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我不是潘金莲》(图)
 
曾铮
 
2016-11-27
 



《我不是潘金莲》剧照。



电影《我不是潘金莲》反映的是中国的真实现状。

【人民报消息】这些天看到消息,说由冯小刚执导、范冰冰主演的新片《我不是潘金莲》在大陆大热,上映三天票房即破了两亿;「随大流」看完这部片子后,又忍不住想说上两句。

这部电影的故事情节非常简单,就是由范冰冰饰演的村妇李雪莲,怀了二胎后,为躲避被计划生育,提出与丈夫假离婚,以便保住这个孩子。谁知丈夫却假戏真做,很快就与别的女人好上了。认死理的李雪莲咽不下这口气,找到一个在法院工作的远房亲戚要把这个理评评清楚。谁知法院根据「人证物证」判决离婚是有效的。于是李雪莲便开始层层上告,一直告到北京人大代表会上,十年中「不小心」告倒一大票官员,但她的问题不但没有解决,还又被扣上一顶「潘金莲」的帽子。要伸的冤越来越多,促使她年年去告,官员们则年年防她去告。故事基本上就围绕着上访与截访在展开。

很多人说,这是一部荒诞戏,因为告状的理由很荒诞(她自己提出的假离婚),故事的结局也很荒诞︰李雪莲丈夫的突然死亡,使她的状再也告不下去,她因此失去了生活的动力,居然就去自杀……

然而,我却想说,这不是一部荒诞戏,而是一部现实得不能再现实的现实剧。影片的表现手法,除了采用了独出心裁的圆形画面外,其它的,可说是非常逼真地在表现着现实︰故事展开的节奏,镜头拍摄的手法,人物的服装与表演,都相当接近真实,没有任何哗众取宠的手法,甚至连被称为冲击力最强的特写镜头都很少用,大部份时候是纪实感很强的中景镜头,让你觉得电影中的一切,与现实生活中的完全一致。

还有人说,这部电影是范冰冰「一个女人与二十八个男人的对决」。的确,影片中的女性角色,基本上就只有李雪莲一人。她在层层上访的过程中,遇到的全是各种级别的男性共产党官员。

这些男性官员,虽说有二十多人,可看完影片之后,你会觉得分不出他们谁是谁;你会觉得,这不是一个女人与二十八个男人的对决,而是民与官的对决,人与权力机器的对决,人性与党性的对决。

为什么这么说呢?影片中,你会看到,李雪莲不管怎么卑微,可她是个有血有肉有思想有情感的正常人。她在层层上访的过程中,甚至在决定不上访的过程中,虽然竭尽全力想要向各级官员表明心声,可那群党官,似乎完全听不懂人话,解不了人情,所以每一次的交流,每一次的沟通,都以失败告终,因为双方本来就是生活在完全不同的世界……

在李雪莲的世界里,她不过就是要讨一个说法,要让丈夫承认当初的离婚是假的,要让世界知道她不是潘金莲;而在那群党官的世界里,李雪莲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麻烦,一个问题,一个会影响到他们的仕途、影响到「社会和谐」和「文明城市」评定的「疯婆子」……

从来没有人试图去理解她的内心,党官们也不可能理解她的内心。于是种种的荒诞,就在来自两个不同世界的人必须发生交集时发生了……

可以说,影片的人物塑造相当成功。除了范冰冰的表演可圈可点外,那二十八个「老干部」则是像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清一色的面目可憎,清一色的可叹可悲。那个最高级别的、连个名字都没有的中央「首长」出来讲话时,我一恍惚间,以为自己看到了周永康︰他的服装、作派、气质、发型、整个人的感觉,甚至长相,都非常像落马后一头白发出庭受审的周永康……

出国时间长了,天天见到的都是正常社会、自由世界中各种各样的正常人,忽然在电影里看到这么多「党性十足」、面目可憎的党官时,真有点像看「西洋景」一样不真实,觉得那些党官们与我们所应该拥有的世界和社会是那样的格格不入。

然而,中国社会现在就是被这样的大大小小面目可憎听不懂人话的党官充斥着,那么在那样的地方,能不天天上演荒诞剧吗?

其实,现实要比电影更加荒诞。99年底,中共镇压法轮功数月之后,笔者回四川老家探亲,就听到这样一个真实的故事。

当时,为防堵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上访、为法轮功喊冤,党员干部们都被下了死任务,防堵上访承包到人。结果,一个四川绵阳郊区的村长之类的干部,为防本村的一名法轮功学员去上访,逼着这名学员住到自己家,与村长同吃同睡同进出,以便二十四小时全天候监视,睡觉时还要用一根绳子将两人死死拴在一起,以防这名法轮功学员趁村长熟睡时跑掉……

另一个防堵上访的招数是︰要求旅客在登上开往北京的长途汽车或火车之前,从放在地上的法轮功师父李洪志先生的画像上踩过去,拒绝踩的就被认定是法轮功学员,就要抓起来。

还有的警察,会在很多人等车时往人群里扔石头,然后观察谁骂人谁不骂人。骂人的,尤其是骂脏话的,警察就会放心的放他上车,因为他肯定不是法轮功学员。不骂人的,不肯说脏话的,警察就不会放他过去……

2002年3月5日,长春发生了法轮功学员在八个有线频道插播法轮功真相节目的壮举,四、五十分钟之长的真相节目戳穿了中共的弥天大谎,撕破中共的重重黑幕。一时间,长春市风声鹤唳,不只是人,连电线杆都被承包了,二十四小时有人看守,以免再发生类似的「电视上访」事件。

笔者2000年初在北京还曾碰到一名年轻的女法轮功学员,她刚刚从吉林四平精神病院出来。她说,是她父母主动送她去的,因为有人跟她父母说,如果她留在家里,就会被抓走,不如送到精神病院去躲一躲,总比抓起来强。父母信以为真,就送她去了。

结果,到了精神病院后,一切就由不得她了。这名女孩子被逼吃了很多破坏神经的药物,吃到最后,人都傻掉了,不但什么都记不住,有时上完厕所,连衣裤都没整理好就出来了……

后来父母看她被折磨成这样,后悔的不行,才又千方百计弄她出来……

这些,都是发生在现实中国的真实荒诞剧,而且十几年来一直在发生。

当然,更加荒诞的是将那些「上访者」关起来,当作活体器官库,然后在有人需要移植器官时从这个活体器官库中寻找血型合适的,再活体取器官卖大价钱。活取器官的过程和行为,自然就成了「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按需杀人」。据估计,每年这样被强摘的器官就有六到十万;十几年累积下来,就是上百万的数量级……

没人敢相信的荒诞剧就这样天天上演着,只是,这样的荒诞,在今天的中国大陆,还不敢有人去表现。

不管怎么说,冯小刚能拍出《我不是潘金莲》这样的影片来,还是值得称道的。这部片子跟之前姜文的《让子弹飞》和《一步之遥》一样,都是有良心的艺术家们,在荒诞的现实中,在有限的范围内,用他们可以运用的方式和语言,做了一点他们觉得应该做的事情。

说书的人说了他们故事,听书的人听到了什么,那就是见仁见智了。△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