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党报”和“小学课本”给韩寒补课
 
夏小强
 
2012-1-23
 
【人民报消息】韩寒在2011年岁末发表文章《说民主》,重弹素质论的老调,认为中国民众素质低,不适合民主制度,把这些冷饭重新拿出来炒,还能引起轰动,就像麦田在质疑韩寒时所说的“凭什么罗玉凤、宋祖德一谈民主大家就发笑,而韩寒一谈民主大家就思考”,只因为是名人韩寒。

江泽民早些年曾接受CBS著名记者华莱士采访,对“中国为何依然没有实现普选”的问题,他当时做出如下解释:“中国人素质太差。”不知道韩寒的素质论是重温了江泽民的讲话有意为之,还是心有灵犀一点通的气味相投,只有韩寒心里自己最清楚了。

韩寒在近日和麦田等人的网络论战中,为自己被外界质疑“不读书”做出辩解,称自己在中学“彻夜读《二十四史》等书”,只是不知道韩寒有没有读过他在文章中称“代表了全体人民本身”的中共的党史,但是,从韩寒文章表达的观点来看,他显然不熟悉。所以需要给他补补课,先看下面这段话:

“一个民主国家,主权应该在人民手中,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如果一个号称民主的国家,而主权不在人民手中,这决不是正轨,只能算是变态,就不是民主国家……不结束党治,不实行人民普选,如何能实现民主?把人民的权利交给人民!”

您也许认为这是境外敌对势力讨伐中共的檄文,您错了──以上宣言出自1945年9月27日的中国共产党机关报《新华日报》。

要是韩寒早点看到这个,是不是在写《说民主》的时候会有些手软和冒汗?再让韩寒补习一段:

“他们(国民党)以为中国实现民主政治,不是今天的事,而是若干年以后的事,他们希望中国人民知识与教育程度提高到欧美资产阶级民主国家那样,再来实现民主政治……然而正是在民主制度之下才更容易教育和训练民众。” ——1939年2月25日的《新华日报》。

韩寒要是爱读书早些看到上面这段话,也许就不会写下那让他形象开始坍塌的著名韩三篇了。再来看下面一段文字:

“吾有身体,无故而被拘束;吾有财产,无故而被侵夺;吾有言论著作,无故而被干涉……推之居处、营业、交际、信仰,事事皆受限制,而不得行其愿——则生人之幸福,其所存几希?!甚矣,不自由之难堪也。共和国之法律——凡属个人之自由,不特他人不得侵犯,即国家亦不得侵犯。其尊重自由也如是。”

这不是哪位大师或是著名公共知识份子写下的论自由民主的大论,这是民国年间的初小教材“第十八课:自由”的课文。民国时期不到十岁的小孩子,就开始谈革命、共和、民主和自由,而且谈得很专业,至少比韩寒谈得专业。惭愧的是,九十年前小孩子都懂的常识,现在一群所谓社会精英还搞不清楚,还在争论得不亦乐乎!

不知道这党报和小学课本的内容,在给韩寒补完课后,能否使他清醒一些?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