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天勇"被采访" 谢阳辩护律师发"遗言"(图)
 
2017-3-4
 



谢阳的辩护律师陈建刚发表声明以明志。

【人民报消息】著名维权律师江天勇被失踪一百天后,突然在电视、报纸上「被露面」,「承认」谢阳律师遭酷刑是其编造的。随后谢阳的辩护律师在发表声明中谈《会见谢阳的前后》,揭露党媒的造谣,并在社交媒体上发「遗言」以明志。

自3月1日开始,党媒高调报导江天勇「被采访」,「承认」编造了谢阳受酷刑经过。这个小儿科举动遭到江天勇妻子金变玲、辩护律师等人的驳斥与谴责,江的妻子还表示就此会诉讼法律。

3月3日,曝光谢阳遭酷刑的辩护律师陈建刚发了一个类似「遗言」的声明,声明中他强调:「本人不会自杀,如果本人出现意外,请相信,绝对是他杀」。

陈建刚表示对于生命有无限眷恋,希望看到民主、自由、法治、人权等普世价值在中国得到确立,希望看到中国建立宪政制度,否则死不瞑目。而且他表达了对家人有无限眷恋,希望看到他的孩子获得自由,健康成长。

声明中陈建刚还强调:「本人没有犯罪,本人在意志自由的时候不会配合对我的非法审讯,不会指控、配合指控、构陷其它人。任何书面的、口头的、影视的本人认罪、自污或者构陷指控他人的言辞、视频,绝对是我在精神不自由、被控制、被酷刑、被威胁的状态下被逼说出来的,也都不是真实的。」

在第三点声明中陈建刚表示:「如果自己遭遇酷刑,并因此软弱屈服,所说的一切言辞都是虚假的,都不能作为对任何人指控、定罪或污名的证据。」

在第四点声明中陈建刚表示:「如果我失去自由,我上了电视提到了哪位朋友的名字,请原谅我,因为那已经不是我的言语,不是我的意志,我只是个道具。请原谅我。」

与此同时,陈建刚律师还专门写了《会见谢阳的前后》的详细说明,来响应官媒的这些造假、诬陷,一共有13个方面,其中包括:「有关我和江天勇、有关接受谢阳家属委托、会见前过三关、第一次会见谢阳、2016年12月23日简单的笔录、制作第一份会见笔录、制作第二份会见笔录、有关环球时报的谎言等。」

陈建刚律师表示,在江天勇被抓之前,他至少有将近一年的时间没有见过他。「最近一次见他大概是在2016元旦后在一起吃过一顿饭。」他们最后通讯时间是在2016年11月15日至11月21日之间。

陈建刚之所以会代理谢阳案,是因为在2016年12月中旬接到谢阳家属的电话,希望他能接替蔺其磊代理律师一职。尽管他知道可能面临巨大的压力和打击报复,他说:「谢阳被抓18个月了,于公于私我都没有任何理由拒绝」。

2016年12月19日,陈建刚律师为谢阳案第一次来到长沙要去会见谢阳无果;12月22日,陈建刚律师通过三关,终于见到了谢阳,但此时江天勇被抓已经一月有余了。

就《环球时报》以所谓记者采访的名义,让江天勇承认谢阳受酷刑是他策划编造的,陈建刚律师在声明中也对此详细分析,一一指出其中的谎言。

首先陈建刚表示:「本人是一独立的律师,有我独立、自由的工作方法,我不受任何人的制约和限制,我对我制作的笔录每一个字的真实性承担责任。《环球时报》大概是捏造新闻太多了,固定思维,看别人文字都像捏造,如同粪坑里的蛆虫认为所有物种的美味都是大粪一样,它们不知道天下还有真相。」

陈建刚强调江天勇虽然和他是好朋友,「但他不会制造谣言让我背书,我更不会传播谣言。《环球时报》的作者有这种奉旨造谣的习惯就认为天下人都是如此,这就是太自信的错误了」。

陈建刚还明确表示:「《环球时报》是奉旨媒体,是承旨媒体,是官方的喉舌,是商家大甩卖的噪音喇叭,这种权力附庸所发出的每一个字和真相都没有关系,它们所做的是政治宣传。」△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