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老板跑路看中共救助的实质
 
郦剑锋
 
2011-10-15
 
【人民报消息】眼下的中国,在商场上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就是老板“跑路”,弄的沸沸扬扬,人心惶惶。如果不是媒体披露,大多数中国人好像还不知“跑路”一词为何物。

南方温州一带的民营经济,曾经是中国一绝,多年长盛不衰,大放异彩。只不过这一次却有点像经济危机来临的架势,数百名企业老板因高利贷危机纷纷卷款弃债弃厂逃跑,被称做“跑路”,少数则跳了楼。

对于中小企业因资金链断裂,破产倒闭,中共当局一向讳莫如深,极力遮遮掩掩不予承认。前几年全球金融危机、经济危机时,南方长三角地区因企业原材料、劳动力成本剧增,资金短缺,出口困难,就曾引发招工难以及较大的停产停工潮,破产倒闭的也不在少数。对此,当局不是想办法积极扶持,为中小企业解忧排难,而是千方百计予以否认。最终,给中国人造成一种全球都危在旦夕,唯独中国幸免且一枝独秀的心里印象。伴随外汇储备的剧增,不仅人民甚至当局都沾沾自喜,心潮澎湃荡漾,摆出一副舍我其谁的救世主的样子,什么“大国崛起”甚嚣尘上。

人民又一次被蒙在鼓里,民族自豪感再度膨胀,中共当局想必也在暗地窃窃惊喜。不过这次“温跑跑事件”爆发,看样子不同以往,估计当局有点乐极生悲笑不出来了。中央领导都带领大批人马,前往温州督察安抚,说明事态的严重。

据一则资料显示,光是温州一地,民间借贷资本市场规模即高达1100亿元,利率都在30─40%左右甚至更高,89%的家庭和59%的企业都参与了已成大气候的高利贷活动。里昂信贷估算,民间未偿还贷款总量大约8000──10000亿元,其中10─15%是坏账。

民间借贷,民间交易,本与当局无关,怎么当局突然关心起来了?我们分析主要有以下三点:

一是影响到当局统一监管的金融秩序。金融领域一盘散沙,处于无政府状态,会严重危及中共政权数十年来辛辛苦苦培育起来的领导地位,金融行业的权力真空或大权旁落失去控制是当局不愿看到的;

二是威胁到中共的银行业。银行是当局的保险箱和提款机,一旦出现大量坏账呆账,等于政权的私人仓库出了问题,肯定令当局心痛;

三是实体经济的唱衰影响中共政权财政收入及税收。温州等地的经济一度在中国很发达,民营尤甚。目前虽不能肯定其已经落伍,但实体经济的衰落已成不争的事实。温州人不会差钱,你从多年来的温州“炒房团”、“炒煤团”声扬全国就可以看得出来。问题在于,大量钱财包括成千上万的高利贷资本,这些年很多进入房市、股市和博彩业,用于炒房、炒股,根据最一般最保守的估计比例也在80%以上。很显然,既然炒房炒股如此暴利,如此简便快捷,如此不劳而获快速致富,谁还去搞什么实体、经营什么产业?

实体经济没有了,当局的税收也就成了泡沫,当局岂能坐视?

可见,中共当局的用意非常明显,是为自己的,是救自己而非真救市。既然当局一心在此,当然我们就不可能幻想它对中小企业、民营经济会有何大的帮助,伸出援手帮它脱困。所谓600亿稳定金融资金,更是杯水车薪,相比于数千数万亿民间借贷规模,尚不及一个零头。

商场上,借钱要还,盈亏自负,古今通理。温州商人前脚跑了,很多携巨款,像是潜逃一般;中共当局后脚紧跟,又是出钱,又让银行给以关照,又给税收优惠,又牵头重组企业,忙个不亦乐乎。

中共当局不可能发善心,出义举,这是中国人都应该想到的和有切身体验的。即使它拿出比600亿再多的钱,也不代表什么,因为所有这些都是纳税人的钱,老百姓的钱。钱取之于民没用于百姓民生,而是替企业老板堵窟窿擦屁股。

从老板跑路我们联想到近年来频频发生的官员自杀事件。湖北公安县“试探性自杀”了11刀的纪委干部,到最近“溺水身亡”的辽宁农信社主任,抛开自杀被自杀迷雾不谈,精神压力抑郁到只有自残才能解脱,实在是让人唏嘘不止。

老板有钱跑路,官员有权自杀,中共治下的乱局可略见一斑。对于无权无钱的中国普通百姓,其凄苦惨淡的命运我们就不难想像了。这大概就是“盛世中国”特有的真实写照吧。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