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报
 

文在寅卑躬屈膝 假玄松月虚张声势(多图/视频)

鲍光




文在寅使韩国在恶势力面前矮三分,让中共和朝鲜根本不拿韩国当回事。2017年12月14日,访华第二天,早晨7点55分,文在寅夫妇在韩国驻华大使卢英敏夫妇陪同下,到「永和豆浆」店和北京市民一起吃早餐。没有一个中共官员陪同。



真假玄松月不需要用仪器测定。左为真玄松月。

【人民报消息】南韩的总统大选,选民让孬种文在寅胜出,必然使韩国在恶势力面前矮三分,让中共和朝鲜根本不拿韩国当回事。

金正恩频频进行核武试验,威胁到韩国,后来威胁到日本,甚至美国的夏威夷。川普(特朗普)数次提出要施压,若施压不行就武力反击。文在寅对美国叫嚷:谁也不许动。以此讨好金正恩。

金正恩被外界称作疯狗,残忍到连自己亲姑父和孩子妈玄松月都能用机关枪打成筛子。为了权力,毒死同父异母的大哥,让自己同父同母的二哥好像不存在。把父亲金正日的老臣都杀光。

有很多中国网友贴帖子说「文在寅是来毁灭南韩的!」照宇宙旧势力要毁灭全人类的计划,不排除这种可能。

文在寅的父母是脱北者,他本身出生在南韩,在韩国受教育长大。现在他的老母亲还健在,希望能在有生之年能与在朝鲜的妹妹见上一面。但此次南北亲人相见的谈判失败了,也注定会失败,因为金疯狗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必须把从中国集体逃到韩国的12名朝鲜餐厅女服务员交出。谁都知道她们回朝鲜就是死路一条。文在寅的骨头再软,也不敢做这种惹众怒的事。

邪恶政权是吃硬不吃软。为什么?因为它是邪的,你哄着它、捧着它,它就登鼻子上脸。你树立正气,站在神的身边,它就害怕,因为邪不胜正,真敢折腾就真被消灭。川普和文在寅的北京国事访问就是最好的例子。

川普对北京国事访问的规格

北京对川普的招待是「国事访问+」,全世界头一份,也是唯一的一份。2017年1月8日下午,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和夫人梅拉妮亚抵达北京,正式展开这一次的访华行程。习近平和夫人彭丽媛在北京故宫博物院、近600岁的紫禁城迎接了他们。

3点半到7点半,他们走的大致路线:宝蕴楼─太和殿─中和殿─保和殿─故宫文物医院─畅音阁─敬胜斋。

在紫禁城里喝茶听戏,听习近平亲自讲解那些古建筑的历史传奇。最后,川普敲打了习近平一下,看以下对话:



习近平对川普说:3千年来,我们的古老文化没有断过流,我们是黑头发、黄皮肤的龙的传人!

川普:所以,中国的历史可以追溯到5000年前,或者更早?

习近平:有文字的(历史)是3000年。(实际上不止3000年)

川普:我想最古老的文化是埃及文化,有8000年历史。

习近平(急辩):对,埃及更古老一些。但是,文化没有断过流、始终传承下来的只有中国。

川普:所以,这就是你们民族的原始文化(original culture)!(言外之意:中华民族有数千年的悠久文明历史,那你为什么甘愿给德国的马克思和俄国的列宁当子孙?你的神经有问题。)

习近平:对。所以我们这些人也是原来的人,黑头发、黄皮肤,传承下来,我们叫龙的传人。

川普:这太棒了!(言外之意:你还能记的你的祖宗是谁就好)

不仅如此,川普在访华期间还发表了精彩演说,他看似调侃的说,中美贸易逆差如此之大,错不在中共国,如果他是中国的领导人,也会这样做。全场大笑。

然后川普说,是美国前几任总统的不作为造成的,言外之意是他一定会有所作为。

美国那些造谣媒体哪里听的懂总统话中的意思,就造势说川普讨好中共。结果呢,川普说到就做到,让中共拿他没治。

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据菲律宾媒体报导,川普2017年11月12日在马尼拉出席东盟成立50周年的庆祝晚宴期间,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为川普献唱了一首菲律宾情歌,让全体媒体跌破眼镜:同是美国总统,杜特尔特为川普献唱,而把奥巴马骂作婊子养的!

12月5日,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签署公告,以菲律宾「人类安全法」为基础,将菲律宾共产党和其所属的游击队「新人民军」归为恐怖组织。

2018年1月17日,中共国防部发表声明称,美舰擅自进入中国黄岩岛邻近海域,中国海军黄山号导弹护卫舰当即行动,对美舰进行识别查证,并予以警告驱离。

1月20日(周六),两名不愿具名的美国官员也确认,美国海军「霍珀号」驱逐舰曾在本周早些时候进入了斯卡伯勒浅滩(即中方所称的黄岩岛)的12海里水域。他们表示,此次巡航符合国际法,属于「无害通过」行为。

1月21日(周日),菲律宾国防部长洛伦扎纳(Delfin Lorenzana)用袖手旁观的语气表示,美军抵近争议水域的行动并没有事先通知菲律宾,「不管美国在南海做什么,我们都没有话语权。」他还说了一句把中共气的半疯儿的话:只要美军舰艇是「无害通过」,菲律宾就不会为此感到担忧。

文在寅访问北京给韩国丢脸




据韩联社现场图片,去年12月14日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一名韩国摄影记者遭中方安保人员殴打躺倒在地,却不了了之。

民选总统腰挺不直,国人到独裁国家也不被当回事。文在寅在2017年总统选举中胜选,入主青瓦台。12月访问北京遭遇难堪。

据报道,12月14日(周四)就在韩国总统文在寅与习近平会晤数小时前,一名韩国图片记者遭到十多名中国安保人员的殴打。

韩联社报道,该事件发生在北京举行中韩经济贸易伙伴会的会议中心,有大约200家韩国公司和500名中国买家参加了该贸易会。

当文在寅参观韩国公司的展台时,有14名韩国记者试图进行跟踪报道,遭到中国警卫的阻拦。一名摄影记者被大约15名中国安全人员带到场馆外并被殴打。受伤记者在接受医疗人员的检查后,被送往医院。

韩国最大的《朝鲜日报》(The Chosun Ilbo)报道说,总统文在寅首次访华,中方没有派任何官员招待文在寅用餐,全程竟然只是韩国官员陪同。原计划与李克强总理共进午餐的计划也被中共单方面取消。报道埋怨说,连去年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访华还受到外长王毅的接机。

《朝鲜日报》愤怒表示,对文在寅访华的轻蔑和对总统随行记者团成员使用暴力「并非偶然」,是「中国的傲慢」和「首尔的卑躬屈膝」所驱使的。韩国主要反对党自由韩国党敦促文在寅中断访华,立即回国。

文在寅上台以后,对朝鲜金正恩的暴行一直熟视无睹,一直向三胖抛洒阳光,一味的卑躬屈膝,换来的注定是一次次的屈辱,因为他面对的是一条扑过来的恶狼,而豢养这条恶狼的主人是中国共产党。

为何弄出个假玄松月




真玄松月的发型与假货完全不一样。有媒体赞说玄松月的发型与众不同,这恰恰证明她是假货。这个假玄松月不屑一顾的神情说明她是低级土货。

被公认是金正恩情人的玄松月在2013年已经被公开枪决。当时把金正恩妻子李雪主吓的消瘦了一圈,这有图片作证。

1994年,玄松月从平壤音乐大学毕业后,加入王在山轻音乐团,演唱的歌曲《将军与水兵》、《骏马姑娘》等在朝鲜家喻户晓,因为声音温柔,被称作「朝鲜邓丽君」。

2013年,10多位朝鲜著名艺术家,其中包括在国际上得过奖的著名艺术家都被公开枪决了。

韩国《朝鲜日报》2013年报道称,朝鲜流出的消息,玄松月等10多位朝鲜著名艺术家涉嫌违背金正恩的指示,制作、销售淫秽物品,被公开枪决。真正原因是什么,当然由朝鲜说了算。据说场面极其惨烈。

2014年5月,在朝鲜第一届全国艺术人大会上,一个佩戴大校肩章的凶巴巴的女人第一个上去发言,语气激烈,要誓死保卫金正恩云云,报出的名字是「玄松月」。这是假玄松月第一次出来亮相。毕竟玄松月在朝鲜家喻户晓,出来的这位是不是玄松月,大家都心知肚明。李雪主与李雪主曾是同事,当然更知道这是真货还是假货。但是没人敢说出真情。明摆着,让她在这种场合现身,就明示这是三胖认可的,谁还敢说东道西呢?

为什么弄出个假货来?是不想让外界认为三胖是个魔鬼,把姑父、情人都给杀了。但是不知是哪个智囊给金正恩出的馊主意,继金正恩替身之后,弄出个假玄松月。接下去的戏统统都演砸了,反而告诉外界,这个「玄松月」是假货。

邓丽君说话唱歌都非常非常温柔,玄松月是「朝鲜邓丽君」,歌声的温柔程度虽与邓丽君还有很大一段距离,但在朝鲜那种制度下,已经无人能比了。假玄松月忘记她扮演的是玄松月,而不是一个金正恩的忠诚捍卫者。2012年玄松月怀孕期间看演出,被临时邀请上台演唱《骏马姑娘》。从她的言谈举止可以看出不是那种张扬跋扈的女人,她就是一位名歌手,她的形像与她的声音保持一致。

2017年10月,假玄松月被任命为朝鲜宣传部副部长,并且成了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成了朝鲜高级干部。为什么用这种手法让「玄松月」出现呢?因为金正恩对男人都不放心,时常让他们从空气中蒸发,若让床上的一个女人扮成「玄松月」,这女人简直就乐疯了。三胖指到哪里就会冲到哪里。

假玄松月到韩国机场的牛逼哄哄的作派实在可笑,完全是那种、按北京话讲是「没吃过、没见过」一夜乍富的那种货。昂贵的衣服和名包有钱就能买,但气质可不是钱能买来的。

过去,我们从眼神就可以准确无误的分辨出哪个是金正恩,哪个是他的替身。那就是金正恩眼神里发出的是凶狠和至高无上的权力,而那个替身什么主也做不了,什么权力也没有,金正恩一句话就能要了他的命,他没有滋生独裁者的土壤,当然就不会生有独裁者的眼神。

假玄松月没有当过名演员,自然不知道玄松月靠的不是奢侈品,靠的只是「玄松月」这三个字。呵,你让假玄松月张嘴唱几嗓子《骏马姑娘》,她绝对不敢。

另外,凡是被枪毙的高官名人,执行枪决时不但家人被强迫现场观看,而且随后被送去劳改营。玄松月的家人在哪里?假玄松月的家人又在哪里?




真假玄松月,左边是真玄松月。

还有,假玄松月的右脸上有一颗突起的黑色痦子,还有一颗非常明显的黑痣,但玄松月2012年素颜那个视频里几乎看不到痦子,很费劲才看到颜色很浅很浅的一颗痣。

玄松月与假货有很多一目了然的不同特征,例如脸形、耳形、发型等等太多了,这根本就不是一个人。

有人又提起,2015年12月,玄松月就曾经带领朝鲜牡丹峰乐团前往北京演出。朝鲜牡丹峰乐团原订在北京国家大剧院在12月12日到14日间演出3天,但在演出前4小时突然全员仓促撤回,对于演出突然被取消的原因,外界什么猜测都有,其实原因很简单,就是中方要求乐团将远程导弹的演出舞台背景换掉,并表示将降低出席人员的级别。假玄松月做不了主,只好在演出前悄悄溜回国去了。

假玄松月被监控

据韩联社报道,朝鲜三池渊管弦乐团团长玄松月率领由7人组成的朝鲜艺术团先遣队,1月21日上午9点左右由京义线陆路抵达韩方一侧的韩朝出入境事务所抵达韩国,为即将在平昌冬奥会期间举行的文艺演出进行事先考察,韩国政府官员到场迎接。

现场图片显示,假玄松月的表情洋洋得意、不可一世,整个一个土货。让大陆网民讥讽为「朝鲜的宋祖英」。

据报道,这是2016年2月开城工业园区全面停运后,韩朝之间的京义线陆路通道首次开放,玄松月一行也是文在寅政府成立后访韩的首批朝方人士。

平昌冬季奥运将于2月9日至25日举行,《韩联社》报导,46岁的玄松月带领的朝鲜艺术团先遣队,周一(22日)上午从江陵乘坐京江线高铁(KTX)前往首尔,赴演出场地进行考察。考察结束后,先遣队将由京义线陆路,返回朝鲜。

假货会不会借机逃跑了呢?如果真是这样,那笑话可就大了。但显然朝鲜是做了准备的。假玄松月身后始终贴身跟着一位中老年男子,不但没有一丝笑容,而且脸色阴沉。






















文在寅是韩国内部的共产主义代理人

如果追踪文在寅当选总统前后的言论和行为,就会发现他是跪在邪恶一边的,无论邪恶干着怎样的大恶事,他都不会动气。但对于站在神的身边,真正为韩朝两国人民着想的美国总统川普,文在寅底气就足起来了,坚决阻挠消灭朝鲜残暴的金氏王朝。

有中国网民说:文在寅是藏在韩国内部的共产党代理人,他的目地就是把南韩送给金正恩。

在金正恩频频用核武威胁世界,将被斩首时,金正恩突然表示愿意派队参加平昌冬奥。文在寅好像得到救命稻草似的,比金正恩还积极。这让人有不祥之兆。

据报道,朝韩1月15日在板门店朝方一侧的「统一阁」举行会谈,朝方牡丹峰乐团团长玄松月出席会谈,引起外界极大关注。当天双方发布联合新闻稿,就朝鲜派遣140余人组成的艺术团参加平昌冬奥会达成共识,其中「三池渊乐团」将在江陵和首尔进行演出。并同意平壤派数百名啦啦队员参与平昌冬奥。

报道说,若三池渊乐团演出成功举行,将是2002年以来首次有朝鲜艺术团在韩国演出。韩国统一部表示,政府今后将做好万全准备,力争让朝鲜艺术团访韩演出,对改善韩朝关系及恢复文化同质性等起到积极作用。但是,对于朝鲜必须停止核武威胁一事,朝方不做回答。

会谈还有一个细节,就是朝方要求把双方谈判的内容公布于世,但被韩方拒绝。这说明什么呢?只能说明韩方知道此谈判内容无法向国人、世人交代。

随后,透露出来的部份谈判内容让文在寅的支持率首次跌破70%。

南韩总统文在寅不但同意朝鲜参加平昌冬奥,而且同意组建「韩朝共组女子冰球队」参加平昌冬奥,并已偷偷获得国际奥会(IOC)同意。

美国前几日刚刚向国人发出通知,要去朝鲜旅游的人先写好遗嘱。文在寅却同意将韩国运动员送往朝鲜马息岭滑雪场训练。

韩国政府的这个卖国决定,引起韩国人的愤怒,韩国20岁至39岁的年轻人更强烈反对总统文在寅对朝鲜卑躬屈膝,不满政府剥削本国选手以达到政治目的,并且指控总统文在寅政府做出太多让步来讨好敌对又难以预测的朝鲜。

该事件令约有4万多人参加网上呼吁,要求政府取消这项决定。




南韩民众焚烧金正恩肖像,抗议朝鲜参加平昌冬奥。

据欧新社报道,南韩保守派组织成员1月22日在首尔高铁站外焚烧金正恩的肖像,以此抗议朝鲜参加平昌冬奥。

中国网友的帖子

看文在寅的一系列做法,中国网友贴帖子说:

*这可能是替身!

*炮决后又活过来了?这个女人看起来很刁蛮,属于老谋深算之人。

*核蛋的事就算完了?等三胖那天心情不好给他来一颗?

*婊子,也可以趾高气扬?这世道!

*一个地痞国婊子领队的艺术团先驱队,怎么搞到像皇上出巡似的场面?!

*流氓痞子国家,千般花招,万般手段,就是不讲诚信。弹丸之地的朝鲜把整个人类(国际社会)都玩弄于股掌之中,呜呼哀哉!

*昨天接待韩国旅行团,和导游聊起平昌冬奥朝鲜派代表团去韩国的事。韩国导游说,都是文在寅在胡搞,韩国国内反对的声音很大。这次,文在寅为了朝鲜,可谓煞费苦心哪。不知道资助了金正恩多少钱?一亿美元估计起码有吧。

*文在寅没有骨头,朝鲜半岛局势完全由金三胖心情而决定,他想和谈就和谈,他想翻脸就翻脸。

*这么烂的戏码都接,文总吃错药了!

看起来是个坏事,但没有平昌冬奥,韩国总统文在寅咋有如此充份的表现机会?有一点要告诉民选国家的选民,如果胜选的总统助恶为虐,那受到天惩的将是整个国家。(文/鲍光)△

(人民报首发)


文章网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18/1/22/66753.html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