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君當艄的郭七(圖)
 
靜遠
 
2014-11-20
 



朝裏曉得你是錢換來的,說不定什麼時候勾你了,豈不枉費了這些錢?

【人民報消息】唐僖宗朝江陵有一人郭七,其父乃江湘大商,郭七隨父經營產業,其父故去,由他當家了,家資巨萬,產業廣延,乃楚城富民之首。江、淮、河朔的賈客多是領他資金貿易往來,但他大秤進,小秤出,這些賈客因要仗他資本營運,隨他欺心克剝,也就忍氣吞聲了。

一次,郭七到京都收取債務,從商客張全處收到連本帶利十多萬兩銀子。郭七聽說朝廷用兵緊急,缺少錢糧,納些銀子就有官做,官職大小只看銀子多少,忙與張全商議。

張全道:「在下不攛掇兄長做。朝裏曉得你是錢換來的,說不定什麼時候勾你了,豈不枉費了這些錢?」郭七道:「無妨,小弟家裏有的是錢。況且身邊現有錢財何不於此處用些?」便請張全去通融。

主爵的受了郭七的五千緡(一緡即一兩銀子),正逢其時有個粵西橫州刺史郭翰方得除授,患病身故,告身還在銓曹,主爵的就把籍貫改註,即將郭翰告身轉付與郭七,從此改名做了郭翰。

郭七得了刺史之職,心下想到:「我家裏資產既饒,又在大郡做刺史,這個富貴不知到哪裏才住?」此時就有些人來投靠他做使令,郭七擇日起身回鄉。

回到江陵,郭七大吃一驚,裏閭人物,百無一存,到了自家岸邊,已成為瓦礫之場,方知地方被盜兵抄亂。派人四處找尋,終於找到母親,其母道:「豈知你去後,家裏遭此大難,弟妹俱亡,生計都無了!」郭七哭罷,告知母親準備赴任橫州刺史,並請母親一同上船前去。

船至永州,舟人打點泊船在此過夜,看見岸邊有大樹一株,圍合數抱,遂將船纜結牢在樹上,又釘好了樁撅。傍晚時分,忽然天昏地暗,風雨大作,人們想幸好船纜在極大的樹上,萬無一失。

哪知風打得船猛,船牽得側重,忽聽得天崩地裂一聲響亮,那株樹竟倒在船上來,把船打得粉碎,多人盡沒於水。郭七救得母親上岸,但東西都被大浪打去,連那張刺史的告身都沒有了。其母幾日後病故。郭七丁憂(古代任職官員離職在家守孝)母親,不能去到任了。

要回故鄉,已無家可歸。郭七只得寄住在永州一個船埠經紀人的家裏,原是他父親在時認得的。時間一久,這位店主人怠慢起來,郭七道:「我也是一郡之主,今雖丁憂,還有來日,為何如此待我?」

店主人道:「說不得一郡兩郡,我們不做不活,你要衣食,就要做活。且把『官』字兒擱起來,我問你自身有何本事?」郭七無奈,說道:「我別無本事,只是少小隨父親涉歷江湖,盡曉船上當艄拿舵之事。」

店主人道:「這樣卻好,我這裏埠頭上來往船多,正缺少執艄的。我薦你去吧。」郭七只得依從,以此度日。永州知道他前番事的人,就叫他「當艄郭使君」,又編成歌兒道:「問使君,你緣何不到橫州郡?原來是天作對,不作你假斯文,把家緣結果在風一陣。還是執艄把舵穩。」

郭七執艄兩年,雖然丁憂期滿,失了告身已無法補官,若要再去京裏辦,還須照前番納這幾千緡,只得死心塌地靠著船上營生了。△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