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腐败有什么不同?
 
阚斐
 
2012-2-6
 
【人民报消息】一提起腐败,人们都会深恶痛绝的骂中共,有时间长骂,没时间短骂,骂过之后却大多是一脸无奈:美国也一样,腐败不可避免。仿佛是说中共固然不好,但美国也不好,从中达到一种心理平衡和满足――“反正天塌大家死,过河有矬子”。其实,这是中共长期灌输的一种思维逻辑。如果人们遵循这种逻辑,腐败和堕落就难以遭到舆论的谴责和制止,并且不断的延续和扩大,滋生新的更严重的腐败,从而危机社会,殃及自身。

那么让我们理智的分析一下中共腐败的必然,辨别一下中美腐败之间的区别。

在中国,中共治下的国家管理体系不是法制体系,而是关系网结构体系,每个公务员都在这个“志同道合”的关系网中,和中共上层领导的关系越近,行政手段和超越法律权限的能力就越强。这种关系网体系的实质就是一种凌驾于法律之上的特权体系,从毛泽东到胡锦涛,这种特权关系网已经从中央领导人的小范围发展到地方公务员的更大范围,凌驾于法律之上的特征也随着范围的扩大而日趋显露,到现在,已经赤裸裸的代表中国的法律法规来统治中国。

只要有关系,就可以无所不能,就可以动用关系彻底打压和软硬兼施的应对所有反腐的机能和机制,消除一切不和谐的声音,失踪一切异见人士,除非关系不硬。腐败,在中国可以堂而皇之的发生,无须顾左右。因为每一个腐败者都在这个关系网中,每一个腐败者又可以得到关系网的保护,因此,挺直了腰杆公开腐败的人不在少数。发生在中国的腐败也就成为一种无法根治的怪病,更何况这腐败源于中共高层,根子上都烂了。

说白了中共的腐败是制度腐败,是层层关系网保护下的腐败。官二代醉酒驾车撞死撞伤大学生,可以说:“我爸是李刚。”随后自然有李刚等关系网自央视起到以下各个环节的庇护。动车追尾,可以掩埋车厢,草菅人命,随后自然有“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的辩白。这是其一。

其二,中共的这种腐败是共产党在失去民众支持和执政合法性的情况下,用腐败保政权的“纵容腐败”,其意思是说,只要维护中共的统治,在当权者的关系网内,就让你成为精英阶层,甚至让你腐败。但是你一旦变的足够富的时候,或关系网不行的时候,就会被其它当权者当成腐败分子清除掉。

其三,中共的腐败没有监督机制加以制衡,中共的腐败分子既是法律的制定者,也是执行者,换句话说,在中共的游戏中,其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大权独揽,一党独裁,因此可以无法无天,任意横行。并且这种肆意妄为不但可以自己享受终身,还可以通过制度腐败传给下一代。

再说美国,相信美国的政府官员也有腐败甚至关系网,像克林顿的莱温斯基丑闻,尼克松的水门事件,也会私下里去办一些越权越法的事,但是他们会提心吊胆,担心民众监督,担心随时会被揭老底,他们会考虑记者是否会曝光,老百姓是否会上街直接抗议你,信口雌黄的时候会不会飞过来一只皮鞋。美国的腐败,是美国国家管理的江河一束,是过街老鼠,不会成为国家管理难以根治的毒瘤。最关键的是,这种腐败不仅有选民、国会、媒体等各种监督,其本身也不会长久,一旦被曝光不但要和腐败say good bye(说再见)和leave office(丢官)不说,实在没及时发现最多也只有八年,更不会通过制度传给自己的后人了。

美国公民之所以敢这样,能做到这样,是因为确实有法律法规保证你的权利可以做到这样。国家明确规定三权分立,也即是司法、行政、立法三权互相钳制,一切按照这个不变不动的制度在行事,一切不公都可以在这个不变不动的规矩中见分晓,同时,制度也保证了公民本身的监督权力,在这样的体制下,腐败,无处藏身,难以生存。

这种制度和中共的国家制度有着本质的区别,即是三权分立和坚持共产党的领导的区别。三权分立确保了国家制度的长久的不变不动,长久的恒定的标准,任何国家管理上出现的私利和不利都会被这样的制度纠正,从长远的角度看,这样的制度具有自身修复的功能,任何腐败的因素在这种制度下都不会长久。而中共的坚持共产党的领导,本身就会因领导层不同而成为一个无法确定的标准,注定了领导层的人治大于法制,也注定了一言堂的专制,因此就会衍生出关系网这样的人治带来的中共体制下的怪胎,就会因为领导层的主观错误带来不同的社会问题和灾难,注定了腐败无法根除并得以滋养进而危害社会。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