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生销售人员行贿4省 21人(图)
 
2018-7-23
 



在非法疫苗案的调查中发现,疫苗的仓库没有恒温设备,很多疫苗散放在地上,有的堆放在墙角处。

【人民报消息】(人民报记者杨令凯综合报导)据《南方周末》2018年7月23 日报导,中国裁判文书网,如实记录引发轩然大波的长春长生这些年快速发展背后的阴暗面。

仅可查询到的公开判决显示,从2003年起,长春长生的狂犬、流感、水痘、甲肝、乙肝等多个疫苗产品卷入行贿案件,向21名国家公务人员行贿,涉案地区有广东湛江、河南宁陵、福建邵武、安徽蒙城、安徽利辛、河南南阳、福建长乐、福建南平等地。

其中,行贿者既有长春长生本公司的工作人员,亦有代理公司广东立晖生物、河南生物技术研究所等代理机构和独立药代的身影。行贿地区相对固定,明码标价,行贿行为持续数年,受贿人员以防疫部门官员、工作人员和能够影响采购行为的医生(均为公立医院科主任或护士长)为主。

受害家长状告长春长生

随着疫苗造假事件持续燃烧,长春长生的更多黑幕被披露。

河南周口太康县农妇张樱山曾因孩子注射水痘疫苗产生不良反应状告过长春长生,在进行3年之久的诉讼拉锯战后,张樱山仅获3万余元赔偿。

张樱山对媒体表示,自从女儿在2岁时接种水痘疫苗出现全身青紫并昏迷之后,多次往返郑州、北京等地进行治疗、起诉、上访等,并希望与生产该疫苗的长春长生当面对质,却因各种原因最终没能获得应有的补偿,现在8岁的女儿免疫力下降、心脏不好,自己辞掉工作全职在家照顾她。

长春长生更多黑幕被披露

近日,前河南省商丘市宁陵县防疫站站长王峰被判刑8年3个月。就此,一起与长生生物疫苗有关的行贿案也浮出水面。

据《新京报》报导,王峰任宁陵县卫生防疫站站长期间,收受长春长生业务员吴玉海给予的狂犬疫苗、水痘疫苗回扣款164,000元。

吴玉海透露,除了给王峰行贿,他还同时给商丘市睢县、民权县防疫站站长李某、宋某回扣。他称给李某、宋某也是这个比例。

除上述案件外,长春长生为推销狂犬疫苗而行贿地方疾控中心负责人的事件至少还有2起。

2017年10月,李传涛、利辛县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单位受贿二审判决书显示,安徽利辛县疾控中心主任李传涛,收受疫苗回扣款及向他人索贿共近百万元,其中便包括长春长生给予的疫苗回扣款。

2017年12月,福建政和县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前副主任范治金和政和县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疾控科原科长何益智受贿案判决书显示,2014年12月至2016年3月,范治金曾先后7次共收受长春长生业务员陈某的行贿,每次收款均与何益智平分。

2016年3月,涉案金额达5.7亿元、销往24个省市的「山东疫苗案」曝光,该案中,25种儿童、成人用二类疫苗未经严格冷链运输流入市场,其中包括长春长生、沃森生物等9家公司。

抢夺疫苗市场 贪腐案件大量存在

据第一财经报导,为了抢夺市场,疫苗销售机构给作为疫苗采购方的疾控中心、基层卫生院负责人提供回扣,少则几千几万元,多则几十万元。

报导说,与疫苗有关的贪腐类案件大量存在,其腐败的主要表现为收受贿赂后,直接放任不合格疫苗进入市场;疫苗市场竞争激烈,生产、销售企业为拿到订单,为采购方的疾控中心、基层卫生院负责人支付「回扣」;疫苗研发企业为在生产研发阶段获得支持,贿赂药品主管部门官员……

2018年7月22日晚,中共国家药监局通报称,现已查明,长春长生编造生产记录和产品检验记录,随意变更工艺参数和设备。企业已被当地警方立案调查,涉嫌犯罪的追究刑事责任。

路透社报导,疫苗丑闻引发中国社交媒体的愤怒,父母们试图确定他们的孩子是否接种了假疫苗,这个话题成为周末微博社交媒体上观看次数最多的热点,网民广泛分享。

「如果国家不保护人民,我们怎能爱这个国家呢?」一位微博用户问道,而另一位用户感叹道,「看新闻后,我再也不敢注射疫苗了。」

路透社分析,这一事件是对北京当局的重大打击,突显中共监管机构在多年食品和药品安全恐慌后,要重建信任是如何困难。

北大医学部的专家将注射失效的疫苗总结为两个字——杀人。△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