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姐机构有奶是娘 加国小姐华府惊魂(图/视频)
 
——美国之音专访林耶凡
 
2016-12-21
 



世姐加拿大冠军林耶凡复古照。

【人民报消息】12月18日晚上在美国首都进行了2016年世界小姐的决赛,全球有近10亿观众会通过电视机观看。

决赛后,美国之音记者黄耀毅先生对世姐加拿大冠军林耶凡小姐进行了专访。

2015年的世姐加拿大冠军林耶凡小姐因为被中国拒发签证,无法参加在中国海南三亚举办的世界小姐决赛。今年的决赛在华盛顿举办,但她却受到主办方严密监控,并且不让她对媒体发言。林耶凡接受美国之音记者黄耀毅专访,谈在华盛顿比赛期间,受到监控的艰难22天,中国对世界小姐的影响,与中国小姐的交流,以及她对中国人权的持续关注。

我创造自己的使命之美,我要最大限度的展现它。──林耶凡

下面转载的专访里,美国之音记者黄耀毅先生简称「VOA」,世姐加拿大冠军林耶凡小姐简称「林耶凡」。

VOA: 我们知道这次世界小姐在华盛顿举办,你也承受了很多压力。原本我也邀请你上美国之音节目。但之后主办单位却限制你对外发表意见,无法谈中国人权问题,差点连《血刃》的电影首映会都无法出席。请谈谈这几天你在华盛顿的感想?

林耶凡: 实际上是22天了,觉得自从去到加拿大之后,就没有过这样的经历,感觉到在那样一个很封闭的环境下,基本上没有什么人身自由。这种话讲起来好像是不是太夸张了,但真的是这样感觉的,因为很多规定,然后他们也是我刚去的时候,不晓得为什么就很紧张,所以从一开始,就非常的紧张,压力就很大,所以我吃了很多奶油蛋糕解压。

VOA: 你提到这这有很多中方主办单位的人员前来关切,但其实世界小姐并不是一个中国的组织。请你谈谈你在里头看到的,中国对于世界小姐活动的影响,以及为什么?

林耶凡: 在我来之前就有许多西方媒体就非常有兴趣问我,今年你想做什么?他们就想要我到华盛顿DC来了以后,接受一些采访。都是很大的媒体,像波士顿环球报和美联社。当时他们就寄采访要求,因为我跟世姐签了个合同,在选举期间,我需要经过允许,世姐组织允许之后,才能接受媒体采访。

当时就觉得,应该寄了(采访要求)之后,尤其是这么大的报纸,世界小姐可能从来没有哪一个佳丽受到这样主流的、严肃的、重要的媒体的重视,所以以为肯定马上就会回应。结果等啊等啊,一直都没等到,但是波士顿环球报已经把他们记者的行程都安排好了。然后29号还是28号,那天晚上他(波士顿环球报记者)到我酒店大厅来见我,当时一直没有等到世姐的回信,但他来了也就来了,我就下去跟他说,采访可能不行,那咱们喝杯茶可以。

我们就坐在大厅中间,世姐有一个官方人员看到了,我就告诉他,因为他们一开始都不想让我跟陌生人说话,他们不认识的人,就问这是谁,我说这是记者,他们就很紧张,派了两个人下来,就是后援了。当时就很气势汹汹地告诉我,我在撒谎,说我在胡编。

VOA:是主办方的人?

林耶凡:是主办方的人。

VOA: 是中国人?

林耶凡: 是西方人。我当时说,我从一下飞机就告诉你们,波士顿环球报马上就要过来了,我拼命的从短信、从电邮里头,全部都告诉你们了。我已经是尽最大努力把这件事放在你们面前,为什么还这样跟我说?然后他们就质问我,你跟这个记者聊了多长时间,多少时间、多少秒、多少分钟都要我讲。我说这就是一个朋友,我下来跟他聊聊天,我也不记得多长时间,一个小时吧、两个小时吧,然后他们开始就说,你在撒谎,你是一个小时还是两个小时,还要查酒店监视器的录像。紧张到这种程度,我说我26岁,长这么大,还没有被西方人这样对待过。然后我当时就哭出来了。因为没有意识到他们会有那么大的反应。

当时波士顿环球报的记者就站在旁边,他们就把他挡在旁边。蛮激烈的。那位(记者)先生就一直看着,把所有事情都看下来了,所以他最后写了一篇专栏,讲这个事。上去了之后,他们就说,如果你再违反规定,就会被取消资格。现在你有可能就会被取消资格,但是我们会向上级会报,然后明天告诉你决定。我当时说,我真的没有想要怎么样,这只不过是一个朋友,而且甚至不是一个访问。波士顿环球报的记者当时就很生气,就说如果你要我把这件事情写出来的话,我给你写。我当时就觉得,也许是误会吧,也许他们就觉得不是特别信任我,因为去年的事情(被中国拒绝签证到海南岛参加世姐决赛),所以再给他们一些时间,互相了解一下。

然后两个星期以后,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波士顿环球报,还有华尔街日报,全部都寄了采访要求,而且不只一次,重复寄好几次。路透社、美联社,全世界都在网他们的邮箱里投采访要求,没有一个得到回应。但同时,在我们的餐桌上,就是世姐组织里头,三个记者,一个是小米直播,就中国的,还有一个是腾讯。小米直播事实上配两个人,他们有24小时的采访权。我们在吃饭的时候,我们在做什么的时候,他们就拿个手机在一直录,因为他是FaceTime Live嘛,直播嘛,然后跟中国是随时直播互动。当时我看到了,就觉得很奇怪,我就跟世姐的人说,OK,我明白你们说你们的媒体部门还没准备好,但是中国的记者一直都在这里,这是双重标准啊!因为西方的主流媒体,不是些花边小报,都是些大报纸啊。他们就说,我们会让你知道,一切都要中央控制,你这东西由我们来控制。

所以到有一天,大家忍不住了,同一天华尔街日报、波士顿环球报和纽约时报,都出了一篇文章,就说它这个肯定是故意的。因为德国小姐无意之中也给我看了,她接受德国电视的访问,那是发生在她来了华盛顿以后。她说我提出申请,他们给我批准了。那就只是针对我啦。所以这件事情,波士顿环球报记者来了之后,他们一直就很紧张,去什么地方,甚至我用手机,有的时候会把我手机没收,拿着我的手机就不让我用,我不给他他就抢。我当时觉得好像在美国出现这种事情,华盛顿DC啊,自由世界的中心啊,我觉得很过分。但在那个情况下,我不是特别想讲这件事,毕竟我来的目的不是跟世姐作对,我是来参加比赛的,我有一个自己的论述。他们讲「使命之美」(Beauty With A Puspose)是他们的宗旨,那咱们就专注在那上面,所以我一直都在等,一直都在等,看他们能不能给稍微多一点的信任,我不是来这里制造麻烦的。最后,如果没有媒体的压力的话,美联社也无法采访到我。

VOA: 你讲到很多媒体试着采访你,当时美国之音也提了要求,在你来华盛顿之前,我们就跟世姐提要求了,一样是不闻不问。刚才你也提到,中国的媒体反而能够自由采访,都可以去报道。在这次的竞选过程当中,你有看到多少中国的影响力,发挥在这次世姐的比赛,或是对主办方有多大的影响力?

林耶凡: 我们那里一直都有一个中国的工作人员,当时我就觉得,世姐是伦敦的组织,所有的人,包括保安,都是英国口音,本地的人就是两个,而且还是以前得过世姐头衔的人,这个中国人在这里就很突兀,你来干什么呢?所以一开始我就过去问他。而且他是在波士顿环球报写了第一篇文章说我参加竞选之后,马上出现两个中国人。一个是小米直播的记者,就是24小时直播的,另一个就是这个中国工作人员。

我过去问他,就说「中国人啊?我也会说中文。你是什么地方来的?」他说他是上海的,他说是世姐在中国的办公室。我当时想,如果说世界小姐要在每个国家都有办公室的话,为什么不能找在加拿大,或美国办公室的人,就中国办公室要派一个人到竞选的国家来。太不合理了。中国记者跟我同一张桌子吃饭、聊天,就像世姐组织里头,他们还有工作人员证,其他的西方媒体一律被拦在门外。这就很明显,为什么大家(西方媒体)都那么气愤。

VOA: 这感觉是蛮奇怪的。你刚才说世界小姐是有一个宗旨的,你也说过,希望以选美舞台作为发声平台,来让世界了解中国的人权状况。去年你被禁止进入海南岛参加决赛,今年又发生这样的事,据说明年还要再回三亚举办,明年你还要继续参赛吗?

林耶凡: 明年还要回到三亚去举办啊?

VOA: 我看到新闻报道是这样说。

林耶凡: 哎呀,天啊。我现在已经是……离这个越远越好了。因为一开始是很相信他们的「使命之美」这个宗旨,觉得说人家应该是有诚意,毕竟做了这么多年了。后来他们在选择各佳丽的使命的时候,就把我的录像给排除了。40个里头选20个,当然我觉得这些女孩都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了,但不是每个计划都能够完美,但很明显的,这选择的过程当中,有审查。所以我当时明白了,我当时虎头虎脑的就以为人家是一片诚意,也是太天真了

VOA: 所以明年可能就没希望了?

林耶凡:明年我再也不要了。选美对我来讲,我是已经26快27岁了,以前是觉得这个平台很好,可以发声,现在也达到了自己预期的想法,希望大家都能听到一些没有办法发声的人的声音。

VOA: 之前看到一个报道,你提到今年去台湾的时候,有中国大陆游客认出你来,也知道你在做的事情,你刚才也讲了,这两年来,你累积了发声平台,讲了很多事情,是否达到你们预期效果呢?

林耶凡: 我觉得当然是有。就说中国人的话,我记得当时有记者采访另一个人,讲关于我的事情,那个也是一个人权活动家,就说中国人表面上会装的他恨你,骂你叛国什么的,但心里可高兴的呢。是不是,心里挺激动的,同胞出来讲话,所以我觉得也就是相信自己的同胞,相信自己的国人。

VOA: 在今年的选美里,我看你跟中国小姐孔敬感情挺好,一块照些自拍照。她了解你的故事吗?她对你这样的处境有什么样的看法?你在比赛期间,与中国小姐孔敬有所交流。她对你的处境有何看法?

林耶凡: 当时很有意思就是说,那两个中国工作人员,就是在我把我们两个的自拍照贴上网以后,基本上第二天就来了。当时我也觉得是不是也是这个原因,因为毕竟人家也是高调的中国小姐。我一开始跟她第一次见面时,我说出中文,她很惊讶,觉得怎么还有另一个会说中文的人。她自己的英文不是特别好嘛,当时还很高兴,说以后有时间多聊聊。但过了两天之后,我估计他们是不是有告诉他一些关于我的事情,看的出来她就比较疏远了。我觉得很可惜就是说,在西方这个社会,她出来了,到这儿了,还可能没有办法畅所欲言,或随心交流,交个朋友都会有压力。觉得是挺可惜的。

VOA: 最后两个问题。之前你说过你的家人在中国还是受到很多压力,现在情况怎么样?

林耶凡: 现在情况也是不太乐观。我爸爸在我去年签证没拿到之后,中共的这些喉舌媒体也都在很激动的讲一些东西,对他来讲压力是很大。之后他的生意就是处处碰壁,很可怜的。就是银行也开始告他,生意伙伴也在起诉他,身上官司变的一大堆。我来世姐比赛之后的几天,有一天他给我寄短信,说自己受不了了。对我来讲,当天我压力很大,这就是为什么国务院想要约见,想要了解我父亲的近况,世界小姐组织一开始不让我去,国务院的大使寄的邀请喔,他们都拒绝了。然后我冲到他们的办公室跟他们说,事关我家人,你要让我去啊。他们才派一个人跟我一起去。

VOA: 那你刚才也讲了,接下来你就不会在世姐继续参赛了。请介绍一下你其他的工作,以及有兴趣的观众朋友,可以到哪里观赏你的演出?

林耶凡: 我本身是个演员。世界小姐这个选美,也是自己抽空出来做,我会继续演戏。像听说你们美国之音也有一些工作人员很喜欢看「大裤杈电视台」,我有继续在拍那个。当然我的经纪人也会安排作一些其他的项目。我现在在做的事情还会继续做下去,还有很多的演讲邀请,觉得挺充实的。希望能够做得更好。华尔街日报也建议说,会见川普总统,我觉得也是很好的主意呀!

VOA: 那祝你一切成功顺利,也希望你家人都平安。

林耶凡: 谢谢。(听打文字稿美国之音)

网友评论说:有钱能使鬼推磨,世姐机构是推磨鬼,中共有钱。中共用钱控制了西方的一些机构。应该把它们晒到阳光下灭菌!支持林耶凡的权益。(人民报综合)△



美国之音专访:世姐参赛人林耶凡谈华府惊魂22天。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