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信也得信,包公沉脸夜审现代贼(图)
 
紫巍
 
2011-5-1
 

用现代科学绝对解释不了这件奇事!

【人民报消息】这事发生在台湾的一间供奉包公的寺庙,不是宋朝的事,也不是清朝的事,而是2011年3月下旬的事。

台湾惯窃林永信因身材瘦小仅有45公斤,可以钻过仅半个窗型冷气大小的缝隙,因此被称为「纸片人大盗」。3月19日晚,林永信潜入新北市板桥供奉包公的「慈善本堂」,他以为没人看见,就堂而皇之的搜刮了一个多小时,偷走50多面、共10两重金牌、金戒指。

26日凌晨,林嫌又潜入中和区一处香铺行窃,警方调阅监视器追踪后,当日深夜将他逮获。林永信供称,犯案后将金牌及戒指变卖,得手约新台币44万余元,除了买机车外,这6天他把其它全数挥霍殆尽。

据台湾《自由时报》报导,林永信被捕后,警方将他押至「慈善本堂」进行现场模拟。警方发现,林贼被带到现场模拟时,不时偷偷拿眼瞄神案上的包公像,面有愧色,状似心虚,并强烈要求上香参拜,向包公忏悔。

警方感到纳闷,他说原以为庙堂里没人看着,可以敞开偷东西,没想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林永信说,偷东西也不是一天两天、一年两年了,不知为什么,这次窃取神明金牌后一直心乱如麻、无法入眠,接近子夜半梦半醒间,发现自己跪在「开封府」大堂,抬头一看,哎呀妈呀,竟是黑面包公身着官服坐在堂上,一旁有王朝、马汉及两排衙役,各持长木杖击地,「冬、冬、冬、冬」声音令人胆战,而跪堂人犯就是他自己。

林贼说,包公用惊堂木拍案,厉声斥责道:「你眼中还有王法吗?」他随即吓醒,醒来后梦中景象依然历历在目。吓的老实了两天,手又痒痒了,26日他再去偷窃,就被逮个正着。

林永信说,过去我以为供的佛像都是泥塑的,这回我可知道了,我再也不敢去动寺庙的脑筋了。

因此,林犯向警方苦苦要求给包公上香,请求忏悔自己的贼大胆,恳请包公,大人不记小人过,高抬贵手,放他一马。

警方则表示:「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林永信早要是知道「慈善本堂」里不是没人,而是有很多双眼睛都在盯着他行窃,打死他,他也不敢偷。所以,他还得谢谢包大人才是。△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