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人光耀同辉 灿如日月(图)
 
2018-2-3
 



马援与朱勃都是品格高尚之人,属于光耀同辉,灿如日月!

【人民报消息】马援是汉光武帝手下将军,为人谨慎,眼界开阔,一生立下许多功劳。

马援从交趾作战返回京城,友人孟冀在酒宴上向他祝贺,说些吹吹捧捧的恭维话,马援很不愉快地说:「别人倒也罢了,先生一向眼光深远,也这么敷衍塞责吗?我的功劳微薄,封赠却特别丰厚,长得了吗?你又何须为我说好话?」孟冀一时面红耳赤,真没料到马援竟是如此谦虚冷静。

于是马援向宾客们表达自己的志向:「现在匈奴在北边骚扰,我希望能够带兵出击。男子汉大丈夫应当在边塞立功,战死沙场,用马革裹尸,光荣地运回来;怎么能躺在床上,养尊处优,整天让孩子们请安问候呢?」孟冀听了大为赞叹。

马援的侄儿马严和马敦轻浮放纵,结交一些浅薄的贵族子弟,经常约会饮酒,讽刺朝廷的政治。当时他在交趾作战得知情况,当即写信严加教育。

信里说道:「我希望你们听到别人的过失,像听到父母的名字一样:听得,但不能说出口。我讨厌议论别人,批评政治;我宁可死,也不愿看到子孙们有这种作风。龙伯高为人朴素谨慎不多话,我很尊重他,希望你们多向他学习。杜季良豪侠仗义,他的父亲逝世,远近客人纷纷来吊唁,我也尊重他,但不主张你们学习他。因为学龙伯高如果不像,还能做个谨慎忠厚的人,正如俗话说的,大雁雕不成,总也像只野鸭吧。学杜季良不像呢?只会变成社会上的轻薄儿,也如民间嘲笑的,画老虎不像,反而变成狗!」——这便是有名的《马援诫兄子书》,的确给予后人许多启示。

马援的侄女婿王盘,是平阿侯王仁的儿子,王莽的族人。王莽死后,王盘自恃有钱到处游逛,谈天说地,是江淮一带的有名人物,回到京师后又和豪门子弟打得火热。

马援看在眼里急在心头却没法制止,对外甥曹训说:「王家是王莽的族人,国家的大忌,人人眼珠盯得牢牢的。王盘本来应该老老实实地待在家里,如今反而和王公贵族们拉拉扯扯,意气用事,动不动给人下不来台,将来会出大事的。」果然不出一年,王盘因受牵连,逮捕入狱而死。

王盘的儿子王肃,效法父亲不走正道。马援跟司马吕种谈起来,十分担忧:「光武皇帝征服天下,国家刚刚稳定,各方面都还比较松散,没有禁止王公贵族互相来往,容许他们招揽侠客名士,互相吹捧。这些人不识大体不知厉害,我看终有一天会闯大祸的,希望你们慎重。」

不久真有人上书告发王肃,说他是罪人家族,居然和王公贵族来往,用心不轨。恰巧京师里出了一件谋杀案,光武帝大为震怒,下诏逮捕宗室王侯家里的宾客,互相告发株连,杀了几千人。

王肃死了,吕种也在被杀之列。临刑之际,吕种哀叹道:「马(援)将军真是神人,看得多么清楚啊!」

马援有病,中郎将梁松专门来探望,伏在病床前十分恭敬。马援却没回礼。梁松走后,儿子们问他:「梁松是天子的女婿,地位尊贵,满朝文武无不敬畏,您为什么偏不答理?」马援说:「我跟他父亲是老朋友,再尊贵,也有个长幼次序,岂可失去体统?」

马援老了还主动出征湘西,被打败后,感染疫症而死。监军梁松乘机诬陷马援,说他贻误军机。光武帝把马援的新息侯印绶也收缴了。又有人上书,说马援当年从交趾回京时,带回一大车明珠自己贪污了。光武帝叫人搜查,事情越闹越麻烦。

马夫人十分惶恐,棺材不敢下葬,只能草草地掩盖在祖坟边,亲戚故旧也不来吊丧。马夫人带着侄儿马严,用草绳套着脖子,整天跪在皇宫门外请罪。光武帝可怜他们,把梁松的诬告信拿出来,才晓得前因后果。

马夫人随即上书辩冤,一连六次,非常恳切。特别说明交趾载回来的不是珠玉,是药物薏米,用来消除瘴毒的。南方薏米颗粒大,运回来想作种籽。经过许多曲折才算把事情讲清楚。

马援死后,满朝文武敢于出头上书为他伸冤的只有一位云阳县令朱勃。当初朱勃十二岁,能背《诗经》和《尚书》,和马援的兄长马况交往颇多,谈起话来言语流利,十分聪明。马援年龄大些,学问却赶不上朱勃,看到朱勃的才华,不免自卑。马况安慰弟弟(马援):「朱勃是一般的人才,所以成熟得早,学问就只这么多。以后他还得向你求教呢,你别太难过(朱勃是早慧,马援是大器晚成。早慧不如晚成)。」

朱勃二十岁当县令。过了二十年,马援当将军,朱勃还是县令。不过两家人关系一直很好。及至马家遭冤,正是这位平凡的老朋友,第一个站出来说话。

马援与朱勃都是品格高尚之人,属于光耀同辉,灿如日月!

(资料来源:《资治通鉴》)△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