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著名杂志:御用钢琴家郎朗与迫害者为伍
 
2011-1-26
 
【人民报消息】美国著名的保守主义政论杂志《国家评论》(National Review)的资深编辑诺丁格尔(Jay Nordlinger)1月24日在该杂志的网站上发表文章《污秽之歌》(A Song and an Obscenity)评论道:中共的御用钢琴家郎朗在美国总统奥巴马招待胡锦涛的国宴上演奏宣扬独裁中共的反美歌曲--电影《上甘岭》的主题曲《我的祖国》是不光彩的行为,是选择与独裁者、迫害者为伍。文章指出,每一个独裁政府都有这样的艺术家,纳粹有,前苏联也有,郎朗也是。

古拉格主人的御用钢琴家

其实在郎朗表演之前的1月19日,诺丁格尔就写了一个极其简单的评论说,郎朗为奥巴马和胡锦涛演奏,他喜欢那样。他曾在北京奥运会上演奏,在奥巴马的诺贝尔颁奖典礼上演奏。他为前甲壳虫(The Beatles)乐队成员保罗麦卡尼(Paul McCartney)在白宫的活动演奏,麦卡尼当时在白宫发表愚蠢的反布什言论,郎朗和其他人像鬣狗一样笑。他说,如果郎朗想成为一名宫廷钢琴家,他应该能找到更好的宫廷。如果他敢说一个反对中共的字,他会拥有一个美好的世界。然而他宁愿取悦于古拉格的主人,而不是批评他们。

污秽之歌

在《污秽之歌》一文中,诺丁格尔说,郎朗在国宴上演奏了什么?最匪夷所思的是,他演奏了一首宣扬独裁中共的反美歌曲--电影《上甘岭》的主题曲。1997年流亡到美国的中国民运领袖魏京生说,这部电影在中国家喻户晓。魏京生在写给国会和克林顿国务卿的信中说:“我听到那音乐非常震惊,《我的祖国》取自于中共洗脑宣传电影《上甘岭》的主题歌曲,该电影描绘的是中共军队如何在朝鲜战争‘击败’美国军队。”这部叫做《上甘岭》的电影在中国家喻户晓,就像《飘》在美国一样。

这首歌将美国人比作“狼”或“豺狼”,并说中国将使用武器来对付他们。魏京生写道:“在美国总统主持的国宴上演奏这样的音乐,难道不是对美国的侮辱吗?”

大纪元时报的一篇文章报导说,郎朗接受一家总部位于香港的电视台采访时表示,是他自己选择演奏这首歌。朗朗说:“我想演奏《我的祖国》,因为我觉得在白宫宴会上演奏这首曲子表达我们的感情,能让我们中国人感到十分自豪。”在白宫演奏这首歌曲的行为对绝大多数美国人来说,会觉得难以理解。

大纪元时报引述费城中国心理医生杨景端(Yang Jingduan)的话说:“在所有华人的眼中,这只会被看作是对美国的一个很大的羞辱,就好像刷了你一个大耳光,你还不知道,确实是羞辱”魏京生在信中说,所谓的爱国华人--独裁中共的支持者,已经欣喜若狂。有一个这样的“爱国华人”惊呼,“合适的地点,合适的时间,合适的歌!”(这是一个中共的宣传用语。)

与迫害者为伍

文章最后说,好自为之,郎朗。每一个独裁政权里面或者旁边,都有御用艺术家。纳粹有,苏联也有,所有最坏的(政权)都有。郎朗选择成为他们当中的一个。当然,美国曾经帮助他。他来到美国完成他的音乐教育。他曾就读于美国费城柯蒂斯音乐学院,师从加里格拉夫曼。他享受过在一个自由社会生活和工作的无数好处。这与他的好多被无端关在监狱里劳改的同胞,是多么强烈的对比。

朗朗是一个与迫害者为伍的钢琴家。他与迫害者站在一起,而不是被迫害者如魏京生,高智晟 ,魏京生和高智晟这些人才是中国的脊梁,民族的骄傲。而郎朗和胡锦涛是不同的。

奥巴马招待胡锦涛,多少是为独裁者庆贺,(这场国宴)从几乎每一个角度来看都是一场灾难。布什并没有给予胡锦涛国事访问待遇。布什给了他一个礼貌的午餐,然后就送他走路了。奥巴马却为中共宣传创造了机会。中共独裁者高兴了,但中国的囚犯、持不同政见者、民主派人士的感受却不同。

干得不错,奥巴马。真的不错。2012年到来了吗?

(大纪元记者李晓宇编译报导)

 
分享:
 
文章二维码: