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等舱夜航党官吃掉三个冷盘两个主食两个甜品(图)
 
2014-5-9
 



中国南方航空公司A380客机执飞每日一班的悉尼-广州航线。

【人民报消息】(人民报记者萧厢综合报导)据民航资源网2013年12月18日转载《澳大利亚商务旅行者》的报道说,中国南方航空公司将取消由空客A380客机执飞每日一班的悉尼-广州航线。

南航发言人证实,空客A380客机执飞这一航线的最后一个航班是在2014年2月21日。

南航发言人指出:「A380暂时退出这一航线,是根据季节变化而减少广州-悉尼航线的运力。」南方航空希望2014年夏天这架超巨型飞机回归,但2013年冬天还是由体型较小的空客A330飞机取代。

2014年5月8日新浪「教育专栏」刊登了A380客机一位网名「EK-vivi」的空姐博文《头等舱夜航乘客吃掉三个冷盘两个主食两个甜品》,文章到最后的最后才让人品出点味儿来。下面摘录文章的一部份:

本月的最后一个航班终于回归了A380,那感觉还真有点想念呢。 暑假的末尾,全部飞往中国的航班都爆满中,一个空座都没有。

飞机在滑行,准备起飞了,商务舱的一位阿拉伯老头忽然起来说要上厕所,问过二老板得到批准,只是要告诉乘客速度要快。老头说就二分钟,我说一分钟行吗?没一会儿他出来了,跟我说:「也就一分半吧。」笑笑地回到座位上去了。我想想都好笑,连客人上厕所的时间我都要管,真是的,工作所迫,为了您的安全,还请理解哈。

今天头等舱好些中国政府官员啊,都是有随从在商务舱跟着,帮提着行李送过来的。每次的夜班都是起飞和快降落的时候大家会吃饭,中间一般都睡觉的,结果今天就一会儿醒过来一人要吃饭,一会又醒一个要吃饭,所以整个航班我们也是没怎么闲着,这样也好,至少降落的时候不会所有人一起吃饭,弄得脚忙手乱的。一位坐在头等舱的乘客创下了夜航我见过吃量的最高纪录!三个冷盘、两个主食、两个甜品,这大夜班吃这么多,不难受吗?当然我也可以理解,坐了一次阿航,总要把食物尝个遍才对得起这趟旅程嘛。吃吧吃吧不是罪,只要您的胃舒服。

一位中年帅哥VIP悄悄地坐在窗口位,这位就是阿根廷的副总统了,是乘务长偷偷地告诉我们的。这么年轻就副总统了,过去跟他聊了一会儿,人很客气也很礼貌。本来下月申请了阿根廷的航班,结果没拿到,还有点小遗憾,可他说现在是冬天呢,我心里才舒服些,不喜欢冬天去一个新的国家旅游。难怪他全程都带着一条围巾,您现在可是到了亚洲哦,我们这里是夏季呢。

马上要降落了,我们已经都坐好并系好安全带了,一位黑人乘客晃晃悠悠地起来要上厕所,大概是刚才在吧台喝了不少酒。当时飞行高度已经很低了,二老板直接拒绝了他,说不允许上厕所了,赶紧回到座位上去。这时候我知道在降落前把厕所全部锁上的重要性了,客人想冲过我们的阻拦自己去解手那也是不可能的,在安全和尿裤子面前,我们只能选择前者了。再说您一个大人,不能随便控制不住就尿吧,最多等到飞机一降落稍微安全些了您赶紧冲进厕所就是了嘛。

飞机还没停稳,就见商务舱一女随从晃晃悠悠地以百米冲刺地速度就冲到了头等舱的领导座位旁,准备帮拿行李了。这是什么风气嘛,一个女的,也要这么拼命地帮领导拿包吗?外国乘务员是不能理解这种做法的。如果我没生在中国没长在中国,没受共产党的教育,恐怕我也是不能理解的。在飞机上我也是见过好几位总统的人了,人家不也是自己拎包下飞机的!走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大道,让别人说去吧……(摘录完)

文章有多少人看,不知道,反正有489人参与「我有话说」。整整一篇文章,读者的兴趣都在一行字上:「飞机还没停稳,就见商务舱一女随从晃晃悠悠地以百米冲刺地速度就冲到了头等舱的领导座位旁,准备帮拿行李了。」网友们评论说:

*从中国领导坐头等仓,有人抢着拿行李,看出了些什么,哈哈,天朝啊!

*好像写了好几个事。我还以为那个人的食量超大啊!一笔带过也不是很大事嘛!真的,女随从这个事还真的是挺恶心的哈。

*后面那段好,哈哈~

这篇文章表面看说的是中共党官白吃白拿被下级侍候惯了,人家外国不惯这个毛病,总统级人物也得自己拎包,实际上说的是两种不同的社会制度培养出两种截然不同的人。 社会制度不改变,好人进入「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糠装大道」也得被污染。△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