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县长回乡务农:看到希望一点点长出来(多图)
 
——让农民回归土地是中国的希望
 
唐奇潇
 
2015-7-2
 



回乡务农的湖南省临澧县副县长、北大毕业生刘涛。



新华网2015年6月26日新闻《对话刘涛:国家不缺公务员,农村却太缺人才》。

【人民报消息】(人民报记者唐奇潇报导)中国是农业大国,这些年农民离开了土地,进了城里打工,好的良田变成别墅、渡假村。国家需要在其它周遭国家租地种粮食。50年前,谁这样说,大家都会捂嘴笑,认为是天方夜谭。现在已经成为现实。随之而来的是一连串无解的难题:家庭结构破裂,留守老人、留守儿童……。

农民的安定就是中国的安定。让农民回归土地是中国的希望。

最近,几个官方媒体报导了湖南省临澧县副县长刘涛选择结束仕途的故事。去年年底,头顶北京大学毕业生光环的回到老家湖南省张家界市慈利县东岳观镇跑马村。他承包了100亩土地,开始种猕猴桃。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刘涛不止一次说:「一个人的价值,不取决于他所处的位置,而取决于他努力的方向。或许,在副县长的位子上,很多人都会恭维你。但人家看到的是那个位子,而不是你这个人。

一个让父母痛哭暴跳的决定

刘涛的父亲刘际明一直是乡亲们羡慕的对象。三年前,57岁的刘际明和老伴从老家农村搬到长沙和儿女们一起生活。在湘西的丘陵上种了一辈子地,老来能够走出重重大山,到繁华的省会含饴弄孙,女儿还给自己介绍了一份不繁重的临工补贴家用,对这样的晚年生活,刘际明很难再有什么奢求。

最重要的是儿子刘涛带给家庭的骄傲。刘涛是典型的「读书改变命运」的农家子弟。作为家乡难得的读书苗子,刘涛曾被家人寄予「走出农村」的希望。刘涛17岁从慈利县第一中学考入北京大学,31岁就成为临澧县最年轻的副县长。提起来没有人不说刘际明好命。

但刘际明没有想到,短短两年时间,自己就回到乡下,拿起锄头,干起老本行。原因是自己引以为傲的儿子竟然在2014年底辞去了副县长的职务,决定回家种植红心猕猴桃。

刘涛所在的慈利县东岳观镇跑马村,地处武陵山脉东部,距离省会长沙约280公里。山路沿着峭壁和河畔一折一弯,似乎都在告诉路人,要走出这重重大山有多么不易。据说,自刘涛考取北大后,这十五六年,东岳观镇出过两个清华学生,北大则一个没有。

在刘涛去年刚刚告知他辞职的决定时,父子俩有过激烈的争执。刘际明指着刘涛的鼻子说:「从农村考了北大,现在当了官,多不容易。你这是甚么意思?」他无法相信儿子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当77岁的爷爷知道这个消息时,更是失声痛哭。

「我劝了,劝不动。他就给我讲省里号召的政策。」最终,刘际明妥协了。他不仅同意了儿子的选择,还主动辞去了城里的临工,住回乡下,帮儿子主持流转土地,雇佣乡邻,重新操持这片他曾经离开的土地。

「现在我当然支持他。」站在家门口刘际明说。站一旁的老伴插话说,真正让自己放下心结的是看到孙子对刘涛的支持。「今年,孩子的压岁钱和生日红包,都是直接给了他爸,说希望爸爸创业成功。我是被孙子感动了。」刘涛的母亲已习惯长沙慈利两地奔波,在长沙帮儿女带几天孩子,然后回到村里照顾丈夫。

一个人的价值取决于他努力要达到的目地


中国青年报头版6月27日刊登刘涛的消息。
1999年,刘涛顺利考入北京大学,成为乡里至今唯一的北大学子。大学毕业那年,公务员考试似乎比往年都热,刘涛也选择了从政,报名参加了湖南省选调生考试,并顺利获得了张家界市永定区双溪桥乡办公室秘书的职位。如今再谈起当年的决定,刘涛说那时候并没有想太多,只是觉得从政可以实现自己的抱负,但抱负是甚么却没那么清楚,「农村出来的孩子缺少指引,第一份职业,很难有更清晰的规划」。

从2003年参加工作开始,刘涛的仕途就一帆风顺。从北京大学毕业的刘涛参加了湖南省选调生考试,是年7月,刘涛在张家界市永定区双溪桥乡,担任办公室秘书。

工作一年后,他通过考试进入了共青团张家界市委,过了不到一年,2005年,刘涛被调往共青团湖南省委工作。2008年,刘涛被团湖南省委推荐到湖南省统战部学习,2009年2月,刘涛调往湖南省委统战部民族宗教工作处工作,2012年10月,31岁的刘涛被调往常德市临澧县,在7个副县长中,他是最年轻的,成为当地最年轻的副县长,分管工业、安全生产等工作。

刘涛说,在机关里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写材料。他并不讨厌写材料,甚至他自己也是因为「材料写得好」才多次获得调动的机会,「这是把领导的决策落实到执行的一个工作」。不过相比写材料,刘涛还是更喜欢做些实际的事情,因为「材料写得再好,也很难说能(把现实)改变多少」。

临澧县政府办督查室主任孙华还记得刘涛提出辞呈的那天,让自己帮他准备两个信封。当他看到刘涛把亲笔写好的辞职报告放进信封时,忍不住问:「当个副县长蛮不容易哦。你考虑好没有哦?」

从2012年刘涛赴临澧县履职起,孙华就负责对接刘涛的工作。刘涛笃定地告诉他:「已经考虑好了。」辞职的那天,县长请刘涛吃了午饭。那是孙华至今最后一次见到刘涛。

不同于局外人的惊讶,刘涛说自己并没有觉得辞职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他觉得公务员也就是一份工作,「现在不是提倡公务员能进能出嘛」。

政策让他有了辞职创业的想法

在临澧县做副县长时,他曾经牵头推动了7家临澧县的鞭炮企业通过欧盟标准认证,这是刘涛公务员生涯中引以为豪的事情。「去浏阳考察的时候,看到他们的鞭炮厂都通过了欧盟认证,可以出口到欧洲。临澧的企业也有这个需求,但是没人去推动这个事情」。刘涛说,「这就需要政府主动去牵线」。

类似的工作被刘涛形容为「在种种条件限制下进行创新」。刘涛觉得自己是一个「能折腾」的人,喜欢挑战,喜欢面对未知,但大多数时候,体制内的生活更强调规律、稳定。

从2014年开始,作为公务员的刘涛开始逐渐感受到「创业」的热潮,政策文件里,「创业」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刘涛开始有了辞职创业的想法。

刘涛认为,一个成熟体系内的公务员,很多时候就是个执行者,有一套工作程序,有各自的职权范围,其实能做的事也很有限。我们县里干部,都有扶贫、驻村的任务,也可以帮助农民解决一些实际困难,但很多时候改变农村面貌,不能只靠行政力量,还要靠产业、靠市场的力量。比如我们可以帮他们争取资金修条路,但也就是出行更方便一些,没有产业和产品,农民还是无法增加收入,没有稳定的经济来源。

发展产业还是需要有人带头,但现在农村最缺的就是人才。城市把精英都「收割」走了,青壮年劳力也被城市收割走了。国家投入在农村建设上再多,也得有人去落实。我老家山上这几年都修了水渠,但没有人用。

刘涛说:现在不缺公务员,但农村却非常缺人。一个县副县长有七八个呢,但对我老家的农民来说,能带领他们搞农业致富的,可能只是一个人。

2014年9月15日,湖南省召开了创新创业大会,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徐守盛在会上提出,「允许党政机关、事业单位学有专长、有经验的人员,在不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和政策的前提下,主动走出去,领衔创业、自主创业」。这次大会以电视电话会议的形式开到了乡镇一级,刘涛觉得是时候了,「公务员我也做得挺好的,得了几十个奖状,但我就是想去创业,想去试试」。

不同于当下大多数创业者,刘涛没投身互联网行业,而是选择回老家投身农业。「我更希望做自己有把握的事情。」刘涛说,「我会种地,我觉得这个方向挺适合我。」

刘涛说自己对土地和故乡有着别样的感情。在家乡念书的时候,他要一边写作业,一边下地干农活,而他的第一份工作,也是在乡里直接跟农民打交道。

在刘涛的记忆里,小时候村里还有不少人家种水稻、棉花。但如今,村里的大多数土地都已经撂荒,只有一些老人会种玉米,更多的年轻人选择离开农村。「我也想通过自己的项目让农民看到,农业还是有机会的,让年轻人重新回到农村。」刘涛说。

下定决心后,刘涛没有立刻辞职,而是开始找项目。那时他常常问周围的朋友,附近的土地、气候适合种甚么经济作物。偶尔他还会一个人开车跑到别人的果园,不表露身份,只是打听收成和效益。

他考察了茶叶、猕猴桃等项目,最后才定下种猕猴桃。「附近的永定区就有猕猴桃园,那边的管理人员说我们的土地很适合种这个,没甚么污染,而且投入也不是很大,收益好。」

敲定了项目后,2014年11月初,刘涛给县里打了一份辞职报告,说自己要去创业。副县长辞职创业毕竟是个稀罕事,临澧县县委书记杨琦明和县长杨天生最初都不是特别理解,并再三挽留,但刘涛的态度很坚决。12月初,刘涛的辞职被批准了。

相比当副县长,建成一个猕猴桃园带给自己的成就感会更大


为让农民看到土地能生金,刘涛辞职
回乡开始种猕猴桃。
相比之下,说服父母花费了更多的时间。在打完辞职报告后,刘涛带着猕猴桃去见父母,说起了要辞职创业的事。最开始,父母既震惊又生气。「我当时就说,这猕猴桃有甚么好种的?我们辛苦培养你这么多年,好不容易你走出了农村,怎么又要回来呢,这不是让别人看笑话吗?」刘涛的母亲回忆说,当时双方大吵了一架。

但倔强的刘涛说如果父母坚决反对,他就不在家种,去其他村里租地种。所幸妻子很支持刘涛,做医生的妻子主动去劝两位老人,说自己的收入可以负担家庭开销。最终父母还是拗不过儿子,只得一起加入了刘涛的「创业团队」。

不过父母真正改变想法是在今年春节。在给孙子发红包时,刘涛的母亲看到孙子一转身把红包递给了刘涛,「孙子说他支持爸爸创业,我那时就想,父母都不支持儿子,谁支持呢?」

相比外界的议论,刘涛自己很淡定。他说大不了就是创业失败,整个项目的投入他承担得起。创业至今,他也遇到过不少风险,就在最近,因为慈利的雨水过多,排水沟不够宽,地里的猕猴桃苗死了不少。不得已,刘涛又和技术员带着村民们重新拓宽排水沟。

但刘涛始终相信,自己创业的路子是对的,他喜欢那种亲手去把一件事情做成的感觉。他说相比当副县长,建成一个猕猴桃园带给自己的成就感会更大。

辞职之后,刘涛的生活自由了很多。以前在微信朋友圈几乎不怎么说话的他开始经常发言,空白的微信背景也变成了家乡的风景图。

现在,刘涛有一半时间都呆在跑马村。没事的时候,他喜欢站在村里蜿蜒的山路上俯瞰自己的猕猴桃园。望着成片的赤红色土地上,绿色的猕猴桃种苗破土而出,这位农民的儿子会觉得很开心:「好像看到希望一点点长出来的样子。」

我觉得再不回去做这个事,可能就晚了

刘涛也无法确认,如果一直在统战部工作,自己是否选择辞职务农。但在临澧县工作的时候,自己在分管的乡镇做了一些农村问题的调研后,有了更多的思考。

刘涛:我有这个想法,至少有大半年了,到县里工作以后,下去多了,跟老百姓接触多了,觉得农民太需要人带领他们创业了。我本来就是农村出来的,对家乡和土地有感情。你去看看就知道,我的家乡环境很美的,但因为没有年轻人,很多土地都在那儿荒着,最多种点玉米,因为省事嘛。我觉得再不回去做这个事,可能就晚了。

「国家有很好的政策,也做了很多扶持工作。比如,修路架桥。但如果农村没有人带头去发展实业,农民没有尝到甜头,农村的人仍然会流失,农村的地依然会抛荒。留守儿童、空巢老人的问题很难得到解决。」

在父母前两年搬到长沙之前,每年刘涛都会回跑马村住一段时间。看着农村的日益破败,他忧心不已。「如果再不有所作为,这里就真正荒了。」刘涛说:「时间等不来的,你不能等到退休再去做。不要说30年,再过五年十年就真没人了。」

「如今省委发文号召全民创业,我想我们公务员有一定的资源、见识和人脉关系,自己不去创业,难道全指望大学生吗?」刘涛说。

刘涛:我能投入的财力确实有限,初期只搞了100亩,目前投入30多万元,而且搞农业风险很大,也需要较长的周期。我是想通过这100亩的示范,形成带动效应。农民是很现实的,如果看到有收益,他就可能加入。到时候我提供技术、种苗、肥料,统一品牌和标准,你按我的要求生产,然后统一销售找市场,比种玉米赚多了。一亩地赚一万块钱,就是很可观的收入。

现在我们那个地方的风气也在改变,有了干活的热情和积极性。以前叫不到人,一天给100元也不干,打个麻将也能赢几十块呢。但他们看到土地能带来收入,就愿意做这个事情。

万事开头难,士气一鼓决不泄

刘涛最终选择回到自己的家乡,成立了跑马村第一个红心猕猴桃种植基地。与此同时,他从农户家中收葛根、蜂蜜、腊肉等土特产,将建网上销售平台卖出去,6月底就上线。

不过,今年雨水太多,对果苗的存活率有一定影响。这是刚刚创业的刘涛遭遇的头号难题。「万事开头难嘛!现在我们都希望他成功。」刘高强老人说。随着记者和合作商找上门来,乡亲们也知道,刘涛出了名。刘涛说,乡亲们这几天干活比以往劲足了不少。没有被雇佣的乡亲们还会过来围观。

刘涛也明白未来自己面临着各种困难。「猕猴桃挂果就要3年,进入盛果期还要更长时间,还有资金、技术……现在所有问题都要我自己去扛。」不过,事情已经体现出好的一面。过去,无所事事的乡亲们只能以打麻将打发时间,自从刘涛回乡创业雇佣他们后,他们实在没甚么时间打麻将消遣。每天110元的日薪,让乡亲们有了很大积极性。

「等猕猴桃成熟,预计每亩土地能有一万元利润。乡亲们尝到甜头后,这里一定会变得更好。」刘涛说。

那天中午,一位初中毕业后就失去联络的同学给刘涛发来一条短信。短信里说:看到你的消息,像看到了希望。自己一直彷徨,请你多指点指点。我也想为家乡做些甚么……△

(资料来源:中国青年社、新华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