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民悼念车祸去逝的「地铁好大爷」(图)
 
2015-1-18
 



郭勇是沈阳一名普通退休工人,倘若没有遇到意外,过完这个年他就71岁了。



郭勇因车祸去世的消息在沈阳传开后,引起市民的广泛关注,他们通过不同方式悼念这位可敬的老人。

【人民报消息】(人民报记者陆潇亭综合报导)好人总是会令人怀念。连续4年,全天站在沈阳地铁青年大街站当志愿者的郭勇再也无法来到这里为民众指路了。1月15日,被沈阳市民亲切称为「地铁好大爷」的郭勇因车祸不幸离世。地铁站里再也看不见那个手拿扩音喇叭,戴着志愿者袖标,总是笑眯眯的忙碌身影。

默默志愿助人4年多

《沈阳晚报》1月18日报导,郭大爷是沈阳一名普通退休工人,过完这个年就71岁了。2010年沈阳第一条地铁开通后的一个月,郭大爷就开始在地铁站里为大家义务指路。4年多来,除了中午吃饭,郭大爷几乎一整天都在喧闹的地铁站里度过。

老人因车祸去世的消息在沈阳传开后,引起市民的广泛关注,他们在17日周末的第一天,通过不同方式悼念这位可敬的老人。记者全天15小时亲历市民深切缅怀的场景。

上午8时,地铁青年大街站C进站口大厅一个角落,简易的纪念台上放着一张郭大爷平日在地铁站为乘客服务的照片,周围堆满悼念者送来的鲜花,还有「铁丝」们之前为他拍摄的照片,上面写满赞美与怀念,三三两两的行人时不时放慢脚步,停下来静静注视、鞠躬。

18日一早,第一个赶来纪念郭大爷的是一位中年男子。一进站他首先上前向郭大爷鞠了三个躬,然后含着泪说:「郭大爷,您放心走吧,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接您的班,继续在地铁站为乘客指路。」

这位男子叫韩晓军,一大早特地从铁西重工街赶过来。韩晓军含着泪对记者说,他每次在青年大街站乘车,都会看到郭大爷在这里为乘客服务,心里特别感动。有一次,看着郭大爷忙碌的身影,他特地上前对他说:「大爷,您真辛苦啊,谢谢您!」大爷笑笑对他说:「没事,客气啥!」这是韩先生记忆中,与郭大爷唯一的一次对话,但却深深印在脑海里。

听说郭大爷不幸去世的消息,韩晓军特别伤心,几晚都没睡好。他听说站里设了公祭台,18日一大早就赶过来了。现场他找到地铁工作人员,希望可以接郭大爷的「班」,继续在这里为乘客做志愿服务。

对于地铁志愿服务,韩晓军充满热情,他说:「郭大爷走了,但他的这种精神不能消失,我特别希望可以将这份沈阳地铁站里的志愿服务继续延续下去。」

来往民众献上白菊花

一个10多岁的小女孩和妈妈特地赶来,女孩手中拿着一小束白菊花。母女俩上前向郭大爷的照片鞠躬,并将白菊花放在照片前。

女孩妈妈说:「前两天看到地铁好大爷出车祸的报导,女儿问我谁是地铁好大爷,我就给她讲了郭大爷的事迹,女儿感动得哭了。今早看到报导,知道在这里为地铁好大爷设了公祭台,一大早带女儿过来,想给老人鞠个躬,希望女儿以郭大爷为榜样,做个热心的好人!」

记者留意到,有很多家长带着孩子前来祭奠郭大爷,家长还会将郭大爷的感人事迹讲给孩子听,教育孩子要做郭大爷一样的好人。「妈妈,这位郭爷爷是干什么的呀?」「他是一位热心的好爷爷,每天在地铁站为乘客指路,帮助别人。你要向郭爷爷学习,做好人,知道吗?」5岁的男孩使劲点点头。

在现场的公祭台前,摆放着好多苹果,都是几位崇敬郭大爷的市民特地送来的。一位老人一边将兜里的苹果摆放在郭大爷的照片前,一边含着泪说:「郭老哥,苹果代表了平安,愿您一路走好啊!」

一位老大爷手中拿着与郭大爷曾经的合影,哭着说:「老郭是好人啊,愿他在天堂安好。」

一位年轻人献上白菊后说:「大爷,您还亲自送我去过公交站呢。今天再对您说声谢谢。」

义务指路 老伴支持

中午12时25分,记者来到郭大爷位于沈河区沈州路的家里。普通的两居室,没有任何装修,水泥地面。陆陆续续前来悼念的人们让原本就不大的房子显得更加拥挤了。

郭大爷的老伴王冰坐在里屋的床上,手上拿着一个褪色的军绿色背包一直不肯放下。她说这是郭大爷每天出门都要背的。打开背包,里面是用旧了的扩音喇叭、沈阳地铁乘车指南、公交线路手册。

回忆起郭大爷最初去地铁义务引路的情形。王冰说,有一段时间他每天吃完晚饭就不见踪影,开始以为他是去小区里,后来没找到他,就偷偷跟着他,看他到底去哪。我一路跟着他到了怀远门地铁站里,看见他在那忙着给这个指路,给那个买票的,心想他这做的是好事,就随他吧。

从那以后,老伴开始习惯他的作息时间,每早6时多就出门,中午回家吃个饭,瞇上一小会就又出门了,一直到晚高峰后才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有乘客心疼他一天站8个多小时,送了把折迭凳给他,小区里也送过椅子给他,他都不用,他说志愿者怎么能坐下来呢。

在老人的遗物中发现一些零散的纸片,上面记录着一些老人义务服务的片段。「工地不慎跌成右腿骨折,在骨科医院住院,钱带少了不够得马上回去取钱,从来没到过沈阳,对这里不熟,找不着售票处,我帮他买了回葫芦岛的火车票,给他买了瓶水,送他到候车室……」这是老人在2013年12月9日记下的工作片段。

里屋的床边放着本《爱阅读:每天读一点经典美文》,王冰说这是郭大爷最近正在读的书。记者随手翻开书里用信封夹着的那一页,是席慕容的《父亲教我的歌》。

今年51岁的严嘉义是郭大爷住平房时的老邻居,他告诉记者,沈阳刚建地铁的时候,有一次他乘车经过怀远门,就在地铁站里见过他在那做义工。严嘉义说:「听到郭大哥离开的消息后,我想把大哥的事学起来,哪怕是每天在地铁站个5分钟也好。」

今年24岁的牟大明是和郭大爷在地铁站做志愿者时认识的,刚下夜班的他赶到郭大爷家。牟大明说直到现在还记得第一次见郭大爷时,他手上挂着自己用纸板手写的「我是志愿者,有事请找我」的牌子。

郭勇是在1月15日9时许,在和平区胜利南大街附近,正在过马路时,被一辆快速驶来的大巴撞倒后就没有起来过。△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