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米小巨人 照顾患病母亲十余载(图)
 
2016-1-16
 



在余忠杰照顾下,母亲束维芳偏瘫的肢体逐渐恢复部份知觉,每天可以借助拐杖下床行走。

【人民报消息】身高只有一米,已是花甲之年,明明是一个需要被照顾的双腿重残患者,余忠杰却依然从早到晚以87岁的老母亲为中心忙碌着。

据《新华社》2016年1月16日报导,常人的举手之劳,对余忠杰而言需要倾尽全力;10分钟可以走一个来回的路程,他得走上半个小时。然而就是这样,面对没有血缘关系的继母,余忠杰每天屈膝弓背,一步一挪的在床前尽孝,这条路一走就是13年。

感恩 13年坚守彰显孝道

一月的清晨透着寒气,家住合肥市包河区曙光小区的余忠杰早早起床忙活了起来,伺候母亲穿衣洗漱,喂饭喂药,如果母亲精神状态好,余忠杰还会牵着母亲的手出去散步透气。

见到这对母子时,87岁高龄的老母亲束维芳坐在暖气片旁,目光有些呆滞,与人正常沟通已经很困难,但唯独儿子余忠杰拉起她的手叙话时,她的眼睛才会恢复些许光彩,咿咿呀呀的像个孩子一样与儿子「交谈」。

眼前的余忠杰头发花白却面色红润、神采奕奕,由于重度残疾身高只有1米,腿部在膝盖以上交叉,髋骨坏死无法分开,走路全靠小腿,两步一挪,相当于正常人半蹲着走路,吃力程度可想而知。

余忠杰正在准备午饭,平常人伸手就能构到的距离,他佝偻着背,努力向上伸着手,把自己蜷成一个「问号」才能勉强拿到架子上的锅。

余忠杰告诉记者,2003年,母亲突发脑梗塞,及时医治后卧床修养期间,又从床上摔到地上摔断了腿,弟弟妹妹们都要工作,自那时起他便一人承担起照顾母亲生活起居的所有工作。「妈妈现在除了睡觉可以自理,其它都离不开我」。

「没有老母亲,我可能早就不在了,她把我养大了,我怎么能不管她?人要讲良心。」余忠杰说。

这句「讲良心」一坚持就是13年。原来,余忠杰2岁时因感染脊髓灰质炎病毒,导致终身二级残疾。3岁时,父母离异,他被抛弃,是束维芳收养了他。虽然后来束维芳生育了4个儿女,生活条件非常困难,但束维芳仍然对他视如己出。

坚韧 用行动书写生命伟力

摆放有序的老式家具、光亮干净的地板、整洁的床单被褥……在余忠杰的家里,很难想象这里住的是两个行动不便的贫困老人,而这背后凝结着余忠杰数倍于常人的辛苦。

命运对于双脚重度残疾的余忠杰或许过于残酷,当同龄人在校园里读书、玩耍时,他才开始借着小板凳蹒跚学步,父母下地干活,他还要照顾年幼的弟弟妹妹。

直到19岁,余忠杰终于扔掉拐杖「站」了起来。在村办纸箱厂工作8年,学皮匠手艺修鞋十几年……本可以吃补助,混日子,他却选择像正常人一样去工作生活。

2003年母亲患病后,照顾母亲成为余忠贾森活的重心,没有别的兴趣爱好,每天几乎寸步不离,生怕母亲出事。「万一摔倒了身边没有人可咋办?」他说。

母亲腿脚不便,嫌坐在椅子上无法活动,余忠杰自己动手,把滑轮拆下,把家里的竹椅安在滑轮上,给母亲做手推助步车。

对于照顾母亲,余忠杰很有心得也颇感自豪,「洗头、擦脸,母亲只喜欢让我做,说实话给别人做我也不放心。」

但他有时候竟还会有些自责,「离家300米的超市,走一个来回就浑身是汗,东西买多了就拿不了,说来惭愧,如果腿脚方便,我可以把母亲照顾得更好。」

过去我们都可怜他 现在唯有敬重

在邻居刘梅眼中,余忠杰很腼腆,也说不了几句话,但爱笑是他的最大特征,「看到这样的重度残疾人都能每天笑对人生,我们还能比他更苦吗?」

余忠杰的事迹在互联网上引起强烈反响,网民评价说,「现实生活中的矮人,却迸发出巨人般的精神力量。」

余国龙是余忠杰年长2岁的叔叔,从小一起长大,他告诉记者,「忠杰从小就没有小伙伴,大家都不愿和他玩,过去我们都觉得他可怜,但现在我们对他只有敬重」。

现在,余忠杰和母亲靠着每月2,000元左右的低保、重度贫困残疾人救助等补助生活。母子二人所居住的小区还评选他为「小区好人」,赠送了一辆7,000元的助力车,还把他家门前楼梯改造成坡道以方便他们母子出行。

不向逆境低头的余忠杰说:「我很知足。4个弟弟妹妹每周都来看望母亲两三次,侄儿侄女对自己也很尊重和孝顺,唯独希望母亲健康长寿。」△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