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谍疑云──谁令中国留学生群体蒙羞(图)
 
程晓容
 
2018-8-10
 



是中共称霸世界的阴谋计划,将大批中国留学生罩在了间谍的阴云之中。

【人民报消息】8月7日,美国总统川普关于某国留学生多是间谍的言论震惊四方。虽然未点国名,外界认为,这是指向中国留学生。有些中国学生怒了,也有评论人士冷静建言,留学海外,踏踏实实做人,把美国的价值理念带回国,才是最好。

究竟是什么原因,将大批中国留学生罩在了间谍的阴云之中?

引子──两个访问学者

2005年10月17日,在布里斯本市Griffith大学,历史学家辛灏年先生发表专场演讲。一位年轻的中国访问学者提出质疑。她说,是共产党使他们家有饭吃,有衣穿,她自己也能来到海外。她认为,辛先生离开中国,就没有资格在海外评论中国。

辛灏年回应说,如果今天你能讲出成串的事实,证明没有共产党就没有你们家,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那我就服你的气,如果你讲不出80多年来共产党对民族国家人民所作出的贡献,而我能讲出共产党对民族国家人民所犯下的罪行,那我这个访问学者和你这个访问学者就有一个重大的区别,那就是我是爱中国,你是爱中共。

有人为政府工作──纪先生的证词

2005年6月10日,澳大利亚昆士兰州《信使-邮件报》报导了一位中国留学生的故事。他险些被中共情报部门招募为间谍。

当年46岁的纪云生(音译)曾在布里斯班留学。1989年,他在申请赴澳学习签证时,被中共国家安全局的一名军官找到,对方向他许诺「高薪」,「他说我一旦进入澳大利亚,他们想让我给他们提供情报,他很笼统地说到有关报告关税和生活方式方面的事,我没详细问。但他非常清楚地警告我一定不要让澳大利亚政府知道。」

在离开中国的前一天,纪云生拒绝了这个建议,「那时我告诉他我不能干,我相信如果接受了这个提议就会永无终止。」

纪云生还说:「在布里斯班的中国学生中有间谍,我不能证明但心里知道,有一些人是为中国政府工作的。」

真实的威胁

在中国留学生涉嫌窃取美国知识产权的案例中,亿万富翁刘若鹏的名字赫然在列。

据NBC报导,2006年,刘若鹏进入杜克大学,成了「超材料」的专家史密斯(David Smith)博士的学生,他自称是史密斯的粉丝。2007年末,刘若鹏获得史密斯的允许,带了两名中国旧同事访问史密斯实验室。这两人的访问行程完全由中共出资。他们在史密斯实验室待了三到六个月,参加了几个项目,包括隐形斗篷。

趁史密斯不在时,他们偷偷给实验室照相,并将照片和所有制造隐形斗篷设备的参数带回中国。刘若鹏回国后,在他原来的实验室,建起了一个一模一样的设备。史密斯大吃一惊,说:「这听起来是偷窃。」

刘若鹏2009年毕业后,给同学发了一封电子邮件。他在电邮中承认,他向史密斯隐藏了自己的意图。他在史密斯实验室工作的同时,在研究如何将史密斯的研究在中国商业化。史密斯说,如果自己在刘若鹏毕业前看到这封邮件,刘若鹏不会从杜克大学拿到学位。

2010年FBI启动了对刘若鹏的调查。一些观察者,包括前FBI反情报助理主任,都相信刘若鹏实际上是身负中共政府的特殊任务而来。

2017年9月,入选中共「千人计划」的张以恒教授被FBI逮捕,他被控多项欺诈联邦政府罪。张以恒受雇于美国弗吉尼亚理工大学,其科研项目涉及美国能源部、美陆军科研办公室、空军科研办公室、国防大学研究仪器计划等重要机构。他也是中国科学院天津工业生物技术研究所研究员。

2018年8月1日,美国通用电气公司(GE)主任工程师、入选中共「千人计划」的郑小清被FBI逮捕,他被控涉嫌盗窃公司机密数码文件、提供给GE的中国竞争对手。

郑小清向调查人员供认,他在过去5到10个不同场合,使用隐秘手段窃取属于通用电气公司的资产。他还承认,他在中国工作或拥有的公司,从事与GE相同的技术业务,而且,他的公司尚未盈利,就已获得了中国政府的资金支持。

目前,中国留学生在美国的人数达35万,占所有国际学生的三分之一。美国情报和安全官员已对参议院司法委员会表示担忧,担心中国学生和学者被中共政府利用,在美国大学获取情报和敏感研究材料,构成对美国国家安全和知识产权的潜在威胁。

2018年6月6日,美国参议院小组委员会举行听证会,题为「千人计划:中共渗透和利用美国学术界的运动」(听证会后改名为「学生签证诚信:保护教育机会和国家安全」)。

在听证会开幕致辞中,参议院共和党第二号人物John Cornyn引用了联邦调查局局长Christopher Wray关于部分中国学生和学者构成安全风险的言论。他说,「大多数学生和访问学者出于合法原因来到美国。他们来这里学习,分享他们的文化,更多地了解我们的文化,并将他们的才能贡献给美国」。「但作为情报委员会和司法委员会的成员,我可以向你们保证,雷伊谈到的威胁是真实的……」

党无处不在

2018年4月18日,美国「外交政策」在官网刊出「中国共产党在全美多所大学建立政党支部」的报导,其中披露,在伊利诺州、加州、俄亥俄州、纽约州、康乃狄克州、北达科他州以及西维吉尼亚州,都有中共在大学里建立组织的现象。

这篇报导提到,来自中国的交换学生到达伊利诺大学后,他们在大陆的母校要求整团学生先成立临时党组织,去年10月还要求他们观看中共的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这些交换生还被要求汇报同学们的任何潜在的颠覆言论,回国后必须与老师们一对一开会汇报。

中共对海外学生的控制和影响始于上世纪80年代,与大陆留学潮同步,持续至今。拥有150个分部的「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CSSA)即直接受控于中共驻外使馆,完成中共的各项政治任务,监控当地的异议人士、民主活动和留学生本身。法新社的报导称,CSSA在一些国家与间谍活动有关。

近年来,有多名曾在美欧各大学CSSA担任主席的人士指证,中共操控海外学生会,将其沦为特务机构。

2005年7月,在比利时的一名中共特工投诚,指证所谓的「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CSSA)实质就是「欧洲战略情报暨安全中心」监控两年多的间谍组织的「掩护性组织」。该特工曾是比利时鲁汶大学「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的成员,在欧洲的大学和公司待了十年。他表示,以CSSA为掩护的中共间谍网遍布欧洲,搜集工业经济情报和异议人士的情报,上报到北京和中共安全部。

2014年,澳洲的《悉尼晨锋报》揭露了中共在澳洲大学的学生社团网络中进行间谍活动的普遍情况。报导指出,中共学生间谍通过网络监视其他中国学生,并在学生团体中举办维护中共利益的活动。随后,澳洲的各大媒体也相继跟踪报导澳洲学生网络间谍的事件。

2017年7月,堪培拉大学中国学生会主席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表示,参加中共使领馆号召活动的留学生可以获得回国就业方面的帮助,中领馆为其号召的活动提供旗帜、餐饭和车马费等。她还承认,她会向中领馆报告中国留学生组织的伸张人权的抗议活动,理由是「为了所有学生的安全」。

中共驻悉尼总领事馆前外交官陈用林表示,早在2005年他逃离悉尼领事馆时,就知道仅澳洲一地就有超过千名中共间谍。陈用林说,他在领事馆工作时,曾经管理澳洲境内的中国间谍。他举例说,中共会派这些学生间谍前往机场迎接访澳的中共领导人,让这些学生挡住抗议团体。中共还会命令这些间谍,帮忙政府收集澳洲情报。

认清中共

千千万万的中国留学生,带着父母的期望,到海外求学,追逐梦想。在这个庞大的群体中,有着许多刻苦成功的故事,也有不尽人意的劣迹表现。在一些场合、事件中,在晃动的中共旗帜和口号标语背后,在盗窃知识产权的行为背后,人们可以感到,中共意识形态、中共政权仍然在控制和影响着许多大陆学子,给他们和海外社会带来危害。

令人不安的,并非大规模的留学人数,而是那根红色的指挥棒。中国留学生由于在国内受到长期的洗脑教育,被灌输了中共的谎言宣传,难免以固有的、被党文化异化了的观念去看待西方的事物。尽管他们身处自由的学术氛围和生活环境,有些人却难以摆脱中共的思想烙印和实际监控。他们在中共投送的名利诱惑面前,在变异的「爱国主义」作用下,或可能因为国内亲人受到胁迫,而听命于中共,做出错事而不自知,反以为这是「爱国」之举,会受到国家的保护和支持。

当看到中国留学生为中共摇旗呐喊,监控同胞、告密、窃密时,自由社会的政府和民众自然无法接受这种利用自由、侵蚀自由的行为,他们的反感、警觉或敌意很可能从针对某个具体的犯案人延伸至一群人、更大的群体,甚至学生以外的华人社群。

事实上,抹黑留学生群体的,令绝大多数学生和华人无辜蒙羞的,不是别人,正是中共。近70年来,中共把它的假、恶、暴基因灌进了民众的头脑,紧紧地操控着所有的中国人。它利用国土、经济、文化、爱国情、亲情等各种因素绑架了十几亿人民,为了实现渗透和颠覆整个世界的目的,不惜玩弄国内和海外华人的情感、事业和名誉。

对于广大留学生来说,人在海外,理应珍惜良好的学术条件,更应认清中共的卑劣,摆脱邪恶的控制。只有远离邪恶,才能远离耻辱,才能获得光明的人生。△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