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息“殺官潮”的唯一辦法
 
周曉輝
 
2012-5-29
 
【人民報消息】當今國人對於《水滸傳》應該並不陌生,或是從小說,或是從熒屏,或是從評書,對於書中的英雄豪傑和他們的故事耳熟能詳,其中不少都是與殺貪官酷吏有關的,阮小五的那句“酷吏贓官都殺盡”就甚是讓人痛快淋漓。不過,曾經是小說中演繹的故事,如今卻在當代的中國活生生呈現出來。據悉,近兩個月來,大陸各地掀起了“殺官潮”,真應了老子那句“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

4月中旬,因當地煤礦公司過度開採,導致居民的環境和生命受到威脅,雲南麗江市永勝縣仁和鎮村民質疑地方政府處事不公,偏袒煤礦公司,因此到鎮上上訪。4月18日,當局派出大批警察到場驅趕抗議民眾,雙方爆發衝突,一名公安副局長要拔槍警示,被民眾誤以為要開槍打人,於是一湧而上將其刺死。混亂中,15名警察和多名民眾受傷,一些人傷情嚴重。

5月12日晚上,天津北辰區村長黃雙來為連任,重金雇人毆打其他村長候選人,當地村民自衛反抗,黃雙來及其妹夫和侄子在衝突中被打死,多人重傷。

5月16日,廣西桂林靈川縣村民全水林為阻止官方強行在其承包地上施工,憤而拿起鐮刀將官員秦啟明砍死。

5月17日,貴州德江縣國土資源局執法大隊副隊長張波帶隊強行拆除張某的房屋,被守護家園的這名女子用刀刺死。

5月22日,廣東湛江東海島東山鎮調青北園村,因強拆發生受害者在忍無可忍下,開車衝向官員。官方報導稱2官員受重傷,但村民表示,官方有3個重傷,其中東海公安分局治安大隊的副大隊長搶救無效死亡。

5月24日中午,湖北長江商報社機動部首席記者周琦發貼寫道:“紅安一男子對三村官下殺手,一人幸免。”當日下午,周琦再發貼稱,23日晚8點左右在杏花鄉星光村發生了一起殺人案,三人被殺,兩人受重傷!兇手騎摩托車先後前往兩個相隔不遠的灣子,手持一米多長的砍刀將五人砍傷,三人已經死亡,兇手後被抓獲!

對於上述被殺的官員,網絡不僅沒有多少同情,反而是一片叫好之聲,紛紛表示“殺得好!”“殺土匪!救百姓!人人都有責!”“套句楊佳名言:你不給我一個說法,我就給你一個說法。”這樣的反應,我們在幾年前上海楊佳殺警後也曾看到,被逼無奈的殺人者與為殺人者叫好的普通民眾,是否該讓胡溫習再次清醒什麼是民意呢?

而分析這幾起殺官案,會發現其共同的特點是官逼民反。無論是官商勾結,罔顧人民生命財產安全,還是強行拆遷、毆打民眾,都反映了官員淩駕於百姓之上的作風,尤其是政法系統以及仰仗其的其他官員,更是肆意踐踏百姓權利,視百姓為草芥。此前江蘇省南通市港閘區拆遷辦主任楊寧乃是這些官員的濃縮版,他對要求按溫家寶政策賠償的拆遷戶大膽放言:“中央出臺的這個東西,狗屁,說句不好聽的話,溫家寶該被槍斃!”而拆遷辦的後臺正是政法委。

無疑,周永康曾掌控的政法委的強悍流氓作風,是導致各地民怨沸騰、群眾抗暴事件此起彼伏的直接推手,是造成社會不穩定與胡錦濤的“和諧社會”無法構建的重要原因。不僅如此,周還與薄熙來密謀推翻習近平,並為了保住權力從而不被清算四處興風作浪。這樣的周永康、這樣的政法委,胡溫習還打算容忍多久?

在筆者看來,拿下週的時機已然成熟,而從幾大徵兆也可以看出胡溫習在為最後一擊做鋪墊,但這一擊宜早不宜遲。因為無論是從平息“殺官潮”還是從其它方面看,胡溫習繼續無視民意,有意拖延時間,最終很可能危及自身的安全,並導致更大的混亂。因此,拿下周永康是解決所有問題的第一步。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