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人古代故事:能忍自安 為善最樂(圖)
 
陳必謙
 
2014-10-2
 



原來張公藝九代同居而不分家,和睦友愛之道就在於一「忍」字呀。

【人民報消息】幾個驚人的古代故事是關於忍和善的,很實在,只要想做,誰都能做的到,做到後才能知道它的妙處所在。

能忍自安 為善最樂

唐朝時代有個叫張公藝的人,家裏九代人都同住一塊兒,沒有分家,並且大家都非常友愛和睦。

唐高宗十分驚奇,便問張公藝:「你們家有何特別的治家之道?」

張公藝便請求拿紙筆寫答案。待人拿來紙筆,只見張公藝只寫了一個字「忍」。繼而又將忍字重覆寫了一百來個,便將這「答案」上呈給高宗。人們便也明白,原來張公藝九代同居而不分家,和睦友愛之道就在於一「忍」字呀。

宗族所以不和睦,皆是由「不忍」而遭致呀!

一大家子人在一起,長幼尊卑很多,免不了有不均、不備之處,若互相責備爭吵,不能相互忍讓寬容,哪能九代同住一起而不起紛爭呢?

李文耕評論說:處家之道,當然也不是單一個「忍」就能一字道盡的。但忍則是基本,一切爭端、憎嫌,起初往往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但常常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不忍,慢慢便發展得大了,嫌隙便深了,所以若人人都能忍,則一切不快、不當,都泯滅於萌芽中了。

古代有一聯語:「能忍自安;為善最樂!」真是金言呀!

靠善心中狀元

五代時代,有個叫張士選的人,年幼時就沒了父母,與叔叔住在一起。他的祖父遺留下不少家產,還沒分,等到張士選十七歲時,他的叔叔就說:「你已成年,可以不用我撫養了,我們把你祖父的家產一分為二吧,我們兩家平均,各分得一份。」

沒想到,十七歲的張士選卻這樣回答叔叔說:「叔叔您有七個兒子,那麼,我們該把家產分做八份才好。」叔叔覺得不好意思這樣做,但張士選卻堅持要分為八份,張士選只要一份。沒法,叔叔只好聽從了。

當時,十七歲的張士選常在書館認真讀書,有個相面的人偶爾經過書館,看到張士選的面相,便對書館的先生說:「這個人滿臉仁厚之氣,是個有善心、有主意的人,以後會高中狀元的。」後來張士選果然中了狀元。

人們以為能夠中狀元,是因為那人最有學問,其實是因為那人最有善心,因而得到神明所賜。當然,如果一個人只是一味地追求行善,卻不去讀書求學,甚至於逃學、當個「學混子」;那麼,這人一定考不上狀元,因為他也算不上是好人。

司馬光 做弟弟的典範

宋朝的司馬溫公,即司馬光,是個友效忠信的人,所以能成為一代名儒賢相。他和哥哥司馬旦十分友愛情深,感情很好。

司馬旦八十歲的時候,司馬光也是一個老人了。但他對待哥哥,就像對待父親一樣敬重,又像對待小嬰孩一樣關懷備至。每餐吃飯若稍稍遲了點,他就趕緊去問哥哥:「你餓了嗎?」天氣稍稍冷一些,他又趕緊試一試哥哥的背部,問他:「哥哥的衣服夠不夠?」

李文耕評論說:「司馬光真是一代賢人。孝行友道出自於天性。他對待哥哥像父親般,那是極敬;如嬰兒般關懷,那是極愛。又敬又愛,那就是友悌的典範了。」

《孝經》雲:

「孝子之事親也,居則致其敬,養則致其樂。病則致其憂,喪則致其哀,祭則致其嚴。五者備矣。然後能事親。」夫孝,始於事親,中於事君,終於立身。試觀烏鳥反哺,羔羊跪乳,禽獸尚知孝,可以人而反不如乎?

「悌者,所以事長也。無論伯叔、姑姊、兄嫂、師友,凡長於我者,皆應敬以事之,而友愛若弟、若妹。」

「是悌也者,在家則謂善於事兄,出外則謂善於事長。舉凡年長於我,分長於我,職長於我者,固無論已;推之,德行長於我,學問長於我,皆長也。」

章溢 舍身救侄

元朝順帝至正年間,黃州地方經常有一幫匪寇,從福建過來騷擾、禍害百姓。章溢帶著他的侄子章存仁避亂山中,但章存仁還是不小心被匪寇抓去了。章溢心想:「我哥哥就只留下這個兒子,我怎能讓哥哥無後代啊!」

於是章溢不顧自身安危,便跑到匪寇那裏說:「章存仁還是個小孩,無知無識,你們殺了他也沒有什麼意義,我願意代替他被你們殺。」

匪寇不理會他,章溢便苦苦哀求,號啕大哭,又說章存仁是自己的親侄兒,而自己的哥哥只有這一根獨苗留在世上,看在這孩子可憐的份上,請放了他。如此這般,匪寇終於被他感動了,於是便把他們倆人都釋放了。

在處變之時,最是能檢驗一個人的真情真意。章溢對兄長侄兒的深情篤志,可以算得上是烈士大丈夫的所作所為了。△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