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果报应:一只眼粉匠(图)
 
佚名
 
2017-4-4
 



真人真事因果报应。

【人民报消息】这是我经历的真人真事,故事发生在50多年前,在黑龙江省桦川县一个小屯子里。有个人叫张仁,会用土豆做粉条的手艺。在那个年代,被人们格外器重。每年秋天起了土豆,就叫张仁带几个人做粉条。当时我大哥是生产小队出纳员兼保管员。土豆、粉条的出入库均由他负责。

有一天,梨树屯来个人,称100多斤湿粉条,每市斤0.25元。总计20多元钱。由于当时是生产队核算、不到年终不分红,农民几乎没有经济来源。为了买粉条赊帐是常有的事,到年终分红时再一起结帐,梨树屯这个人也是欠帐的一个。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按理应该送钱结帐了。可还是不见人影。当时只是生产大队才有老式座机电话,通过电话好不容易才找到那人,一问才知道,他来算帐那天,我哥因有事不在,说是交给漏粉的老头了,请他转交给我大哥。可现在漏粉早已停工了,这就来了麻烦。

大帮哄的年代,好劳力一天也挣不了几毛钱,弄不好劳动力少人口多的人家还要欠三角债,俗称胀肚(欠生产队钱)。那个年代一个鸡蛋才5、6分钱,一包火柴0.18元。钱实得很。这钱一出岔,我哥就上火了,挨个问漏粉的人,没有人知道,问张仁更是矢口否认。我哥年岁也小,一股急火就病了。家中唯一的劳动力病了,我母亲本来就是屯出了名的病包子,真是雪上加霜。

偏偏赶上四清工作队下乡,进屯清帐查帐。所有的帐目都平,唯独梨树屯这笔粉条帐,若找不到下茬,就是出纳员私自挪用公款,因此事挨整的人时有发生。幸亏工作组有个好心人出主意,写一份调查涵盖上公章用信封封上,让我哥去梨树屯找那个人对帐。回来拿着那人的亲笔证言信,工作组的人又找张仁,他这才承认是他们几个人用那笔钱买羊肉办伙食喝酒了,这才把我哥洗清身。一气之下,我哥撂挑子不当出纳员了,好长时间我哥的身体才康复。

就是那年冬天,有一天我妈从外面回来说:「遭报应了,老天真有眼啊!原来张仁为了搓包米,做包米川子,在往开直马掌时,被蹦起来的铁马掌打瞎了一只眼睛。」△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