

和善的性格为于海明带来一定的「好人缘」。于海明的好友赵刚介绍,于海明「出事」后,汉中的老乡都很关注,主要是关心他的伤势和之后的责任判定。「老乡们现在都商量着,帮忙凑请律师打官司的钱」

网络上传出于海明事后向警方供述事发经过的供词内容:「他们撞我单车后面,还说我挡了他们的路,三个人打我,我不敢反抗。刘海龙去拿刀,叫我跪下让他砍头,我不敢,求他饶了我的贱命。他不同意,用刀身拍烂我脸,牙齿掉落,我觉得就要死了,心里悲哀。我觉得反正都要死了,拚命算了,不求人了。就去抢刀,抢到了,赶紧刺他两刀。他说车里面有枪,叫我别动,等他拿枪来毙了我,我就追上去猛砍,直到他倒下去。」

砍人案引发外界极大争论

不少网友表示,宝马男手持刀杀人,电动哥在躲避过程中捡起掉落刀具反击,属于正当防卫;也有网友认为电动哥追砍宝马男,并致其死亡是防卫过当。

以下是多数网友的反馈:

「我看了视频,觉得是正当防卫。1. 普通人在当时那种情况下,没有专业知识及理智来判断做到哪一步是刚刚好。这个连专业人士都在讨论。2. 当时流氓一边这么多人,又动刀先砍人。虽然后来被砍流氓跑向自己的车,如果是我,我会认为他是跑去车里拿其它武器,在这种激情搏杀情况下,肯定会本能地追上去砍杀。3. 这个案子如果判过失杀人甚至防卫过当,会有社会后遗症。防卫一方,遇到紧急状态,又得冷静判断反击尺度,又得保护自己保护攻击者,太难了,这是对武林高手的要求呀!」

「骑车人不应该判刑,反而要给宝马车上的其他人判刑,事情是由他们引起的,他们都还是黑社会分子,现在不是反黑扫毒吗?管制刀具都在车上,他们说不定还有其他没查清的犯罪事实呢。」

「昆山市有重大问题,黑社会人员见义勇为,玩笑太大啦。」

「如果把骑车男判了,那这些流氓、地痞还不知道有多嚣张,难道百姓就应该如草芥吗?」

「要不是刀没掉,死的就是另一个人。」

「刀,哪来的?车上的。车呢?宝马男的。你拿到刀干什么?所以,电动车男子,是除毒瘤的平民英雄。而宝马男该死。」

「宝马男才是死了活该!电动车主明显正当防卫。」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打过架,真要打起来有几个有理智。况且对方还拿刀,分明就是你死我活,还有谁有心思想对方会不会死。」

龙哥遭反杀事件发生后,网络上讨论的重点大多集中在于海明是否是正当防卫这个法律问题上。其实,这个问题很大程度上是一个伪问题。任何一个具有常识、在看了龙哥被反杀视频、了解两人相关信息之后的人,都可以知道于海明不仅仅是正当防卫,还是为民除害,见义勇为,替天行道。

迫于舆论的压力,9月1日,昆山检察院通报称:昆山市公安机关以于海明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为由对该案作出撤销案件决定。△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