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无信不立(图)
 
2017-6-17
 



自古人终究是要死的,如果失去人民的信任,那就没有立国之本了。

【人民报消息】子贡问治理国家。孔子说:「粮食充足,军备充足,人民信任。」子贡说:「如果不得不去掉一项,那么这三项应先去掉哪一项?」孔子说:「去掉军备。」子贡说:「如果不得不再去掉一项,那么这两项应去掉哪一项?」孔子说:「去掉粮食。自古人终究是要死的,如果失去人民的信任,那就没有立国之本了。」

可见在孔子看来,不论是强大的军队或是丰饶的经济,都比不上人民的「信」。人民对国君的信任乃是立国之本,个人的诚信则是立于社会的基础,无论如何都不可舍弃。

兵法有云:以正治国,以奇用兵。用兵作战要出其不意,神鬼莫测。但治理国家必须以正治众,以德服人。一个人总是不讲信用,人格上就已经破产了,如同行尸走肉,无法立足于社会;同样,如果一个国家的当政者失去诚信,人民就不再信任他,失民心者失天下,其政权也已经名存实亡,离垮台不远了。

所以古时的当政者,在足食、足兵的同时都注重推行德政,取信于民,以求获得民心,永保江山稳固。否则,一旦在道义上崩溃,即使兵强国富,灭亡也指日可待,「飙风不终朝,暴雨不终日」,天地的狂暴力量都不能持久,何况人呢?

名相管仲认为「礼义廉耻,国之四维,四维不张,国乃灭亡」,礼义廉耻是立国的根本,丧失了这些国家就会灭亡。所以他劝说齐桓公,首先要遵循礼义,取信于诸侯,方可称霸天下。

公元前681年,齐国趁宋国内乱,邀请宋国及其周边国家──鲁、陈、蔡、邾、郯、遂等国在齐的北杏会盟,商讨安定宋国大计。

在这次会盟上,鲁国壮士曹沫突然以短剑挟持齐桓公,逼着他签订归还齐国曾经占领的鲁国国土,齐桓公无奈,被迫同意。

事后,齐桓公与多数大臣想毁约并出兵报复,管仲却不同意,他说:毁约是贪图眼前小利,出兵是求得一时痛快,而后果是失信于诸侯,失信于天下。相反,作为一个大国,如果在被胁迫的情形下签订的协议都能遵守,则必然能让天下信服。

齐桓公听取了管仲的意见,立即履约。各国诸侯得知此事,都认为齐国守信,不少诸侯想归附齐国。

后人评说:「桓公之信,着乎天下,自柯之盟始焉。」齐桓公之所以能够成就春秋时期「九合诸侯」 、「一匡天下」的业绩,是从他信守诺言开始的。

历史上以诚信治国的明君还有唐太宗,他从大唐王朝的长治久安大计出发,主张君臣上下同心同德、开诚相见,才能治理好国家。唐太宗认为,隋炀帝猜忌群臣,是隋朝灭亡的重要原因。而唐太宗以诚信待臣下,用人不疑,赢得臣下感恩图报、竭尽忠心。

贞观初年,有人向唐太宗上书,请求清除朝廷中的「奸臣」。唐太宗对此事很重视,亲自召见上书人,当面对他说:「我所任用的大臣都是贤良之人,你知道谁是奸臣?」上书人说:「我居住在民间,不知道谁是奸臣。但我有一条妙计,请陛下试一试,一定能让奸臣露出原形。」

太宗问他是什么妙计,那人回答:「陛下与群臣讨论国家大事时,故意坚持一种错误意见,并乘机大发雷霆。这时那些坚持真理,敢于直言正谏,不畏龙颜震怒,不怕斧钺之诛的人便是直臣;反之,畏惧陛下的威严,只顾身家性命,依顺陛下心意,迎合旨意的人便是奸臣。」

太宗听了不以为然,对此人说道:「流水是否清浊,关键在于源头。君主是施政发令之源,臣民好比流水,泉源混浊而想使流水清澈,那是不可能之事。帝王自己玩弄、施行奸诈之计,怎能使臣民正直、诚信呢?魏武帝曹操机警过人,常多用诡计,我看不起他的为人。如果我也像他那样去做,如何再去指责别人、施行教化呢?」

唐太宗又对献计之人说:「我要使大信行于天下,以忠诚之心治国,决不搞歪门邪道。你的计策虽妙,但对我毫无用处,我绝不采纳使用。」那人听了满面羞惭,赶紧下殿,仓皇出宫而去。△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