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聽勸未戒奢 表面欺瞞終得報(圖)
 
羅善
 
2016-9-3
 



你這樣奢侈,講究排場,我看災禍馬上就要降臨到頭上了。

【人民報消息】清朝的鄂爾泰,姓西林覺羅氏,字毅庵,滿洲鑲藍旗人。他是康熙時的舉人,授三等侍衛。雍正時,為江蘇布政使,又升為廣西巡撫、雲貴總督。雍正四年(1726年),他建議在西南少數民族聚居地實行「改土歸流」,廢土司,設府縣,任官員,駐軍隊,加強行政管理,被朝廷採納。後來,他又任保和殿大學士兼兵部尚書,督巡陜甘軍務,成了雍正皇帝的心腹。乾隆皇帝即位後,鄂爾泰又任軍機大臣,總理朝政。

鄂爾泰戒弟奢侈

鄂爾泰的官位很高,他的弟弟鄂爾奇也官居顯要,曾做到戶部尚書兼步軍統領。鄂爾泰雖官高位重,卻不尚奢華;鄂爾奇卻跟他恰恰相反,生性喜歡奢華。

有一次,鄂爾泰退朝以後,偶爾順便到弟弟的書房中去小坐。他一掀門簾打算進去,只見書房中陳設得十分華麗;鄂爾奇所交往的客人,也都奢豪顯貴。鄂爾泰一見之下很不高興,連門也沒有進,便轉身走掉。

鄂爾奇見哥哥這樣,一時摸不著頭腦,好生驚訝,急忙追上去,問哥哥為什麼不進書房。鄂爾泰站在院中,極其嚴厲地責備鄂爾奇道:「你還記得我們兄弟倆當年沒有房子住,只好住在祠堂裡的情景嗎?如今偶爾得志,你就這樣奢侈,講究排場,我看災禍馬上就要降臨到頭上了。」

鄂爾奇挨一頓責備,心知不妙,立刻跪下承認錯誤,鄂爾泰才作罷。

鄂爾奇雖然在鄂爾泰面前做出認錯的樣子,卻絲毫沒有真心悔改之意。後來,鄂爾奇只是做表面文章給哥哥看,知道鄂爾泰要到他那裏去時,便預先將珍貴豪奢的物品都收藏起來;叫那些狐朋狗友們暫時先躲避開,不給鄂爾泰看到。但求隱瞞一時,過後仍然是老樣子。

乾隆十年(1745年),鄂爾泰因病請求解任,乾隆皇帝還不想讓他退休,加以慰留。不料沒有過多久,鄂爾泰便去世了。乾隆深為惋惜,下詔讓鄂爾泰配享太廟,並入賢良祠賜祭,又賜謚號曰文端,對他優禮有加。

但是,其弟鄂爾奇在乾隆十一年(1746年),也就是鄂爾泰剛剛去世不久,卻被直隸總督李衛上章彈劾,說他壞法營私,紊制擾民。朝廷經過調查,證實李衛的彈劾完全屬實。本當從重治罪,乾隆念其哥哥鄂爾泰生前對朝廷功勞卓著才饒恕他,免其一死。

(參考數據:《清史稿•鄂爾泰傳》、《郎潛紀聞三筆•鄂文端公泰戒弟侈之先見》)

孫廷銓不徇私 不讓兒子沾光

孫廷銓是明末崇禎年間進士,明朝時曾任推官。清朝建立後,他於順治元年(1644年)被任命為天津推官,第二年,由於別人的推薦升任吏部主事、郎中。順治十年(1653年)又升為戶部侍郎,後來歷任兵部、戶部、吏部尚書。康熙初年,拜其為內秘書院大學士。

孫廷銓在朝為官廉正慎明,決不徇私。他任吏部尚書多年,嚴格按照規章制度辦事,因此,手下的官吏都不敢營私舞弊。

孫廷銓在京城中做官,兒子孫寶侗就在他身邊讀書習文。孫寶侗很有才氣,學習刻苦認真,書讀得很好。但是每逢鄉試之時,孫廷銓總是將孫寶侗打發回老家去,不准他在京城中參加考試。因為過去的科舉制度規定,凡應考士子一定要在原籍參加考試,否則就叫做「冒籍」,一則違反規定,二則要被取消考試資格(如考中舉人後被發現,也會被革去功名)。

孫廷銓當時任吏部尚書,大權在握,如果開開後門,是完全可以讓兒子在京城參加考試的。但是,孫廷銓堅持不肯這樣做,他對兒子解釋道:「我做了朝廷的官員,你在這裏又稍稍有點文名,如果哪一個想要拍馬屁,讓你考中了,以後以此來跟我套近乎、拉關係,要我為他徇私,那麼我就再也無法做到廉明公正了。」

由於孫廷銓始終堅持不准兒子沾一點點自己的光,孫寶侗回家鄉參加多次鄉試,始終是個秀才,沒有能夠考中舉人。

(參考數據:《清史稿•孫廷銓傳》、《池北偶談•孫文定戒子》)△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