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相的全部家產 一畝地(圖)
 
2014-10-6
 



我寧願堅守我的迂腐,也不想把自己變成所謂的精明人。

【人民報消息】

宰相的全部家產 一畝地

宋朝時代,葉颙在常州做知府,有人勸他把稅收盈余的錢進貢給上司,以討歡心,這樣就可高枕無憂,做穩自己的官了。

葉颙說:「那些所謂的盈余,實際上都是橫征暴斂得來,如果用這些老百姓的錢去換取別人對我的賞賜,我心裏會感到羞恥的。」

後來,葉颙做了宰相,總是以大局為重,極力抑制那些僥幸求進的人。葉颙雖然做了宰相,但他的生活還是非常儉樸,吃的穿的都不改從前儉樸的習慣,以至做了二十年的官,臨死之時也只有一畝地。

葉颙死後,皇帝封他謚號為「正簡」。有個叫林光朝的人寫了一首詩,以表示對葉颙過世的無限悲痛,其中有兩句是「傳家惟儉德,無地著樓臺」,大家一致認為這是葉颙最真實的寫照,而他的清廉也被後世人稱頌不衰。

滕處厚清苦年年 甘做迂腐人

宋朝時,滕處厚從小就聰明超群,對《春秋》很有研究,小小年紀就能慷慨議論,激昂文字,聲名越來越大,往往讓那些去趕考的成年人都感到震驚。

後來,滕處厚做了柳州的步尉,再後來又調往潭州做管酒庫的官,同時兼任元帥的幕府(運籌帷幕之大將)。

滕處厚為人正直,不貪不取,清苦年年,因此有人稱他迂腐。

滕處厚說:「我的迂腐是自找的,而且我寧願堅守我的迂腐,也不想把自己變成所謂的精明人。假如我不迂腐,我還要為此痛心羞愧呢,如果還有人繼續說我迂腐,我將很樂意地再次接受。」

他的立場總是這樣,堅持了一生,最後在談笑吟詩間坦然過世。

人只有上對得起天,下無愧於己,才能坦然面對生和死,悠然自得過一世。能夠在臨死前坦然樂觀,從容面對的人,這世上又有幾個呢?

(以上均據《八德須知》)△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