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宇律师首次披露 关押期间遭酷刑(多图)
 
2017-7-19
 



王宇律师在软禁中发表公开信,感谢不畏强权、不避风险、突破恐惧,无畏担起大冤案件的人权律师们!



王宇律师(右)与丈夫包龙军夫妇一直被中共软禁在内蒙古。



2017年7月9日,抓捕维权律师两周年之际,余文生律师夫妇驱车来回两千多公里探望王宇夫妇,此为合影。左王宇夫妇,右余文生夫妇。

【人民报消息】(人民报记者刘仁报导)王宇,内蒙古自治区兴安盟乌兰浩特市人,中国女性维权律师,曾代理多起著名维权案件,例如范木根案、曹顺利案、尹旭安案、伊力哈木·土赫提案,并曾为大批法轮功学员进行信仰无罪辩护,并参与了国际著名的2014年建三江事件。2015年6月公开声援法轮功学员向最高法院控告江泽民的群体灭绝罪。

2015年7月9日凌晨,王宇被人带走,一家三口都失踪。随后,上百位中国律师发表严正声明谴责中共警方,民间发起公民连署救援。在王宇被拘后的48小时内,中共大规模抓捕维权律师、人权捍卫者。据统计,全国在此期间有230多位维权律师被失踪、传唤、限制人身自由、约谈。

「709大抓捕」事件,是由2015年7月9日起,大陆不同地区的维权律师、律师助理、维权人士、家属等,突然遭公安局带走。史称「709」。

余文生律师认为,709事件的起因,就是2015年5月的庆安事件,访民徐纯合被警察击毙,20多名前往声援的公民和提供法律援助的维权律师,先后被警方拘留。维权律师发表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联署声明,并获得660名律师签名支持。

余文生:「这些事件给当局看到了也就是形成一种危机,就是律师的民主愿望越来越强烈,它必须要遏止,所以之后709这件事情就爆发了。」

2016年1月8日,王宇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被逮捕,关押在天津市第一看守所,与外界失联。期间家属委任律师要会见王宇等人,一直遭拒绝,外界没有王宇的任何消息。8月2日,北京锋锐事务所四名被指控「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律师在天津市法院非法开庭的前一天,香港东网突然刊登一篇王宇专访,说王宇已获得取保候审,并认罪。在中共公检法手里不死也得脱层皮。网民确信王宇是「被认罪」。

自去年8月获得取保候审后,王宇和包龙军夫妇一直被中共警方软禁在内蒙古,外界很难知道他们的消息。2017年,「709」抓捕维权律师的恐怖事件满两周年之际,作为王宇的老朋友,余文生律师希望能知道她的消息,于是和妻子俩人驱车来回两千多公里探望王宇夫妇。

余文生律师说:「王宇现在还是没有什么完全自由,因为我去的时候,实际上我见她的时候都有国保在外面,国保车接车送,包括她的孩子,所以当局对她的监控还是比较严的,我看她现在属于被软禁状态,还希望外界对她多多支持,让她打破这种困境。」

就在这种困境下,王宇律师首度发表公开信,感谢一大批不畏强权、不避风险、突破恐惧,无畏担起这个大风险案件的人权律师们。她在信件中写道,「是你们,率先打破恐惧,勇敢的向强权挑战;是你们,率先传播真相,揭露不法、控诉酷刑,让世界为之震惊;是你们,前仆后继毫不退缩,虽遇强压仍不屈不挠,展尽人权律师的风采。」

她说,通过这些人权律师的大无畏行动,才有了外界对「709」的关注。王宇律师受到极大鼓舞,首次公开透露她因受酷刑折磨而被逼认罪的经过。

据新唐人电视台采访报道,王宇说:「那些恶魔绝不仅仅是残忍的预审和主管,还包括那些看守我的小姑娘,都是20岁左右的年纪,正值花季,但我不知道,小小年纪的她们为什么会那么的邪恶。 」

「那时,我是被划在一个大约40厘米X40厘米(约15.7英寸X15.7英寸)见方的小方框内,我被要求每天必须老老实实坐在小方框里一动不能动,只要我的腿脚稍微有一点出了那个小方框,就会被她们提醒或殴打。」

戴着手铐脚镣,不让睡觉,在狭小的空间一动不能动,这已经超出了人的生理极限,在非人的折磨下,王宇被迫认罪。

纽约大学访问学者滕彪:「王宇是709事件第一个被抓的律师,也是受到国际社会严重的关注,那她当时被迫认罪被迫妥协的时候,我们实际上都清楚这背后肯定是酷刑和对家人的胁迫,这是毫无疑问的,所以我们也都完全理解。」

滕彪说:「她向709的群体律师致敬,而且是在7月9号这一天发出,应该是具有非常重要的象徵意义,应该说对中国维权律师群体是一个非常大的安慰和鼓舞。我们一方面对王宇的举动表示敬佩,另一方面也更加担心,当局会对她、她的丈夫包龙军、还有儿子包濛濛可能采取报复措施。」

余文生律师表示,中共的字典中根本没有什么民主自由和人权,他们只有专制的思维去镇压,为了达到目地不择手段。所以他认为,人权律师只有更坚强更坚持,才能捍卫人权的使命。

让我们继续关注王宇全家以及其他被迫害的律师的消息。(记者刘仁)△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