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不该重演
 
——──六四二十二周年纪念
 
魏京生
 
2011-6-2
 
【人民报消息】现在的年轻人,很多已经不知道六四是什么意思了。可是中年以上的人,大多记忆犹新。那是我们民族的一段耻辱;也是一段悲壮的经历。成千上万的英雄儿女,为了民族的前途;为了民主自由而面无惧色的站在了坦克机枪面前。

二十二年过去了。人们一直在追问一个问题: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牺牲了那么多优秀儿女却没有改变什么?二十二年来,事情的真相正在一点点地揭露出来。在轰轰烈烈的场景背后发生的故事越来越清晰。各派评论的观点也几经筛选淘汰,越来越集中。

各种观点中最著名的几种之一,就是见好就收论。意思是官方做了一些让步;给了一些面子,就应该见好就收。潜台词是屠杀了那么多百姓的责任,应该由见好不收的学生和市民承担。中共也马上抓住这个说法,把责任推给学生背后长胡子的那帮人,而且对于六四开枪的理由,也顺理成章的说成是被逼无奈。

这个说法是不是很有道理呢?从现在逐渐暴露出来的历史看,根本没有这个可能。八九民主运动发生的原因之一,就是中共内斗发展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赵紫阳一派的干部们接受了胡耀邦当年引退的教训,而且这一派当时在党内占多数。再加上社会舆论的支持,就是赵紫阳想让步也得不到其他人的支持。

赵紫阳也确实让步了,而且让到了底。结果只是给了邓小平调集和动员军队的时间,并没有换来邓小平的让步。所以这个见好就收的假设,完全脱离实际,根本就不能成立。

关键是邓小平一派既是少数,也不愿意退让。不愿意下台换班。他们的独裁专制的本性决定了他们只有一个选择,就是血腥镇压。说是被逼无奈,那正是站在独裁者的立场说话。无论按照西方民主还是中国宪法的原则。既然是少数就应该下台。苏联和东欧就完全是另一种结果。不是只有血流成河的一种选择。

二十多年来。人们一直在问一个问题:为什么苏联东欧会是另一种结果,而我们反倒失败了呢。好几个国家都是一种结果,不能说是偶然的。而且其中有几个国家的最高当局也曾经下令镇压,但是军队拒绝执行命令。甚至罗马尼亚的军队反戈一击,处死了独裁者齐奥塞斯库。为什么中国的军队就完全没有良心,用机枪和坦克屠杀自己的人民呢?

我曾经就此问题请教过一些军官和警察,而且话说得很难听,说他们双手沾满了人民的鲜血。他们无一例外都感到既惭愧又冤枉,都说情况不是外界传说的那样。很多警察下班后换上便衣就参加了游行的队伍。我记得看守我的警察们守在电视机前面和我一样的激动,一样的跺脚叹息。他们的内心和老百姓没有什么区别,除了那身皮,他们就是老百姓。

军队的情况也差不多。除了一部分良心泯灭的士兵以外,几十万进城军人的枪口都是朝天的。当时满街道都是愤怒的抵抗者。如果都向人射击,不会只死了几千人。不少军人被逼无奈时都想到了造反。

为什么没有真正的造反呢?有一位高级军官的说法值得深思。他说你们的学生造反只判几年徒刑,军人造反是要砍头的。你们的人还在那儿拥护党中央,和平理性非暴力。我们不知道你们要干什么,又没有另一个命令。我怎么敢拿几万弟兄的脑袋开玩笑呢。孙子才忍心屠杀老百姓呢。我们才是被逼无奈不得不执行命令,就是打折扣,效果也十分有限。

这位军人的直言很耐人寻味。苏联和东欧的军队敢于抗命甚至反戈一击。因为他们的民主运动目标明确,就是要推翻共产党的一党专政。是全民愿望的表达,而不是共产党内斗的帮手。当军人和老百姓的大多数都相信,民主关系到他们的切身利害时,军人们会做出正确的判断。

这就产生了一个大家很少关注的问题:八十年代的自由民主思想传播,是不是太抽象化,太脱离人民的切身利害。极端的“和平理性非暴力”,和把希望寄托在共产党自身的改革上。是八九年民主运动的两大特色。正是这种错误思想的引导,使得运动必然走向失败。

现在人们对学生扭送污染毛泽东像的青年,和刘晓波砸坏市民手中的冲锋枪,已经有了新的评价。可是多年来大多数人并没有意识到这是错误思想引导的结果。领袖们总是把责任推给别人,甚至还文过饰非,为错误行为辩解。

但是共产党却总结了经验教训。二十年来大力推行“和平理性非暴力”;大力推行把希望寄托在党内改革上。他们容忍和保护的一批披着民主外衣的御用文人,为共产党的维稳事业立下了汗马功劳。这批人自觉或者不自觉地,为了利益或者为了胆怯而成为共产党的帮凶。

如今又进入到了一个多事之秋。人民的忍耐再一次达到了极限。党内的斗争也再一次达到了白热化。关心国家民族命运的人们,无论持有什么样的观点和理想,都不能忽视二十二年前民主运动失败的教训。二十二年前的历史,不应该再重演了。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