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若大事件出現不奇怪(圖)
 
鮑光
 
2011-5-20
 

5月19日,美國紐約時報廣場上的大屏幕顯示新華通訊社的標識。
從這天開始,新華社北美總分社在紐約正式開始給美國人洗腦!

【人民報消息】5月20日,新華網出了一個高清圖片新聞《新華社北美總分社進駐紐約時報廣場》。沒有評論只有圖解,而且圖解幾乎都一樣:「當天,新華社副社長周錫生在美國紐約納斯達克交易所敲響開市鐘,慶祝新華社北美總分社正式進駐時報廣場百老匯1540寫字樓44層辦公。」

美國,紐約,納斯達克交易所,時報廣場,百老匯1540寫字樓,第44層進去了什麼?

世界最邪惡的恐怖軸心國的政權宣傳機構──新華社北美總分社!

毫無疑義,這個邪惡的北美總分社還要分出去無數的分社。

中共要幹什麼?美國在幹什麼?

還記得「9-11」嗎?當時一個官方出訪團在美國看到直播現場時,當時就鼓起掌來,於是邀請他們來訪的美國人請他們立即返回中國。這些中共官員為什麼如此冷血呢?因為幾十年的共產黨洗腦。

5月10日,看到法廣的一篇報導《我的同胞,不要怪別人歧視你》,是舊金山特約記者王山採訪報導的。

報導說,美國西部時間五月一日晚上,奧巴馬總統宣布恐怖主義頭子本-拉登被美軍擊斃。第二天上午我前往舊金山中國城,採訪那裏的華人對這一當今頭號重要事件的反應。這一天,本-拉登被擊斃的消息占滿媒體的版面和時間,包括舊金山的所有中文報紙都以頭版頭條通欄標題顯著刊登。

記者選擇採訪的地點是中國城的花園角廣場,那裏是城中華人休閒的場所,城外華人進入中國城的必經之地,是最能獲知舊金山華人所思所想的地方。

那裏永遠是擠滿了休閒的中國人,「與平常一樣多人。我一共詢問了二十個人,其中十人表示不知道本-拉登被擊斃這件事,或者拒絕回答我的問題。有所回應的十個人,只有四人表示這是一件好事,而其他六個人的回答,令我吃驚。」

記者採訪了一位講廣州話的華人,並把對話忠實記錄下來:

我的問題是:策劃對美國九一一恐怖襲擊的本-拉登被美軍擊斃,你有什麼感想?他回答:「我無所謂,我不管這些事情。他襲擊美國,又不是襲擊中國。」

我說:「但是,你生活在美國。」

他接著說:「美國該死。美國到處侵略別人,想獨霸全世界。」

我問他:「你入籍美國了嗎?是美國公民嗎?你為什麼不回中國呢?」

他反問我:「不入籍怎麼拿美國的福利?你又為什麼不回中國?」

我問:「既然是美國公民,為什麼說美國該死?又對擊斃本-拉登無所謂呢?」他說:「美國言論自由。你有本事叫警察來抓我呀。」

文章寫道:這位先生六十歲上下,他的反應,不僅僅是他一個人,而是代表了一半以上的舊金山華人。海外華人是中國人在海外的延伸。在中國,本-拉登被擊斃,有超過一半的中國人,表示惋惜和哀悼。這與2001年的9-11,本-拉登指揮恐怖分子劫持美國飛機撞擊紐約世貿大廈,三千多美國人死亡,引發了中國人一片歡呼聲,一模一樣。美國華人對事件的反應,甚至不如美國的穆斯林,大多數美國穆斯林歡欣鼓舞,慶賀本-拉登被擊斃。

曾參加中國的八九民運,在「六四」鎮壓中被解放軍坦克碾斷雙腿的前北京學生方政,2009年2月來到美國,目前居住在舊金山。在接受記者採訪時指出:從本-拉登被擊斃後華人的反應,可以看出中共政權施行的無處不在的國家恐怖主義和謊言欺騙,造就了一代精神異化的中國人,包括海外華人。他說:「他們其實把人變成不是完整意義上的獨立的人,不是有思想、有判斷能力的人,這是非常可怕的。中共的國家恐怖主義再延續下去,對整個民族都是一種災難。」

但是,這種災難跑到美國來了!

在新華網2011年5月20日的新聞中,那些新華社北美總分社的中共官員們也是這樣赤裸裸的表現的。例如5月19日,「在美國紐約納斯達克交易所,新華社副社長周錫生敲響開市鐘」的那張圖片中,一個新華社人員站在最後一排,興奮的高舉著拳頭,似乎在高呼:「我們終於占領了美國的最重要宣傳陣地!」


一個新華社人員站在最後一排,興奮的高舉著拳頭,為攻進美國,
有機會直接給美國人洗腦而興奮!

美國政府吃錯了藥?

是誰讓中共的門戶宣傳機構進入美國的?美國政府、紐約市和納斯達克交易所有沒有責任?美國的天災人禍、經濟衰退與此政策有沒有關係?

再說說,新華社北美總分社正式進駐時報廣場百老匯1540寫字樓,在44層辦公。怎麼那麼巧,中共的新華社北美總分社就租用的是中國人最忌諱的「死死」層?

不要說人做了什麼,老天都無動於衷;不要老天做了什麼,就說對人不公。

天人合一,天人最終還得合一。△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