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專家法院門口被打 去法院成為死亡之旅(圖)
 
2014-7-1
 



6月25日上午9時,福州中院門口聚集了一些不明身份的人,
辯護律師和著名法醫專家就在警察的眼皮底下遭受毆打。

【人民報消息】(人民報記者蕭世明綜合報導)2006年7月27日,福建省平潭縣澳前村17號兩戶居民家中多人出現中毒症狀,致兩人死亡。公安部門以念斌開設的小食店中的一把門鎖上檢驗出老鼠藥為線索,將其列為嫌疑人並給予逮捕。念斌屢屢被多級法院判決死刑,律師不斷揭穿公安辦案存在造假均不被採納。律師曾質疑相關辦案機關在經過8年審理,牽扯人員越來越多,做出延期決定實際是死撐,找不到臺階釋放念斌。

在念斌被羈押的8年時間裏,2次發回重審,4次被判死刑。念斌堅持冤枉,並表示是在刑訊逼供下被迫認罪。

其姐姐念建蘭一直為念斌奔走,呼籲刀下留人。年初,念建蘭向香港專家求助鑒定。香港專家認為,當年福建公安提出對其弟弟念斌的鑒定是偽證。念斌的父親在其含冤入獄四個月後去世,其母親於2013年年三十晚,帶著對念斌不盡的牽掛離世。雖經百般努力,法院未讓念斌見母親最後一面。

2014年6月25日,念斌案第八審第二次在福州中院開庭。上午9時,福州中院門口聚集了念斌案死者家屬和一些不明身份的人,現場一片混亂。律師周澤、伍雷、嚴華峰、吳國阜是這次庭審的學習觀摩律師。念斌的辯護律師張燕生、斯偉江、公孫雪、張磊和家屬在進入福州中院時,就在法院門口警察的眼皮底下遭受毆打。

律師伍雷表示,律師們在進入福州中院安檢口時,呼啦衝上來一群人,警察基本不制止,門口小導致律師進門費勁,但打人很方便。張磊在警察眼皮底下被人暴打頭部,眼鏡被打掉;國內著名法醫張繼宗被踹了一腳。

念斌的姐姐發帖呼籲:「現在福州中院已排好了劇場,聽說死者家屬來了不少。上次庭審我與家人律師被追著打,數十位警察站在邊上無動於衷。講法的地方卻不講法。去法院卻是死亡之旅。今天我們的安全需要你們圍觀!」

25日的庭審從上午9點持續至晚上22:30分。中午休庭一個半小時午餐,晚上休息一小時晚餐。期間辯護律師、念建蘭和她的家屬被迫留在法院裏面,無法出去吃飯。周澤律師表示:「這樣保護律師,完全是對福州的莫大諷刺!——離開法院律師安全都保障不了!」

非常憂心律師和專家安全的念建蘭表示:「晚上加班開庭,按計劃明天還有一天。今晚庭審要十點結束。懇請各位一起關​​註律師和專家的安全。他們為公義和真相, 免費代理和出庭,念家感恩愧疚,無力保護義人。如果他們的人身安全再有什麼差錯,念斌和我們,將如何面對?今晚十點,請關注福州中院!」

人命關天的法醫鑒定竟然烏龍不斷

伍雷描述當天的法庭,每當斯偉江律師發言關鍵時刻,總有旁聽人員高喊「我X你媽」,法庭制止不力,總計十次以上高喊,法庭秩序極為混亂。

律師徐昕在《關注念斌案》一文中表示,投毒現場沒念斌指紋,沒發現毒藥這個作案工具,賣鼠藥老頭沒指證……。公安的立案、現場勘驗、檢查筆錄、錄像、證言、檢驗報告造假;未檢出毒物做「檢出毒物」鑒定;一張圖冒充死者心血嘔吐物,造兩份「檢出毒物」鑒定;用實驗室「標樣」冒充死者尿液虛假鑒定。

伍雷表示,人命關天的法醫鑒定竟然烏龍不斷。 「我敢斷言,此案若是在法治國家,鑒定人立即會遭到納稅人辭退。人命案法醫如搗漿糊。據我觀察,連人大代表都聽得出,坐不住。若在法治國,只需一日,念斌回家。但在人治國,此念斌案,竟抗戰八年。」△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